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你是我的劫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骤风没有办法,只能认命的将乐儿给拎了回来。

    “你这孩子怎跟谁学的动不动就报官,遇到这种事一点变通都不知道,我们若真的是坏人你现在还有命?”

    乐儿眨巴眨巴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泪花还在眼睛里打转。

    心里委屈道:“你们欺负我姑姑,他不是姑姑的丈夫你撒谎。”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

    骤风没有办法,只能将他们三个人聚集到一起,然后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忽悠。

    月北翼找到半夏的房间,就直接将人扔在床上。

    半夏当时就弹跳起来愤怒的瞪着月北翼,吼道:“你不是人,那么小的孩子你都能下狠手,简直猪狗不如。”

    月北翼黑沉着一张脸,看着暴怒的小女人,挑眉道:“怎么,给本殿带绿帽子本殿难不成还要高兴?”

    “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钰儿才几岁?”

    “无论几岁都是男人,而且你还主动亲他。”

    “月北翼,你混蛋你的男子被驴踢过才会这么不讲道理。”

    月北翼突然上前一步,双手将半夏压在墙角仿佛怕小女人片刻后就会逃跑一般。

    “那本殿就给你来个讲道理的,说你跟小将军一起消失一天一夜干嘛了?”

    半夏瞬间明白,这月北翼一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竟然是为了这件事。

    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有些心虚。

    下意识就说谎道:“我没有,我一直在这里。”

    月北翼听到这话,浑身上下的气息更加的沉冷:“本殿跟你一路回来,你竟然说没有。”

    看着月北翼那一双愤怒燃着熊熊烈火的模子,仿佛片刻之间就能将自己给化为灰烬。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半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生气的模样。

    眼神不敢看她,撇向头顶嘴硬道:“我无论跟谁消失一夜跟你有关系么?”

    “你说呢?

    你是本殿的妻本殿有权过问。”

    “月北翼,你别忘了当初我们的婚事是怎么回事你比谁都清楚,你少拿这种事来压我,我不承认。”

    “呵!”

    月北翼眼眸更冷,看着半夏的眼神都开始带着冷意:“既然拿你没办法,那本殿就杀了他毁了元帅府。”

    半夏惊诧:“月北翼,你凭什么这么做?”

    “就凭本殿是这九国之上的王者,就凭本殿有毁灭有个国家的能力,就凭你拿本殿的宠爱不当回事。”

    半夏慌了,第一次如此惊慌。

    月北翼的眸光中,仿佛被冰封住一样,没有丝毫温度冷的吓人。

    “你,你不要这样,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这中间有误会。”

    半夏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以前都是听别人说月北翼的恐怖,她第一次有了这种从内心骨子里都会害怕的恐怖。

    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但只需要一个冷冷的眼神,加上他身上让人窒息的气压,就能将人给吓的七魂没了六魄。

    感受到小女人微颤的身体,月北翼才反应过来,自己吓到小女人了。

    他赶紧收起身上那冰冷的气息,小心翼翼的将半夏搂进自己的怀里。

    眼眸中哪里还有愤怒跟怒火,此刻只剩下心疼跟小心。

    他紧紧搂着她,小心翼翼的道歉:“夏夏,是本殿不好,本殿只是太生气被气糊涂了。”

    这样的转变让半夏都觉得诧异,她看向月北翼面对自己小心意意的目光,莫名的觉得心疼。

    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月北翼。”

    “嗯。”

    月北翼难受的将自己的头埋在小女人的脖颈处,心疼的受不了。

    “我真的跟君寒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有人故意将我们两个人引了过去陷害我们。”

    “嗯,本殿相信。”

    一切的愤怒,最后以一句本殿相信来结束。

    有时候,感情并不是很难相处的只是需要一个解释罢了。

    “月北翼,你以后不要这样了我害怕。”

    月北翼从半夏的脖颈处抬起自己的头,看着小女人依旧带着余悸的眼神,就很自责。

    “夏夏,你相信我,即使我去伤害全世界都不会来伤害你。”

    半夏皱眉,若是前世她听到这句话,一定高兴的找不到北。

    可是有过前世经历的她,此刻十分迷茫,不知何去何从。

    真相渺茫不明,她怕再次受骗,可那那颗心该死的会跟着月北翼的情绪而波动。

    见半夏不说话,月北翼有些着急带着紧张:“你不相信本殿?”

    半夏低头不语,他很想去相信,可又怕是一场骗局,不敢相信。

    好一会,抬眸看着月北翼道:“你就是我劫,无论上天入地重活轮回都无法舍掉的劫,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月北翼我这里疼。”

    半夏摸着自己的心口,仿佛快无法呼吸一般难受。

    月北翼心疼的眼眸都红了,紧紧将小女人搂进怀里。

    附上她的唇瓣,狠狠地吻了下去。

    “唔唔唔……”半夏被月北翼强行深吻,口腔里充斥的全是是他的味道。

    好一会,月北翼才松开呼吸开始困难的小女人。

    眼眸中全是宠溺,因为刚刚吻过所以声音有点低压暗沉。

    “夏夏,相信我,无论前世今生我心里只装得下你一人绝对不会负你。”

    半夏抬眸看着他:“信与不信,真相总会大白的那一天,我在等你也在等对不对。”

    “嗯,夏夏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你想做我都会全力支持你,前提是不许爱上别人,不许离开我。”

    半夏没有回答,微微低沉着眸子仿佛在想什么。

    月北翼慌了,赶紧抓着半夏的手认真道:“夏夏,无论你信与不信,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你说我是你的劫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劫,从相遇的那一刻我们就注定永生牵扯。”

    半夏抽回自己的手,依旧没有回答。

    她怕自己的回应给了自己希望,让自己再一次傻傻的陷进去。

    她多想再勇敢一次,可前世的难在他心口捅了一个窟窿,正在那窟窿还会流血,还会发疼,让她怎么也不敢再进一步。

    月北翼明白,除非找到真相不然小女人是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的,所以现在只能等皇后动作,他才有机会找到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