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郡主离家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半夏只是笑笑,然后两人直接往美人汤走去。

    秦若柳看到半夏,就笑容满面的迎了过来。

    “小姐,您来了。”

    半夏点点头,直接随着秦若柳进入内厅之内。

    “小姐。”

    芍药在半夏身后提醒一句。

    半夏点点头:“你去吧。”

    芍药开心就好的转身就走,就像有什么开心的事情正在等待着她。

    芍药的身影刚刚离开,半夏就看向规整账本的任玉珩道:“玉珩你过去暗中看着她。”

    任玉珩有片刻的诧异,不过并没有对小姐的话做出任何的质疑。

    将手中的账本放下,就悄悄的跟在芍药不远处。

    “小姐您这是?”

    秦若柳将茶端过来,开口问道。

    “那丫头最近有点不对劲,正是单纯的年纪,我怕她被骗。”

    秦若柳听了小姐的话顿时笑出了声:“小姐还比芍药小一岁呢,也正是单纯的时候。”

    半夏轻抿了一口清茶,心里叹息她的天真早就埋没在前生了。

    “乐儿可以上学堂了,你可有去私塾问过?”

    提到孩子,秦若柳坐在小姐的身边道:“小姐,若柳虽然在这皇城已经有了时日,可大多时间都在店里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半夏明白所以才道:“皇城中有三大学院九座私塾,你想让乐儿在学院里学还是私塾读?”

    “若柳权听小姐吩咐。”

    半夏想了想,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我的意见是青中学院,那里的院长是梅太傅而且师资水平都是一等一的。”

    说道这里,半夏停顿片刻又道:“如果你只是让她长学问不走仕途那选上好的私塾就好。”

    “小姐,哪有人读书不为了考取功名成为国家栋梁出人头地,只是那青山学院收学生特别的讲究门槛太高不好进去。”

    “这个你放心,乐儿本就聪明进入青山学院绝对不是问题。”

    “可是,青山学院学费昂贵,奴婢……”半夏轻笑:“我们这美人汤每日收入无数,怎么你还怕供不起一个乐儿读书?”

    听到小姐的话,若柳感动的当时就给半夏跪了下来。

    “小姐,您的大恩大德奴婢永生难忘。”

    半夏赶紧将人扶起来:“你自从来到我身边,我就将你当成姐姐看待,我们真诚相伴没有主仆之说。”

    若柳当然知道,小姐对他们母子是真心真意的,所以即使她将来为了小姐刀山油锅走一遭,牛做马一辈子他也心甘情愿。

    半夏拍拍她的手,然后坐下去翻看任玉珩没有看完的账本。

    只是眼角余光瞥见那一摞寻人启事的纸张上,眼眸便闪了闪。

    “还没有他的消息吗?”

    秦若柳知道小姐问的是乐儿的父亲,她叹口气摇摇头道:“还没有,不过奴婢坚信乐儿的父亲一定还活着。”

    半夏低眸沉思,那个男人活着将来将若柳折磨的惨不忍睹,还不如死了干净。

    今生随着自己的重生,不知道能不能改变若柳的命运。

    两人正在说话,突然一个身影不顾阻拦的闯了进来。

    秦若柳眸光微怔,刚要说话梅子初就着急的将半夏给拽了起来。

    半夏惊诧:“你这是怎么了?”

    梅子初黑着脸问:“你是不是将子晴给藏起来了?”

    听到这句话,半夏感觉十分的无语:“你胡说什么。

    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子晴了?”

    梅子初怀疑的目光盯着半夏:“你当真没有见到?”

    半夏甩开梅子出拉拽的手:“我说没有就没有,干嘛要骗你?”

    梅子初面色不太好看叹口气道:“子晴丢了?”

    “什么,你说郡主丢了?”

    半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大活人怎么说丢就丢了?

    梅子初,坚定的点点头十分分认真,丝毫没有他以前公子般吊儿么啷当的模样。

    “今天一大早,子晴就没有出现府里都找寻遍了,都不见她的身影。”

    “说不定去哪里玩了,不用着急。”

    “可是她的用品都收拾了个干净,连她的贴身丫头她都没有带着。”

    听到这句话,半夏瞬间想起来家里宴客那天,子晴郡主跟自己说的话。

    “难道那丫头真的离家出走了?”

    梅子初听到这句话,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立刻紧张兮兮的抓住半夏的胳膊:“你都知道什么?”

    半夏叹口气道:“那天子晴跟我说不想嫁给君寒所以……”听到这话梅子初明白了:“真不明白了那丫头怎么想的,君寒有什么不好她为什么不同意?”

    半夏嘴角微微抽搐,这感情的的事情谁说的清楚。

    “那你知不知道那丫头去哪了?”

    听到这句话,半夏想了想有一种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应该去找自己大哥了。

    那天子晴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大哥的地址,她当时没有想太多就说了。

    “你在想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

    梅子初着急。

    半夏立刻摇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她这是有意隐瞒全是帮了子晴吧,她与大哥有没有缘分那就得看天意了。

    梅子初都慌了:“这丫头跑哪里去了,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想到这里,梅子初不敢再往下想。

    半夏心里想要让人暗中去找,至少她必须要知道子晴是安全的,不然心里不安。

    突然,胳膊再次被梅子初给猛的一拽就被他往外拉。

    “你,你干嘛?”

    半夏差点被拽的一个踉跄摔倒。

    “现在我家里人都快急疯了,子晴既然跟你说了你去跟我父母说说情况。”

    梅子初说话直间已经将半夏连拉带拽的拖了出去,根本就不管半夏的意愿。

    长公主府上,一进去就能够明显感觉出压抑的气氛。

    前厅中时不时会传来几声女子哭啼的声音,半夏第一时间就分辨出,这哭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长公主。

    半夏深吸一口气,走进大厅之内。

    入眼所见除了梅太傅跟长公主以外,还有一位中气十足的老者。

    君寒坐在老者的身边,还有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妇人在劝着长公主。

    半夏大概可以猜测出来了,老者是君寒的爷爷,那身体发福的妇人便是君寒的婶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