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你是骗子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待别人都走后,君寒瞬间被梅子初跟凉姜苍术几人给围住。

    面对三双怪异的目光,君寒显得十分无语。

    “你们看什么?”

    梅子初冷哼一声,眼神不善的质问道:“说你有没有对那丫头做什么?”

    君寒嘴角微抽装傻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凉姜微眯双眸明显不信道:“你说的那些话,骗别人还行,想骗我们几个门都没有?”

    “说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对我妹妹动手动脚?”

    苍术十分直接,就仿佛君寒敢说动了,自己就跟他拼命一样。

    君寒十分无语的看着这三个人,依旧死咬牙关道:“昨天我一人在这里,并没有见到夏丫头。”

    这句话刚刚说完瞬间接收到,三个帅哥鄙视的白眼。

    君寒懒得搭理他们,直接推开站在中间的梅子初,就往外走。

    落在他身后的三人互看一眼,然后赶紧跟上君寒的脚步。

    “……”半夏,一路小跑直接跑回了城内,她若冒冒失失回侯府一定会被人诟病。

    于是她先往半城湖的无名宅子里,然后让若柳带她回家。

    有若柳当自己的挡箭牌,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

    然而,半夏根本就没有察觉,此时此刻自己的身后跟着两人。

    月北翼一张俊脸一黑到底,浑身上下的残虐气息丝毫没有减弱。

    半夏进入院子,两人小不点就高兴的扑了过来。

    “姑姑,姑姑,您怎么来了。”

    乐儿眨着一双大眼睛,脸上透着明显的喜悦。

    钰儿直接伸手:“美人姑姑抱抱。”

    看到钰儿那软萌的模样,半夏的一颗心都萌化了。

    她弯下腰,直接将钰儿抱起来,很自然的在钰儿脸上亲了一口。

    钰儿微怔,片刻后反应过来后,就咧开一张小嘴笑得像个傻子。

    然后捧着半夏绝美的脸蛋,吧唧就回亲了一口!然后就一本正经的看着半夏道:“美人姑姑,我九叔说占了人家便宜就得负责。”

    半夏:“……”“所以,美人姑姑你占了我的便宜所以也要负责,以后你要宠我疼我对我好,更重要的是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半夏瞬间石化,真想将这孩子的脑袋瓜敲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啥?

    乐儿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钰儿你是个小不要脸。”

    钰儿一听这个就不乐意了,小手指着乐儿小哥哥道:“你懂什么?

    我九叔说了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皇帝要女自上门。”

    乐儿撇撇嘴:“你肚子里都是歪道理。”

    那边暗处的月北翼,一张脸已经黑的不能看了。

    握紧双拳的手青筋暴起,那看着钰儿的眼神仿佛要将他扔到十八层地狱似的。

    齐妈妈,是若柳买回来照顾孩子的妇人。

    说来她身世也挺可怜,夫君早逝,辛辛苦苦将两个儿子拉扯长大,可两个儿子竟然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将着唯一的老娘卖给了人牙子。

    齐妈妈吃了不少苦,被若柳买回来后,才过上好日子。

    她将早饭端出来,就看到院子里说话的半夏。

    她赶紧走过来,手里端着放着饭菜的托盘。

    笑盈盈道:“小姐来的正好,老奴刚刚做好饭一起吃点。”

    半夏刚想答应一声说好,然后就感觉到一阵心惊的寒意。

    紧接着,就听到男性好听却带着浓浓怒意,让人从骨子里心颤的声音。

    “还不放下。”

    “啪……”的一声,齐妈妈手里的托盘瞬间掉在地上。

    她一个老实巴交的妇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恐怖低沉的气压。

    当时就吓的差点摔倒,只听那人吼道放下,就下意识将手中的托盘给掉了。

    乐儿赶紧躲到半夏的身后,进来的叔叔长得真好看,可明明这么好看的人,怎么让他如此的恐惧。

    钰儿在襁褓中就做了皇帝,所以想来胆子大,从来都是他说了算,除了皇叔以外他还没有怕过谁,都是别人怕他。

    可是此刻,看到月北翼第一次觉得无比的恐惧,那种由内心而发的恐惧敢,十分的明显。

    “美人姑姑。”

    钰儿搂着半夏的脖子,瞬间将头埋在半夏的心口处不敢去看那个比他九皇叔长得还好看的男人。

    月北翼看到这里,整个人更加的愤怒。

    “还不将他放下来,你看看他的头都贴到哪去了?”

    半夏下意识低头,钰儿的小脑袋正好埋在她的胸口之间。

    瞬间明白月北翼为什么发那么大的脾气了,特喵的跟个孩子还吃醋。

    “他只是个孩子罢了。”

    半夏一张俏脸带着不满,怒瞪月北翼。

    月北翼简直了,这个小女人在往火上浇油她到底知不知道。

    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半夏怀里的小人儿,毫无怜惜之情瞬间扔了出去!半夏惊慌的看着那被措不及防扔出去的钰儿,心都要跳出来了。

    骤风眼疾手快的瞬间飞起,直接将抛向半空的钰儿给接了下来,免得他摔到。

    “哇……”的一声响,钰儿被吓哭了,第一次哭的如此大声害怕。

    “钰儿。”

    半夏特别紧张,赶紧要走过去安慰。

    谁知道,直接被某个野蛮的男人蛮横的打横抱起。

    半夏气极,冲着月北翼吼道:“你混蛋你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

    月北翼可不管半夏的叫骂挣扎,气冲冲的抱着她往屋里走。

    齐妈妈吓的六神无主,不过还是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想着先将小姐救下来。

    于是,她老人家颤抖着双腿跑到厨房拿起两把菜刀,就拎着发软的腿冲了出来。

    骤风看到这一幕简直哭笑不得,这老太太一副跟他们家太子殿下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简直好气又好笑。

    他赶紧放下钰儿,拦住齐妈妈道:“人家夫妻吵架,您这是做什么?”

    齐妈妈瞬间愣住:“什么?

    夫妻?”

    骤风点点头:“半夏小姐是我家爷的妻子。”

    “你胡说,我姑姑还是黄花大闺女根本就没有嫁人,你们都是骗子,强盗我要去报官。”

    乐儿一边哭一边说着,小身板还拼命往大门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