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亲叔也揍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夫人这么说也有道理,那公主殿下可不好拿捏。”

    “当初之所以选紫晴郡主,还不是因为他性格好蠢的跟猪一样即使把他给弄死,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现在这条路不通,我们只能另寻他法。”

    “你的那几个兄弟怎么还不过来?

    我天黑之前不能回家,老爷子又该起疑心。”

    “可能是有事耽搁住了。”

    半夏在外面听着他们无耻的言论,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将他们给杀了。

    什么东西嘛,害人的方法千千万,真tm什么都能想得出来。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听那声音来者应该不止一个人。

    “咿呀”一声,堂屋门被人推开。

    两个年龄不同的男子走了进去,还有两名妇人。

    “老三老四你们可算来了。”

    君寒的二叔声音中透着极度的不满。

    老三面色难看道:“你们夫妻两个背着我们几个人做了什么?”

    “老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君寒的二婶首先就不高兴了。

    君老三本来就清瘦,面庞苍白显得有些阴冷,整体给人的感觉就不怎么好。

    此刻他黑着一张脸,更是让人看着不舒服。

    “明人不说暗话,如果不是你跟二嫂,背着我们做了什么,父亲至于把我们叫去训斥到现在?”

    君老二明白了,自己的弟弟弟媳妇来晚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其中一个身材与君老三一样清瘦的女子,上前一步冷哼一声:“你们这样背着我们做事,是想独吞这家产吧!”

    “他三婶你胡说什么呢?

    我们夫妻可没有这个心思。”

    君二媳妇为心虚,所以当时就吼了出来,特别有那种没理声大的感觉。

    “我说二嫂你那么大声干嘛?

    是怕我们几个耳朵聋听不到?”

    “三嫂,说不定是做贼心虚呗!”

    老四媳妇也跳出来指责,这让君二媳妇简直想破口骂街。

    “合着你们不是来商量事情,是拿我们夫妻俩兴师问罪呢?”

    “二嫂难道不是么?

    那您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您巴心挠肝的非要促成子晴郡主跟君寒的婚事到底为了什么?”

    “就是,二嫂可别告诉我们是为了元帅府的前途,若真那样怎么没见你上心的将子晴郡主说给你家君文?”

    半夏全是听出来了,内部纷争狗咬狗一嘴毛。

    君老二见再这样下去会无法收场,于是赶紧站出来道:“都少说两句。”

    见众人安静,这才又道:“你们也不要因为这件事去闹,这不是我们两个这么做也是因为这件事十分危险,一弄不好就会搭上一条命。”

    听到夫君如此说,二婶赶紧道:“夫君说的对,你们说说就算计划成功收益的又不止我们一家,你们的那份我们还能吞了不成,人家好歹是郡主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这夫妻俩,瞬间就将被动化为主动,明明就是想要事成嫁祸给几个弟弟,然后自己独占家产,却硬生生的将自己营造成一个为弟弟着想的好哥哥模样。

    其他几人互看一眼,然后听着大哥大嫂两人说的话,想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接着君老二就道:“现在当务之急不是纠结那件事,而是商量一下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君老四这才开口道:“大哥是唯一的嫡长子,我们这些庶子本来就不得人心,加上继承的权利本来都是嫡长子了,就算大哥死了,他还有儿子所以沦落不到我们头上。”

    “君寒那小子也真是命大,那么多次都没能将他给杀了真是可恨。”

    老三想起以前的暗害,他都能逢凶化吉,就觉得憋气。

    老二想了想道:“这样,既然我们从君寒的身上无从下手,就换个方法。”

    “什么方法?”

    “只要我们能够让人证明君寒并非大哥亲生,只要他并非我们元帅府的骨肉,自然就没有权利继承财产。”

    “这怎么可能,那君寒明明就是?”

    “四弟,你还是太年轻了,难道不知道把白的说成黑的时间久了白的都以为自己是黑的。”

    君二媳妇一拍大腿道:“对对对,你们还记得大嫂嫁过来前,可是跟她的表哥不清不楚的,听说还差点嫁给她的表哥。”

    “只要我们将污水泼在大嫂的头上,再找一些人证物证那就算老爷子不怀疑,心里也会膈应。”

    几人说的十分开心,简直好像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一般。

    半夏简直无语了,这些人怎么能可恨到如此地步,简直猪狗不如。

    本来他们商量着如何害君寒,君寒还能够忍,可此时此刻他们竟然要给他死去的母亲头上泼脏水,这简直就忍无可忍。

    “轰……”的一声响,门直接被暴怒君寒给踹开。

    屋里的几个人,顿时心惊听到这动静下意识警惕的看着门外。

    当看到君寒那张暴怒甚至带着阴骘的表情时,几人直感觉腿在发颤。

    君老二不可思议道:“你,你怎么来了?”

    “侄,侄儿,你都听到了什么?”

    老四的舌头都开始打结,慌乱的不行。

    君寒沉着着一张发寒的脸:“你们都说了什么本公子就听到了什么,怎么不说了?”

    听着君寒那仿若冰封的口气,让他们几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感觉脖颈处凉飕飕的仿佛一不小心脑袋就会搬家一般。

    君二婶赶紧道:“侄儿,你一定是听错了,我们……”“你们什么?

    从小就加害于本公子还不够,现在又要给本公子的母亲泼脏水,你们真是本公子的好叔婶啊!”

    君老三面色一沉道:“既然被他发现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不能再放他回去。”

    几人一听,觉得甚有道理于是同时拿出腰间的匕首短刀之类的兵器,冲着君寒就刺了过去。

    君寒丝毫不将他们几人放在眼里,嘴角冷冷勾起不屑一顾:“花拳绣腿。”

    只见他身体倾斜直接躲过几位叔叔的攻击,然后赤手空拳对着几位叔叔挥拳而去。

    看似无力,可拳拳都用了五成的力道,直接将那几人揍得鼻青脸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