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半夏道破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半夏走过来,君寒冲着她微笑。

    长公主向半夏伸手,半夏走过去拉住长公主的手。

    长公主着急道:“夏丫头,平日里你跟子晴的关系最要好,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半夏看着长公主那悲伤的模样。

    很想跟长公主说,子晴应该是去小她大哥了。

    可想想,最后还是狠下心硬着头皮道:“前几天她跟我提过离家出走,我当时没有怎么在意没想到真的走了。”

    “什么?

    前几天难道是你家宴请的那一天?”

    半夏点点头:“嗯,就是那一天?”

    长公主听到这里更加着急了:“那她有没有跟你说为什么啊?”

    半夏下意识去看了一眼君寒,张开嘴又咽了回去。

    见半夏如此可将长公主给急死了:“你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君寒的二婶直接就鄙夷道:“哼,还说跟子晴郡主是要好的闺中密友,现在郡主消失了也没见你第一时间道出一切看来也是个心肠不好的巴不得郡主出事吧!”

    君寒眉头轻蹙,冷冷的看了自己的二婶一眼,心中的厌恶更甚。

    半夏这一生重活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凭什么被别人说。

    她当时就反击道:“小女不说还不是给作为长辈的你留几分脸面,既然这脸您不要那小女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你……”君寒的二婶被气的够呛,她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骂了没脸。

    她骂人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半夏道:“郡主走之前跟我说,这君公子的二婶抓心挠肝的要做成这门婚事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要说君公子人是极好的,只是他家里关系复杂而且君公子从小就跟爷爷生活在军营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小时候几次不明原因差点亡故。”

    说道这里,半夏特意看了一眼面色沉的不能再沉君寒二婶。

    继续不留余地道:“子晴郡主还说,君公子身为元帅府嫡长孙都不能保全自己,以她单纯的性格更加无法保全自己。”

    “这万一有个好歹,到时候不光是让父母伤心更是连累君寒被父母兄长嫉恨,皇舅舅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婚她是万万不能定的。”

    半夏的一席话,将所有的重点疑点都点透。

    知女莫若母,长公主又岂能听不出来这些话绝对不是她那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的女儿能说出来的。

    即使是自己,都不一定能够想的如此透彻。

    半夏说的对,这君寒的二婶对自己百般讨好,就是为了让自己将女儿嫁给君寒。

    然而君寒在元帅的府的处境并不是太好,小时候就经常发生各种意外。

    若说不是人为鬼都不信,不然老元帅又为何出征打仗都要带一个孩童。

    他的女儿单纯善良,从来都不愿意把人往坏处想,不然当初也不会被青黛给利用。

    单单是这一点君寒的二婶也是清楚明白的,那么女儿在元帅府万一稍有不慎被人害死还查不到真凶。

    那么他们自然会将所有愤怒都怪在君寒的头上,到时候君寒想活都难。

    想到这里长公主心里瞬间明镜一样,对半夏更是赞赏有加。

    君寒嘴角微微勾起,对半夏越发的佩服,别人看不透的事情,她却能一眼道破。

    老元帅的面色十分难看,心里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他狠狠剜了君寒二婶一眼,本以为是大好姻缘,这老二媳妇终于做了一件让他满意的事情。

    可没有想到,这姻缘背后竟然还藏着让人难以察觉的阴谋。

    顿时气狠了冲着君寒的二婶就吼道:“以后寒儿的婚事你们夫妻不需插手。”

    听到这话,君寒二婶的心里咯噔一下。

    顿时就多有不愿意,可触及到老爷子的眼神她顿时觉得有些害怕。

    最后将苗头指向半夏:“你们不要听这个乡巴佬瞎说,子晴郡主向来乖顺善良这些话一定不是子晴郡主说的。”

    半夏冷冷的看向她问道:“那您给小女解释一下,子晴郡主如果不是心里害怕又为何要逃。”

    君寒的二婶瞬间不说话了,总感觉半夏的眼神能够将她看穿一般让她心底发怵。

    老元帅感觉面子里子今天都丢的干干净净了,当时就站起来。

    对长公主道:“长公主殿下,我们两家关系向来和睦,君寒也一直拿子晴那丫头当妹妹,这兄妹之情再做夫妻实在不合适。”

    长公主也赶紧站起来,面露歉意道:“老元帅,我们家子晴拒亲逃走是她的不对,还请老元帅多多担待。”

    “哈哈,有什么好担待的都是一家人,子晴跟我的孙女一样你们不必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梅太傅向来将礼仪规矩看得十分重要,虽然这婚事仔细推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可毕竟是女儿的错。

    他也一脸歉意的道:“老元帅,是梅某教女无方,梅某惭愧给老元帅赔罪了。”

    老元帅赶紧摆摆手:“你们不用这样,不然以后老爷子我都无法再登你们家大门,到底是孩子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有些操之过急了。”

    “老元帅教训的是,晚辈明白了。”

    梅太傅是这都京皇城中的第一大学士,甚至是太子太傅深得皇上重视。

    此刻对待老元帅的态度,就像一个虚心受教的学生晚辈。

    如何教养让半夏更加放心将乐儿给青山书院,梅太傅位高权重,无论是名望都不在老元帅之下,可甘愿在老者面前伏低做小,还真是难得。

    “哈哈哈……”老元帅爽朗一笑道:“好了,我们两家做个干亲也是可以的,事情说开了赶紧将子晴的丫头找回来,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到底危险。”

    长公主此刻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附和道:“是是。”

    老元帅回头瞪了一眼二儿媳妇,厉声道:“还不走?”

    有些事情,虽然不需要说白,可大家都心里明镜似的只是没有证据谁也无法将她如何。

    君寒的二婶心里憋屈坏了,离开时狠狠瞪了半夏一眼。

    真不明白,君寒小时候多次意外差点死掉的事情,会在这个时候被一个乡巴佬拿出来说事儿!可是乡巴佬偏偏还言明是当事人子晴郡主说的,子晴郡主人又不在,就算对质都无从下手,真是气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