第310章 当众洗白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若柳得到消息,就在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然后将半夏送回侯府,月北翼跟半夏说开以后,就回去办理公务去了。

    侯府门口聚集着很多人,听说侯府五小姐一天一夜未归,各种说辞都有。

    官府明明去找人去了,可偏偏只找到小将军一人。

    很明显人家侯府五小姐并没有跟小将军在一起,那侯府小姐去哪里了,这让众人很奇怪。

    那些吃了饭没事干的人,就来蹲点想要第一时间看看这个风口浪尖上的侯府小姐究竟一天一夜去哪里了。

    一辆马车驶了过来,众人瞬间打起精神看向那辆马车。

    首先是秦若柳走了下来,众人惊讶:“那不是美人汤的秦掌柜的。”

    “就是美人汤秦大掌柜,她怎么来了。”

    美人汤的名气在整个大月国都传开了,所以大家伙都对美人汤十分关注。

    无论去过还是没有去过的,都对秦若柳有一些印象。

    紧接着半夏走下马车,众人的眼睛更加亮了。

    “那不是侯府的五小姐么?

    竟然是跟着秦大掌柜一同回来的?”

    “对呀,也就是说昨天一天一夜侯府的五小姐都跟秦大掌柜在一起,真是的谁那么可恶竟然让人传出那种损人名节的话来。”

    “就是,人家好好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差点就被那些恶毒传人闲话的人给毁了。”

    秦若柳听着众人交头接耳说的话,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回头去看当事人,发现小姐根本就没拿这件事儿当回事儿似的。

    无奈,只能轻轻摇摇头道:“妹妹,都是姐姐不好昨天身体不适需要你治疗,这才耽误你回家差点害了你。”

    这句话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能让众人通通听得到。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人家半夏小姐作日里被请去给秦掌柜看病了,真是好人一个啊!“我听说这侯府小姐的医术简直比宫里的御医还要厉害,能认识这样的人也是荣幸。”

    “可不是,听说御医治不了的,病人家侯府半夏小姐就能治得了,听说还给天机楼贵人诊治过。”

    听到天机楼贵人,众人下意识就给半夏竖了一个大拇指。

    这样的效果半夏很满意,故意拉着秦若柳的手道:“姐姐,半夏身为医者治病救人是本份谈不上辛苦,只是身边没有带个丫头没有及时通知家里人,父亲应该着急了。”

    就在这时,侯爷得到消息从睡梦中醒来第一时间出来看看闺女有没有受伤。

    一出门就看到半夏跟秦若柳被一些不想干的人围着,见女儿完好无损这才放心。

    “半夏,你这一夜去哪了?”

    侯爷严厉的话语中带着担心。

    半夏知道父亲一定生气也担心了,于是赶紧解释道:“父亲,昨天女儿去美人汤给秦掌柜诊治去了,中间发生了一些意外就没有来得及回来告诉父亲。”

    她跟秦若柳的主仆关系,只有她们几个关系相近的人知道。

    因为秦若柳不怎么在侯府出入,所以就连侯府中人也不知道。

    在外人面前,她们一直都以姐妹相称,这样秦若柳在外面也好做事。

    侯爷对女儿的话永远都是深信不疑的,这才将心里的埋怨收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芍药昨天怎么没跟着你,见她是自己回来的。”

    “芍药。”

    半夏眉头轻蹙,昨天自己让玉珩去跟着芍药不知道结果如何。

    她赶紧抬起头为芍药解释道:“是女儿让她先回来的,父亲不要责怪她。”

    芍药听到小姐回来,赶紧从后院跑了过来,然后就听到小姐的这句话心里甚是感动。

    秦若柳赶紧摆摆手道:“妹妹,既然到家了就赶紧回去吧!”

    然后看向侯爷告辞道:“侯爷,若柳将半夏还回来了,侯爷切莫怪罪啊!”

    药侯爷顿时哈哈一笑:“秦掌柜说的哪里话,只要小女安全本侯自然是高兴的。”

    秦若柳点点头,然后告辞离开,半夏也跟随侯爷等人进入侯府。

    一回到家里,凉姜跟苍术两人就差点拿眼刀子戳死半夏。

    半夏十分无语,瞪了一眼两位哥哥道:“你们今日怎么没有去北城西郊?”

    凉姜无奈,过去拍拍半夏的脑袋宠溺道:“妹妹都丢了我们兄弟,哪里还有心情工作?”

    半夏嘴角狠狠一撇,无语道:“我这么大的一个活人,怎么可能会丢?”

    “对,你不会丢,但是会被算计。”

    苍术直接给半夏飞去一个白眼。

    半夏无奈只能求饶道:“好好好,这次是妹妹没有警觉让哥哥担心了。”

    凉姜跟苍术很显然没有打算放过她,继续要说点啥,可青黛走了进来他们俩只能暂且闭嘴。

    青黛看到半夏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而且只是片刻的功夫,外面的说辞就变了一个画风。

    明明将半夏说的肮脏不堪的人,现在都在夸半夏医者仁心,是个难得的好人。

    如此让她气愤不已,看向半夏眼神的愤恨与嫉妒,都无法掩藏。

    “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够遮掩过去,别人又不傻,只要仔细一想就能回过味儿来。”

    青黛这阴不阴阳不阳的话让半夏十分不喜,苍术那个暴脾气没能忍住。

    直接就挡在半夏身边,指着青黛道:“别以为你是我妹妹,老子就不敢打你,你再敢瞎说一句试试?”

    青黛瞬间被吓了一跳,自从半夏回来以后,几位哥哥虽然越来越不喜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凶悍的对过自己。

    她美眸中瞬间蒙上一层水雾,委屈极了看向苍术的眼神都是埋怨。

    “都是你们的妹妹,我们同一个父亲,你们凭什么如此厚此薄彼。”

    凉姜皱眉看了过来直接道:“就凭我们跟半夏不止同一个父亲,还同一个母亲,怎么你有意见?”

    青黛气的咬着唇瓣,这两个废物以前都是人人都看不起的货色凭什么在这里对自己趾高气昂的。

    她等着脖子硬着头皮道:“我说的又没有错,半夏自己做过什么她自己心里清楚,别人又都不是傻子,仔细一想,谁能回不过味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