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厨房闹剧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5章厨房闹剧

    于是他赶紧道:“侯爷,以后就当本殿是一家人,不用多礼。”

    话岁如此,可真让药侯将太子殿下当成一家人,还是有些压力跟困难。

    不过,至少不是当成儿子,这让他心里松快多了。

    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当时就站了起来:“微臣谢太子殿下厚爱!”

    看了这么一会,老侯夫人明显看得出来,太子殿下对自己的宝贝孙女是真心的好。

    她赶紧道:“太子殿下府里请。”

    一句话掩饰了所有尴尬,侯爷也赶紧伸手请人进去。

    青黛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她咬着唇瓣嫉妒的要命。

    该死的半夏,不就是模样比自己好看了那么一点,凭什么能够获得如此殊荣。

    端王殿下明明是喜欢自己的,可现在为什么要围着半夏那个小贱人转。

    之前明明为了自己,甚至还打了半夏,可现在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回到小玉楼,金氏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

    “你回来做什么?前院那么忙你怎么也不知道去帮帮你妹妹?”

    青黛听到这句话就来气:“让她做什么?让她累死得了,母亲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了?”

    正在温书的玄参抬眸看了一眼青黛,摇摇头,姐姐这智商果然不是半夏的对手。

    可惜,若是半夏是自己的亲姐姐,那他一定能够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只可惜她跟自己是对立的,所以她只能死。

    金氏真是拿这个女儿没有办法,伸手去戳青黛的头道:“你这丫头,端王跟太子殿下都在前院,你在这里杵着谁能看的见你?”

    青黛瞬间清醒,母亲是让自己拿着去给半夏帮忙的借口,可以光明正大呆在前院。

    这样,端王殿下跟太子殿下就一定能够看到自己,而且自己也有机会。

    想到这里,她立马道:“母亲,女儿明白了,女儿这就去。”

    说完,就走出小玉口,那梅雪第一时间跟上,这个露脸的机会她可不想错过。

    厨房里,半夏忙碌的身影一眼可见。

    青黛带着笑容走了进来道:“妹妹待客一人忙碌,姐姐可是心疼,你怎么也不叫姐姐一声?”

    看着她故作娇柔嗔怪的表情,看的半夏一阵恶心。

    得了,想要清静是不可能的,她为了那两尊大佛也绝对不会离开!

    于是半夏也撵人,直接道:“既然姐姐好心来帮忙,妹妹我又怎么拒绝,这样吧那边的肉跟菜姐姐就切了吧!”

    听到这句话,青黛面子上的表情险些挂不住。

    该死的她不过是客气一下,半夏这个小贱人竟然真的让自己干活。

    她伸出自己保养很好的芊芊玉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道:“妹妹,姐姐的手筋受过伤你是知道的,不可以干重活!”

    真特么是毙了狗了,这青黛是不是有公主病!

    切个菜,切个肉就是重活了?

    “姐姐就那么一些而已,又不多。”

    “可是妹妹,姐姐的手拿不动刀啊!”

    半夏都不想说话了,她那双手提桶水都没问题,竟然跟她说拿不动刀?

    好,她忍,忍:“既然姐姐拿不动刀,那菜跟肉我来切你来做总行了吧!”

    她发誓,若是青黛再说她拿不动勺子,那她绝对将青黛赶出去。

    “可是妹妹,姐姐我不会做饭?”

    半夏:“……”

    青黛有些无语,府里那么多吓人是用来干嘛吃的,这些粗活累活还用得着她这个千金小姐去做吗?

    “那你会吃么?”半夏被气的没脾气,只能问这么一句?

    “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字面上的意思就是问你会不会吃?”

    “妹妹这话是将姐姐我当傻子吗?谁不会吃饭啊?”

    “会吃就好,你去外面等着吃吧!”

    青黛又不高兴了:“妹妹,你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

    在那边一直低头摘菜的芍药都看不下去了,这青黛小姐是不是有毛病,她们家小姐什么时候欺负她了?

    半下忍着打人的冲动,质问道:“姐姐,我倒是不明白了,什么也不让你干,就让你出去等着吃,还算欺负你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就是想独霸给端王和太子殿下做饭的功劳,让我出去就是让他们看看我什么也没有做是不是?”

    半夏真是被青黛之清奇的脑回路给气笑了:“既然你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可你说你干什么了?”

    青黛被堵的没话说:“这不是有你吗?还需要我干什么?”

    梅雪赶紧道:“五小姐,我家小姐身子弱干不得重活,就让奴婢代劳吧!”

    半夏轻哼一声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火气:“你留下来就干活,不干活就出去,谁一天天的惯的你一身的臭毛病,当你自己是公主吗?”

    青黛被半夏这样一吼,当时就哭了,抽泣着一副委屈的模样。

    半夏所有的好心情,都被青黛这个女人给作没了。

    这时厨房外走进来俊美帅气的男子,青黛哭的更加起劲了,仿佛半夏给她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月北翼跟端王两人一脸的懵逼,没有想到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一副场景。

    “这,这是怎么了?”药侯看到青黛只皱眉头。

    本着先入为主的态度,青黛赶紧解释着:“父亲您不要责怪妹妹是青黛不好,都是女儿的错。”

    半夏无语,这青黛表面上在认错,实际上就是在变相的告状,跟父亲说就是自己欺负的她是吧!

    行,你会演戏你老大,可她又不是傻的!

    当时眼睛就一红,将手里的锅铲往案板上一丢。

    那委屈的小模样,仿佛受了天大的气一般。

    “反正左右都不是人,这个饭谁想做谁做,我是不做了。”

    看着小女人如此委屈的模样,月北翼跟端王两人直心疼。

    看像青黛的眼神,就透着几分冷意,一定是这个女人又惹半夏不高兴了。

    侯爷本来以为青黛受了委屈而心疼,可看着小女儿更加委屈的模样,他更加心疼几分。

    接着就听到小女儿道:“女儿就是想好好给父亲调理身子才天天下厨的,姐姐说过来帮忙我自然不会反对。”

    “可是姐姐菜不会切肉不会切,饭不会做,让她出去等着吃,还要怪我坏心眼,父亲您说女儿该怎么办?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