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拜帖两箩筐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都是自家人,侯爷不必多礼。”

    月北翼将都是自家人这几个字说的很重,众人更是一脸的惊诧。

    侯爷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月北翼直接进入府中,如同进入自己的家里一般。

    众人赶紧跟了进去,半夏看着不属于侯府里的几个人,一脸的懵逼。

    她皱眉看向梅子初,不解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年送礼,是送行李的。”

    梅子初,直接给了半夏一个白眼:“我们这关系还需要送礼吗?

    小爷,我只是来这里住一段时间避避邪。”

    半夏简直无语了:“你还真拿我的当辟邪又辟鬼的神器了?”

    “你应该感到荣幸。”

    梅子初根本就不管半夏的表情,直接让人将行礼拿了进去。

    紧接着就是君寒,还有端王殿下。

    半夏简直无语透顶:“君公子,你也要跟他一样……”“妹妹,二哥我住在这里是因为要交三弟功夫。”

    半夏无语,看了一眼跟在二哥身边的无二:“他的伸手不比君公子差。”

    “可三弟只想跟我学。”

    半夏:“……”端王走过来还算是客气:“本王住在这里也可以保护你,需要的伙食费你尽管开口。”

    半夏已经不想说话了,直接给他一个白眼,然后直接往府里面走去。

    端王轻笑,这么多的狼崽子盯着他的小丫头,他可不敢放松携带。

    客厅里,堂叔父跟堂叔母等人显得十分紧张,毕竟这么多的大人物他们是第一次见到。

    老侯夫人坐在主位之上,冲着大家客气道:“尽然都住在一起那就是一家人,希望大家可以和平共处。”

    “祖母说的对,这是自然。”

    月北翼第一时间回话,而且那称呼亲昵的很显然就是一个孙女婿一般。

    半夏轻飘飘的给了月北翼一个白眼:“太子殿下似乎弄错了,这是臣女的主母。”

    “夏夏的祖母,自然就是本殿的祖母。”

    半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看在这男人答应帮自己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谁知道,紧接着端王就站了起来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道:“祖母,这是从海域进攻而来的舍利子,送给祖母。”

    这句话一说出,众人都吃惊了。

    舍利子,那可是圣物端王殿下竟然有这东西。

    本来老侯夫人是想拒绝的,可是听到舍利子三个字,她又忍不住。

    舍利子乃是圣物,很有佛性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她揭过盒子,脸上的笑容都在颤动:“这,这真的是给老身的?”

    “自然是给祖母的,也只有祖母您这菩萨心肠之人才配拥有这珍贵佛性的圣物。”

    这一句话哄得老侯夫人十分开心,甚至都忘了这端王之前是怎么对孙女不好的。

    半夏直接给了端王一个白眼,脸上看不出丝毫高兴之色。

    这个男人为了当皇帝,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舍利子这么难得的圣物都能拿出来,如果自己以后跟他背道而驰不知道他该会对自己下怎样的狠手。

    想到这里,半夏心里有些烦闷甚至不敢去想。

    如果只是单单对她倒是无所谓,可就怕对待家人下手那时自己如何敌得过。

    月北翼猜出小女人的烦心,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

    端王越是讨好小女人,会越加上小女人心里害怕不安,这正合他心意。

    就在这是,疾雨走了进来。

    “老爷。”

    药侯看向疾雨:“怎么了?”

    “老爷,皇城内名门之家多都下了拜帖,要趁着过年走动走动。”

    “过年待客应该的,至于这么紧张么?”

    疾雨不说话,侯爷道:“还不将拜帖拿过来。”

    疾雨冲着身后招招手,瞬间两名家丁将整整两箩筐的拜帖都给抬了进来。

    看到那两箩筐的拜帖,药侯爷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不可思议:“你确定都是给侯府的,没有送错?”

    疾雨下意识看了一眼太子殿下,然后道:“的确是送给侯府的。”

    东京皇城内的达官贵人豪门望族,想要巴结这皇城内最大的两方势力。

    一个是端王府,一个是太子府,可是这两府门槛太高平日里他们都够不着。

    现在知道两尊大佛都住在药侯府,所以前来巴结侯府顺道能讨好两尊大佛又何乐而不为呢?

    药侯看着那两箩筐的请帖犯了难,半夏站起来道:“父亲,就算过年待客也是待那些相熟好友,亲戚家人,不相干的人直接回了便是。”

    “可是,这中间不少朝堂同僚,若是一律不带恐怕会得罪人。”

    听到父亲的顾虑,半夏也很无奈。

    月北翼道:“放心,他们不敢来。”

    半夏直接给他一个白眼:“你从中做手脚警告他们他们自然是不敢来,就算他们面上不说,可心里暗恨的会是我们侯府而不是你太子殿下。”

    月北翼瞬间被自己的小女人给怼的说不出话来,众人都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被半夏给怼了的太子殿下,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特么的他们一定是眼花了。

    侯爷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女儿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他必须给女儿提个醒,不然将来自己怎么死的估计都不知道。

    老侯夫人再次在心里确定,太子殿下对她的宝贝孙女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只有真正将一个人疼在骨子里,才会放下所有的面子,不会去计较她的一切。

    半夏想了想道:“这样,只接待官府同僚,像那些名门商业之家就推辞了。”

    听到这话,侯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嗯,这样甚好。”

    突然想到了什么,侯爷有些不放心:“那酒?”

    “父亲,放心保证足够。”

    金氏在不远处看到这里,心里冷哼一声,这一切的殊荣她早晚都会拿回来。

    那日半夏拿不出凤凰佳酿,自己若解了侯爷的急还怕侯爷不对自己摒弃前嫌。

    吃过午饭,堂叔母终于找到机会跟半夏说话。

    她将半夏拉到一边问道:“你跟太子殿下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是尊贵的太子殿下,而我只是普通的臣女而已就这点关系。”

    堂叔母很显然不相信:“你可知道,大年初二都是出嫁的女儿携夫回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