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金家刁难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太子殿下,您这说的是什么?”

    突然,月北翼猛然站起来抓住半夏的手腕将她逼到墙角。

    面色带着些许惊慌,看着月北翼:“你,你要做什么?”

    “告诉本殿,你对君寒到底有没有什么心思?”

    半夏无语,想要离开可是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固定在墙角根本就动弹不得。

    “回答本殿的问题。”

    月北翼的眸子里写满了认真。

    半夏上辈子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男人幼稚的可以,前世的他高冷淡定今生怎么就那么不一样。

    “你凭什么说我对君公子有什么想法?”

    “昨天你们靠的很近,你甚至还要吻他对不对。”

    说这句话的时候,月北翼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将眼前的小女人给掐死。

    半夏被月北翼的话给弄的惊呆了,她要吻君寒,这特么滴到底是谁造的谣。

    “你别乱说,没有的事。”

    月北翼面色依旧难看:“那你们靠的那么近,你拿手堵住他的嘴做什么?”

    半夏,这男人是吃醋了么?

    “你吃醋了?”

    半夏小心翼翼的问。

    月北翼面色更黑:“你说呢?”

    半夏:“……”好一会才反正过来的半夏道:“不管你想我不相信,我跟君寒什么都没有,而且以后也什么都不会有。”

    听到半夏如此说,月北翼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牵起半夏的手往外走,半夏一脸懵:“太子殿下,您要干嘛?”

    “你不是说宴席要开了么?

    还是你想在房间里陪本殿吃?”

    半夏无语任由月北翼拉着走出去,看到有人路过,半夏第一时间甩开月北翼的手,跟他拉开距离。

    月北翼嘴角微抽,这个小女人就这么怕跟自己扯上关系?

    半夏快步去前院招呼,月北翼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始终保持着能够看的见她的距离。

    前院宾客都已经落座,月北翼一出现众人赶紧起身纷纷对太子殿下行礼。

    月北翼摆摆手,示意众人不需要多礼,自己径自走向药侯爷那桌去了。

    端王殿下,也坐在药侯爷那桌,凡事能够讨好未来岳父的机会,他们绝对不会错过。

    金老本来坐在主桌上要跟太子殿下还有端王套近乎的,谁知道太子殿下跟端王两人都做到客人的那桌上了。

    金老气的不行,那么大的主桌上就他们爷俩,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芍药按照半夏的安排,直接将金老安排在主桌上,然后又听小姐的吩咐在主桌放了度数很低的果酒。

    半夏在女桌那边注意着动静,不过时不时的会注意这边的动向。

    她就不信,金家那爷俩能够忍得住。

    果然,只听“噗”的一声,主桌那边金老直接将喝进口中的一口果酒给吐了出来。

    紧接着就听到金老道:“药侯,你家现在就寒酸到如此地步了?

    买不到凤凰佳酿也就算了怎么还拿果酒糊弄人?”

    众人都看了一眼还没有喝的酒,难道这是果酒。

    顿时众人面上都带着几分微微的鄙夷,这都京皇城宴请客人凤凰佳酿可是门脸。

    半夏走过去,一副不解的模样道:“金老您这是?”

    金家父子面色难看,看着半夏的眼神都透着不屑。

    金老更是斥责道:“到底是孩子当家,这宴席办的如此寒酸真是丢尽你父亲脸了。”

    药侯爷走过来,赶紧赔着笑脸道:“金老,有什么地方照顾不周您跟我说,这丫头还小不懂事。”

    金氏赶紧走过来道:“父亲,哪里没让您满意您说我们改就是。”

    金老看了一眼药侯冷哼一声,然后拿起桌上的酒壶道:“女儿这便宜的果酒拿出来招待客人你说像话么?”

    然后又看向药侯道:“侯府不会穷破道连好酒都拿不出来吧?

    记得我女儿管家的时候年年可都是供应凤凰佳酿的。”

    金氏看了一眼半夏,心里得意不过面上又端着一副慈母的模样。

    “父亲,夏夏毕竟还小很多事情照顾不周,您多担待一些。”

    梅太傅跟钱爷爷因为跟侯府关系极好,所以都走了过来。

    钱爷爷直接道:“不就是想喝好酒么,这有何难我这就派人去取去。”

    梅太傅也道:“今天是大家伙相聚的日子,酒菜如何无所谓关键是图个开心。”

    金老也站起来道:“两位大人,这酒不好我不挑只是这丢了侯府的人可是伤了侯爷的面子。”

    半夏这才开口道:“哟,金爷爷您说的对的确是半夏的不是,半夏只知道主桌是主家的位置父亲身体不好所以特意给父亲准备了果酒,只是没有想到金爷爷坐在这主桌之上,于情于理也是半夏无心之失您说对么?”

    半夏的这句话一说出口,金老顿时就黑了脸:“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不该做这主桌之位?”

    “金爷爷,半夏只知道客随主便这个道理,太子殿下跟端王都坐在客桌除非主家相邀,也绝对不会越礼半分,这么浅薄的道理估计我家的七岁儿童都会懂。”

    这话说完,乐儿跟钰儿两人就蹭蹭蹭的跑过来。

    两人一左一右拉着半夏的胳膊同时叫着:“姑姑姑姑。”

    “嗯。”

    “姑姑夫子说过,主家有请礼让相约,不多言少是非方乃君子所为。”

    “姑姑,先生也说过,粗茶淡饭主诚宴,客刁多难乃小人。”

    金家父子两人的脸色瞬间黑沉黑沉的,看下的话加上这两个小子的起哄,明显是在说他们是小人,刁蛮之人。

    “噗……”梅子初没忍住当时就笑出声来。

    “服了服了,就连这7岁小孩都懂的道理曾经的金国公竟然不明白,今天小爷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梅子初这样一说,瞬间引起众客人一阵轰笑。

    金老的脸上更是青一阵白一阵,难看至极。

    金氏看情形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道:“其实我父亲也是好心,怕这府里没有凤凰佳酿这绝世好酒,所以特意让我从金府拉回来几坛子这不还没来的及拿出来就被半夏这丫头给误会了。”

    半夏心里冷哼一声,不过根本就没有搭理金氏。

    看向众人道:“今日之事的确是半夏没有处理周到,本来主桌上的果酒是谁父亲准备的,没成想被金老给占了,还让人误会这侯府拿不出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