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母子摊牌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蓉贵妃被端王这样的态度给吓到了:“轩儿你这是什么态度?”

    “母妃当初利用儿臣,不顾儿臣死活的时候可有想过今日的态度?”

    蓉贵妃面色变的苍白,难道方面的事情他都知道了!“母妃,那碗汤有毒你为什么不说,你仗着那宠妃对儿臣喜欢不会防备儿臣所以利用儿臣对么?

    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下的去手?”

    蓉贵妃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惊慌:“轩儿住嘴不许说了!”

    “母妃,不让儿臣说?

    儿臣偏要说。”

    “丁芙因为模样生的很像皇上青梅竹马的恋人,所以进宫后十分受宠,当初难道不是你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将自己的亲妹妹送上龙床?”

    “轩儿,这皇宫之中到处都是豺狼虎豹,若母妃不用一些手段又怎能站的住脚护的住你?”

    “护我?

    呵,母妃让儿臣给姨母送去毒汤时可有想过父皇会因为此事杀了儿臣?”

    “轩儿,当时母妃已经替你跟父皇求情,父皇也放过你了不是么?”

    “母妃,你敢发誓是你求的情?”

    蓉贵妃面色惊变:“你,你怎么能怀疑母妃,母妃只有你一个儿子难道会害你不成?”

    “母妃,你非要儿臣将话说的明白么?

    当时你可不止我一个儿子,为什么你利用的不是弟弟而是我?”

    蓉贵妃顿时被堵的说不出话来,提到小儿子她心疼的难受!“只可惜弟弟高热死了,所以你才注意到只剩下唯一一个儿子的我对么?”

    “轩儿,别说了!”

    蓉贵妃感觉心脏被人狠狠敲击难受的要命。

    “母妃,当年姨母盛宠不衰本来是你的一大助力,可姨母怀孕了所以你怕了,你怕她会阻碍弟弟的前途,怕姨母生下的孩子人弟弟挣所以你利用我来害姨母还真是好算计!”

    “如果不是当初太子跟父皇求情,恐怕我已经是一局尸骨,那是身为母妃的你可否会为儿臣留下一滴眼泪?”

    “母妃将弟弟当成宝,将儿臣当成草,可弟弟始终没能长大母妃是不是很心痛?”

    “闭嘴,别说了!”

    蓉贵妃终于爆发了!她眼眸中全是浓浓的恨意:“你弟弟不是高热死的,是皇后,那个恶毒的女人害死的!”

    “无论以前的事情如何,母妃现在都只有你一个儿子,你就该登上皇位为你弟弟报仇,将他们都踩在脚底下碾压!”

    看着蓉贵妃扭曲的面容,端王心中冷意非常!这宫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活在黑暗里,表面上光鲜亮丽,实际上一个个都如同那蛆虫看起来洁白却恶心的要命。

    他起身,冷然:“母妃,这皇位我一定能够坐上,只是你若敢动半夏一根手指就别怪儿臣第一个对付的人就是母妃你!”

    端王甩袖离开,蓉贵妃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哭的伤心至极!“……”紧紧一日的功夫,半夏天灵护体鬼怪不敢靠近的消息传遍了都京!太子殿下因为杀戮太重,所以招来了不少邪灵,为了不被邪灵侵扰所以果断搬入了药侯府!这件事虽然是如此传的,可真正相信根本就没有几个人。

    凡是有点脑子的都会感觉这件事太扯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太子的心思他们都猜出来,只是没人敢说透!除夕宫宴,一年的最后一天,宫宴后就会给大臣们放上几日的休假!皇宫中再次热闹起来,半夏其实最不喜欢参加宫宴可没有办法身为大臣之女这种场合是避免不了的!皇宫中,此刻已经聚满了人,拿些大臣贵公子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

    半夏走下马车怀里抱着九尾紫狐,特别的养眼!月北翼当仁不让的站在半夏的身边,仿佛就是半夏的夫君一般,让人看了嫉妒又生气!仓术跟凉姜兄弟两个越看这个太子越觉得不顺眼,感觉太子殿下抢走了他们的位置!妹妹身边左右两侧应该站着他们兄弟俩才对,我现在他们兄弟俩只能跟在妹妹身后,这里的特别的气!半夏可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习惯被众人当成焦点所以不在乎那些眼光!秦月华远远的就看到这一幕。

    心里的酸气嫉妒快要将自己给淹没!不过她的忍耐力特别的强,只是瞬间功夫,脸上就挂上了笑容!她笑盈盈地走到半夏的身边,只是眼眸,春波却看上月北翼!“半夏妹妹,太子表哥!”

    月北翼向来不喜欢别人靠近自己,所以秦月华走过来他眉头紧紧蹙了一下。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顺带将半夏也往后拉了一下!半夏回眸,给了月北翼一个白眼,这男人的反应怎么仿佛别人都有传染病会传染给他似的?

    秦月华有些尴尬,她也不敢再靠近收起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嫉妒。

    笑道:“半夏,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怎么出来的这么晚?”

    半夏摸了摸怀里的小狐狸道:“这小东西现在被我养的,嘴馋的很,外面的东西不吃,所以只能喂饱了才过来!”

    看到半夏怀里那可爱的小紫狐,秦月华再次无法掩饰嫉妒了一下。

    只是她隐藏的很好不让人发现,即使半夏都没有看到!可是月北翼却清清楚楚,看到那一闪而逝的狠毒,心下瞬间沉下!半夏抬眸皮笑肉不笑的面对秦月华,即使看不到她掩饰到的嫉妒与狠毒,自己对她也不会不防备!“秦小姐,难得来皇宫一次,此刻不应该多陪陪你皇姑姑么,在这里等我作甚!”

    秦月华被半夏的态度都快给气死了,自己都这般无敌作响的讨好,可半夏对自己就是疏离的很!“半夏,以后叫我名字就好,你我姐妹不必如此生疏!”

    “月华,看看都是我又忘记了!”

    半夏笑的很敷衍!秦梦琳远远的看着这一幕,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秦月华向来自高的不可一世,可回来后唯独对半夏伏低做小各种讨好,这是何意?

    秦月华从袖口处拿出一个小荷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珊瑚手钏,十分精致好看!她想上前可触及到月北翼的目光,就止步了,而是将手钏递出去讨好道:“这个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