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没有反应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月北翼冷眸扫了一眼秦月华,声音冷若冰坛:“若再敢有非分之想,本殿绝让你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月北翼大步离开,一出门就碰上刚刚回来的骤风。

    “殿下。”

    月北翼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往半夏的房间走去。

    骤风感觉到主子的气息不稳,应该是被人给下了药。

    该死,千防万防唯独唯有防卫皇后。

    皇后听到动静,就赶紧回来了,一眼就看到墙角处被摔了个半死的侄女。

    眼眸中尽是心疼,赶紧上前将秦月华扶起来道:“月华,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秦月华看到皇后的那一瞬间立刻就哭了出来,紧紧依偎在皇后的怀里哭道:“姑母,我要半夏那个小贱人去死,让她去死呜呜呜……”皇后眼眸变得很冷:“月华,她一定会死,只是你。”

    “呜呜呜……姑母如果不是因为半夏那个小贱人表哥又怎么会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怎么可能,他中了魅良宵怎么可能会不对你……”“姑母,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侄女已经没有脸了呜呜呜……”皇后听到侄女如此说,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回头犀利的看向贵公公:“可知道太子去哪了?”

    贵公公赶紧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去了半夏小姐的房间。”

    “那个小贱人竟然敢当着本宫的面勾引本宫的儿子,简直罪不可恕。”

    “姑母,表哥他一定跟半夏那个小贱人……”后面的话秦月华怎么也说不出来,咬牙切齿的模样表现出对半夏的憎恨。

    皇后冷静下来,将秦月华给扶起来道:“放心,今天夜里本宫就先让她身、败、名、裂。”

    “姑母?”

    秦月华有些不理解。

    “贵公公不是说太子前去半夏的房间了么,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若是在皇宫里勾引太子殿下那罪名……”皇后并没有将话说完,可单单只是说这一句就足已表达很多。

    秦月华瞬间眼眸一亮,若是半夏跟太子殿下两人成了好事,被人当众捉奸在床,那么首先半夏的名声尽毁。

    加上一个给太子殿下药的罪名,她就算不死也一辈子都别想嫁给太子殿下即使当个小妾丫头都没有资格。

    皇后看向贵公公:“去见皇上你可知道怎么说?”

    贵公公立刻跪下:“皇后娘娘放心,老奴一定将事情给办妥当。”

    皇后点点头满意道:“你办事本宫向来放心,去吧!”

    “奴才遵命。”

    “快去收拾一下,不要让别人看出什么来。”

    秦月华立刻点头表示明白:“姑姑,侄女这就去收拾。”

    那边,半夏并不知道自己又被人算计上了。

    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小皇子睡熟给放下,月北翼就不请自来。

    半夏皱眉看着他:“太子殿下不是陪皇后娘娘守夜么?”

    月北翼极力压制着内心的躁动,声音都带着低沉沙哑。

    “夏夏。”

    半夏这才抬眸认真的看向月北翼,发现他面色潮红气息不稳有些不对劲。

    “月北翼你?”

    月北翼上前,呼吸急促一把将半夏搂进自己的怀里,仿佛这样能够安稳自己身体的躁动一般。

    “夏夏,是魅良宵。”

    半夏已经感觉到了,魅良宵十分毒辣的春(药)凡事中者都会失去理智,只想做那等事情,不然浑身筋脉都会爆裂而亡。

    月北翼的呼吸更加急促,本来是想抱抱小女人来压制自己身体的躁动。

    可是,越是跟小女人靠近,他越是无法把持。

    “月北翼,你先坐下我给你把脉。”

    “不,夏夏我要你,现在就要。”

    说话之时,月北翼已经将半夏给压在墙角,温热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半夏的头轰的一下就炸了,这句话这情节,跟前世的那一晚简直如出一辙。

    哪天夜里,月北翼中了同样的药,魅良宵自己去找他,他也是说现在就要。

    那一夜,她记得清清楚楚虽然黑的看不太清楚,可那种感觉跟现在一样让她永生难忘。

    不不不,前世的悲剧她不要再上演一次,绝对不行。

    “放开我唔唔唔……月北翼,你清醒一些!”

    “夏夏,本殿保证此生绝不负你,夏夏……”“月北翼,你先冷静一点。”

    半夏慌乱的使劲推人。

    可是月北翼的力气岂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能够对比的,只感觉男人呼吸急促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理智。

    刺啦一声,衣服被月北翼给扯破,瞬间露出那白皙若雪的玉肌。

    半夏整个人都慌了,她拼命的去遮盖自己的身体,可是根本就没有用。

    衣服脱落,整个身躯若雪雕一般暴露在他的面前。

    “月北翼,求你不要碰我。”

    半夏哭了,声音中带着无奈跟祈求。

    守在外面的骤风,听到里面的哭声感觉十分不是滋味。

    想要去救她,可是相比之下主子肯定更加重要。

    最后只能掩盖住自己的良心,堵住耳朵不去听里面的动静。

    月北翼吻着半夏的眼泪,咸咸的让他有些心痛的恢复一些理智。

    难受的要死,看着半夏哭红的眼睛慌乱的不行。

    “夏夏,对不起,对不起我……”半夏抬眸看着月北翼,从他眼眸中看到一丝清明,这才停止哭泣。

    立刻抓住他的手腕诊断,果然是魅良宵。

    “月北翼,魅良宵并非女人不可解,你若在这里要了我,我的一生就都毁了。”

    半夏的话,让月北翼头脑被重物击中一般,清楚了不少。

    “夏夏,本殿真的难受。”

    半夏立刻拿出银针:“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说着,半夏就往月北翼腰间的穴位刺下去,只是一盏茶的功夫,月北翼身体的那种燥热瞬间消失。

    就连那种刺痛的感觉也都消失,同时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半夏见他面色恢复如常这才放心,慌乱的在柜子里找到一件衣服穿在了身上。

    月北翼看着半夏的眼神有些愧疚:“夏夏,本殿会负责的。”

    半夏回眸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负责什么?”

    月北翼指着半夏的身体,一本正经:“你被本殿看了。”

    想到了什么,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为什么除了药效以外,本殿连正常男人的反应都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