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悲催薛大人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见君寒不说话,半夏极了。

    “若再不出去,估计咱俩会被捉奸,你快点想办法啊!”

    君寒指着门外道:“一定有人在外面看着,你觉得我们出的去?”

    半夏急了:“该死,这样会害死我。”

    一句话,让君寒清醒过来。

    对呀,他怎么能如此自私,即使被人算计成功以这种方式娶了夏夏。

    可夏夏背负的骂名与世人异样的眼光,又如何能够承受的了。

    想到以后半夏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委屈,他的心就呼吸困难,恨不得直接拿刀捅上自己几刀。

    “你等着。”

    君寒说完这句话,直接往后窗处而去。

    他伸手去推,很明显根本就推不开,想要离开不被阻挡只能从后窗这条路。

    “要是弄出动静,会被发现的。”

    半夏眸光里带着担心。

    “没事。”

    君寒说完,就直接将手贴在后窗处。

    没一会,半夏就看到君寒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很明显这是用自己的内力,这样去耗内力身体怕会虚脱。

    就在这是,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然后外面又是一阵安静。

    半夏心里咯噔一下,一定是有人来了,所以暗中的人提前打开了锁。

    若是现在出去不会被人阻拦,但会跟找来的人装上,他们两个在一起加上一夜未归谁还会相信她们是清白的?

    就在这时,半夏就清楚的听到马蹄声,很快就有人到达。

    大门打开的声音,让半夏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君寒手一松整个后窗都碎成粉末。

    瞬间露出一个能够容纳一个瘦弱身影跳出去的口子。

    君寒将半夏抱起,直接塞出窗户道:“你赶紧走,不要走大路,抄小路小心。”

    半夏点点头,看了一眼君寒,他虽然清瘦可身材高大所以这后窗的口子他是出不去的。

    半夏刚刚跳出去,就听到端王愤怒的声音:“君寒,你找死。”

    君寒转身一副坦荡的模样,嘴角勾起:“端王这话何意?”

    端王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半夏的身影,瞬间松了一口气。

    不过还是有些怀疑的问:“你一个人?”

    君寒冷笑:“那端王殿下,觉得本公子应该跟谁在一起。”

    就在这是,大量稀稀疏疏的声音传来,这是众人寻来了。

    药侯爷第一时间冲进来,生怕被别人看到女儿在这里。

    一进来,就看到端王殿下跟君寒两人正在说话。

    君寒看着进来的众人露出深不可查的笑容:“今天这是吹的哪阵风,怎么把你们都给吹过来了?”

    药侯爷的眼睛搜寻了一下,四周并没有见到女儿的身影心里这才微微的放心。

    府尹薛大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询问道:“小将军,难道这里就你一个人?”

    君寒冷然:“怎么将府尹大人都给惊动了,难不成府尹大人觉得本小将军跟哪个犯人呆在一起?”

    府尹薛大人赶紧擦了擦额头上急出的汗水,小将军的讽刺言语特别冷,让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微颤抖。

    骤风在房间里寻了一圈,根本就没有找到半夏的身影。

    然后看到后窗处的空口瞬间明白了,于是赶紧走出去。

    月北翼一直都冰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看到骤风一个人出来,心里才舒缓一些。

    骤风道:“应该是提前走了。”

    “方向?”

    骤风用眼神示意后边的地方,月北翼第一时间离开这院子。

    堂屋里,君寒还在与众人周旋。

    府尹薛大人,露出讨好的笑容试探着问:“昨天夜里,侯府的半夏小姐一夜未归不知小将军可有见?”

    “昨天茶楼里见过,不过出了茶楼就分开了,怎么你们该不会是怀疑小爷我将人拐了去吧?”

    “不不不,下官不敢。”

    “你们这兴师动众的到底是几个意思?”

    君寒面色一冷,苗头直接对准府尹薛大人。

    府尹薛大人吓得再次一哆嗦,最近他只要听到半夏小姐这个名字,就会起自然反应那就是头疼。

    他现在算是悟出一个道理,只要有半夏小姐在的地方就会有是非。

    “薛大人,怎么不说话了?”

    君寒挑眉。

    药侯爷放下心来以后,同时也明白了女儿这是被人算计了,当时心里就堵着一股恶气,从来都不发官威的药侯爷,当时就拿出侯爷的价值。

    看着薛大人冷哼一声,严厉道:“本侯倒是不知道薛大人还如此热心肠,以前小女在小姐妹家留宿也没见薛大人上心寻找,昨夜倒是积极?”

    这句话,一边是训斥薛大人一边给女儿洗白,告诉众人他女儿也许只是在那个小姐妹的家里留宿罢了。

    薛大人赶紧擦擦机出来的一脑门子的汗,他简直比窦娥还要冤啊!么得,大半夜的谁不想好好睡觉,可端王殿下跟疯了一样将所有管理这件事情的相关官员都滴溜起来,吓的他们不查不行啊!端王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越大的阴沉。

    当时就冷着脸不吭一声直接转身离开,很明显是带着怒气走的,众人也不明白也不敢问端王殿下这是怎么了?

    薛大人见一个大爷走了,再次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以前觉得这个官儿当的挺安逸的,可自从那个从乡下回来的半夏小姐住回侯府后,他这个官当的心惊胆战。

    看着侯爷吃人的表情,越大人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好脾气的人发起火来才更可怕。

    “侯爷,下官也是奉了端王殿下的命令,所以才不得已不找啊!”

    梅子初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兄弟,可以感受出他用了极大的内力,所以此刻有些疲惫。

    于是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既然是误会,那就都散了吧,一夜没睡困的要死。”

    听到这句话府尹薛大人仿佛如临大赦一般,看向梅子初的眼神仿佛在看救星。

    他赶紧顺着小郡爷的话道:“大家伙都散了吧,本官现在立刻回去结案就说这件事纯属乌龙,半夏小姐只是在小姐妹家里留宿罢了。”

    有了薛大人的保证,侯爷这才微微缓和不在为难。

    他冷哼一声,甩袖转身就带着侯府的家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