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初三宴客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站在太子殿下身边的骤风,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被太子殿下的气场给冻成冰块了。

    他眼神不满的看着君寒,心想,这君家的小将军是不是傻,连太子殿下的媳妇都敢勾搭还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骤风。”

    听到太子的召唤,骤风浑身一个激灵。

    “属下在。”

    “君寒这段时间是不是太清闲了。”

    果然。

    骤风撇撇嘴道:“启禀太子殿下,边关无战事所以老元帅跟小将军的赋闲在家。”

    “元帅府,其他几房是不是太安分了点?”

    骤风一阵无语,可没办法只能回答道:“二房已经准备了而且跟长公主府走的很近。”

    “什么时候提亲?”

    “似乎过完年。”

    “今天是个好日子。”

    骤风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太子殿下这样真的好么?

    “怎么?

    你有意见?”

    骤风浑身一个激灵赶紧道:“没有,属下怎么敢有意见。”

    “那还不赶紧去办?”

    “属下,属下这就去。”

    说话之间,骤风已经不见身影。

    “……”此时此刻,远在天边的炼狱之中。

    一个面容俊俏,温和中不乏冷硬的公子,一个人杀了冲他扑过来的数百条狼。

    看着那些狼躺在血泊之中,被男子徒手撕碎的画面,怎么看都觉得触目惊心。

    一个年壮力强的老者,站在炼狱塔的最顶端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徒弟,我这傻徒孙是个可造之材。”

    魅影面容冷峻,全程黑着脸回一句:“不傻。”

    “现在不傻,可刚刚来那会傻的天真。”

    魅影回头看向师父道:“他很好。”

    “哈哈哈,的确很好。”

    猎杀老者看向自己唯一的女徒弟,笑的一脸深意。

    野外的凤瑾看了一眼炼狱塔的顶端,总有一天他会爬上最顶层离开这个鬼地方。

    只要进入这炼狱之中,只有一个离开的办法,就是怕上炼狱塔的最高层。

    可层层都是不同的地狱,想要怕上去简直就是九死一生。

    魅影来到他身边,表情依旧冰冷。

    她拿出手帕要给凤瑾擦拭脸上的溅到的狼血,可是被凤瑾躲开了。

    “师父,徒弟自己来。”

    魅影的手空在半空中,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尴尬的表情。

    “你在恨我?”

    “不,你是师父徒儿自然感谢你让徒儿知道那么多的真相,还有这么久以来的照顾。”

    “本以为你会需要时间适应成长,没想到你适应跟成长的能力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师父,在这么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想不成长都难。”

    “你以前的目标是保护半夏姑娘,如今你的目标?”

    “依旧保护那小女人,还有报仇。”

    “现在不叫姐姐了?”

    魅影看向凤瑾的眼神都是关心。

    “她比我小。”

    凤瑾满头黑线,想起以前自己那么大个人天天跟屁虫一般对一个小姑娘叫姐姐就抓狂。

    “你受伤了?”

    魅影看着凤瑾手臂上的口子,血都在这冬夜里凝固了。

    凤瑾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这点伤是小事,只是五天五夜不吃不喝与群狼较量,身体有些受不住。”

    说完这句话,凤瑾有些虚弱的闭上眼睛,仿佛随时都要睡着一般。

    “凤瑾?”

    “师父,别说话让徒儿睡一会。”

    说话之间,凤瑾已经将头贴在魅影的肩头闭上眼睛熟睡过去。

    魅影赶紧将人扛起来带下去休息,一直以来她虽然面冷可是对凤瑾的照顾绝对是无微不至的。

    刚开始来的时候,凤瑾就像个小孩子,什么都怕只会粘着自己这样会少受点伤。

    后来硬生生的被她逼迫着去面对,去成长,知道这个孩童半心思的男人成长之后,浑身上下多的那道戾气即使师父都感到害怕。

    当他不再粘着自己,心里莫名空唠唠的,有种万分的失落感。

    “徒儿。”

    魅影给熟睡的凤瑾擦干净脸,转身就看到师父。

    “师父。”

    “凤瑾的内心不像他表面那样单纯,记住离他远点。”

    “师父,他很好。”

    “徒弟,他的内心是邪恶的没有丝毫的光明,别有一天反被其伤。”

    “师父,我们炼狱中出来之人哪一个是天使?”

    “我们是恶魔不假,可我们的内心至少还有道义跟服从命令,可是这些凤瑾都没有。”

    “师父,你不是很欣赏他么?”

    “欣赏是一回事,可深交就不必了,一个人五天五夜徒手杀了几十窝狼群,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可是……”“没有可是,徒儿他身上明明佩戴有各种兵器可他为何不用,因为他喜欢杀戮喜欢血腥内心阴暗。”

    魅影情绪有些低落:“师父,徒弟一定会好好教导他,师父您就不必担心了!”

    看着魅影这态度,猎杀老者无奈的叹口气,有时候人都是这样的不撞南墙绝不会回头。

    “……”大年初三,侯府十分的热闹。

    一大早,这侯府门口就门庭若市少有的热闹。

    以前过年宴请客人,绝对不像今日这样权贵之多,给整个侯府都增添了几分喜气。

    钱老夫人一见到老候夫人就亲亲热热道:“老妹妹几日不见你可是又精神了,看看这红光满面的看起来年轻了十岁不止。”

    随后跟来的老国舅夫人看到老侯夫人那容光焕发的面容,明明一把年纪了脸上却一点褶子都没有可不是看起来年轻十岁都不止。

    “老候夫人,你这是如何保养的,我们可也得赶紧学学不然老头子要嫌弃了。”

    听着老国舅夫人的玩笑话,老侯夫人回道:“老姐姐们可别笑话我了,这不是我那古灵精怪的孙女天天用药膳养着我,才有这效果。”

    这话听的钱老夫人都嫉妒了:“还是老妹妹你有服气,那么好的一个孙女我想要都没有。”

    老国舅夫人也道:“我倒是有孙女,可跟你们家的半夏简直没法比。”

    老侯夫人谦虚道:“两位老姐姐可不要这么夸赞,那孩子皮的很。”

    虽然老候夫人如此说,可脸上掩盖不住的笑意,高兴的合不拢嘴。

    那边侯爷也在前厅待客,皇城里的贵人多,所以整个侯府都忙碌起来生怕招待不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