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拉她下水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9章拉她下水

    就在这时子晴郡主惊讶的指着青黛身边的男人:“他,他不就是青黛得婢女么?”

    众人看过去,一个男子脸上还涂着脂粉,甚至还挽着丫鬟的发髻。

    再看看地上掉落的衣服,一切就显得清晰明了。

    老太君冷哼一声:“当真是好家教,男人装成婢女与小姐苟且,还真是见所未见闻所闻未。”

    青黛此刻连活着的心都没有了,看着众人鄙夷的目光,简直比别人往她身上戳刀子还难受。

    长公主鄙夷的笑了一声,然后道:“既然人家主仆二人你情我愿,我们也无权干涉还是别看了,别看了。”

    说完,就转身劝着众人一同离开。

    长公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端王,轻哼一声,那天长公主府上她吃的那些气总算是消除一些。

    端王知道那天过后,长公主姑姑对自己的意见就很大,而且总是爱答不理。

    他并不在意,可是半夏跟子晴关系好,所以即使长公主的目光带着嘲笑,仿佛再说看看你护着宠着的女人是个什么货色。

    不过他依旧礼貌性的冲着长公主姑姑点点头,并没有因为长公主的嘲笑而生气。

    众人都离开,青黛疯了一样冲着半夏扑过来:“都是你,都是你,你害我呜呜呜……”

    疾雨眼疾手快的上前将扑过来的青黛给推到一边,眼神带着杀意吓得青黛缩了缩脖子。

    半夏看着如此凄惨的青黛,并没有半分的同情。

    她冷笑一声:“如果不是因为你如此对我,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青黛今日之事全是因你咎由自取。”

    “既然你已经逃脱,为什么还反过来害我,你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青黛哭着喊着,冲着半夏撒泼恨不得将半夏给吃了。

    恶毒么?

    呵,比起前世他们加注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痛苦,这又算得了什么?

    哥哥惨死的惨死,流放的流放,自己被欺骗侮辱甚至带着孩子葬身火海。

    现在她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肉体被烧焦的味道,受的那罪简直种比折磨还要难受万分。

    “呵!恶毒么?这句话从姐姐的嘴里说出来不觉得好笑,你若不处心积虑的算计我,陷害我,你又怎会落得如此田地。”

    说完这句话,她的眼眸突然变得没有丝毫温度,冷的吓人。

    “姐姐,记住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亲自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青黛被半夏的眼神生冷的口气吓的浑身哆嗦一下,她眼睛里仿佛看到的并不是那个绝美的妹妹,而是地狱里索命的修罗一般。

    “走。”半夏转身离开,疾雨也赶紧跟着离开。

    那男子瞬间瘫坐在地上,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刚刚那个女人的眼神与气场,简直如同地狱里的修罗吓得人心胆俱裂。

    青黛心中有气,加上此刻的心情无法忍受的她,直接将头上的发钗给取下冲着那男子就刺了过去。

    男子反应极快,直接躲过那发钗一脚将青黛给踹开。

    “你老实点,以后嫁给老子老子还能对你好点,看来你不老实以后看老子弄不死你。”

    “谁要嫁给你了,谁要嫁给你了呜呜呜……”

    青黛悲愤着,整理好衣服流着眼泪就跑了出去。

    离开秦府已经是日落黄昏之时,半夏知道要不了两天都京皇城就会传遍这件事。

    回到家里,气氛凝重。

    金氏整个人都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将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放在女儿身上只是没有想到一辈子的希望,竟然以如此不堪的方式坍塌。

    她不甘心,这些事都该是半夏应该经历的,为什么会落在自己女儿头上。

    药侯爷气的恨不得现在就踹死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整个人处于愤怒暴走的状态。

    他没忍住,拿起鞭子就冲着青黛身上抽了一下怒道:“不要脸的东西,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啪……”的一声,一鞭子狠狠打在青黛的身上。

    金氏赶紧上前搂住女儿,对着药侯求饶道:“老爷,女儿也是被人害的啊,老爷您可不能太偏心。”

    青黛哭的伤心欲绝:“父亲,您怎么不问问妹妹做了什么,一切都是妹妹做的要不是她害我我又怎么可能会被……”

    说道这里她实在是说不下去,就呜呜呜的哭了出来。

    药侯爷根本就不相信,当时就吼道:“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夏丫头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

    金氏恨的咬牙切齿,现在他还护着那个小贱人真是太可恶了。

    半夏走过来,眼眸中带着委屈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形象,在父亲的眼里改变,从而对自己失望。

    “父亲,女儿根本就什么也没有做,姐姐在秦府就开始冤枉女儿。”

    说道这里,她委屈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父亲,姐姐自己做出那种事还要拉着女儿下水,幸好大家都是明事理的,不然女儿的名声怕是跟姐姐一样要不得了。”

    看着半夏装的如此委屈的模样,青黛就气的直接从地上跳起来。

    同样哭得梨花带雨,伤心不已:“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害的,我又怎会那样,我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

    半夏眼眸红了一圈:“我哪里知道你的贴身婢女是个男的,我哪里你跟他有那种不正当的关系。”

    “你胡说。”青黛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明明他要轻薄的人是你,最后却变成了我,你敢说不是你反过来设计的我呜呜呜……”

    金氏心里咯噔一声,赶紧拉住青黛的手不准她说下去。

    药侯爷脸色更加黑沉此刻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是大女儿要害小女儿不成反而被小女儿给算计。

    对半夏失望的同时对青黛更加痛心疾首,金氏即使此刻心里有些忐忑不过若能够让侯爷对半夏没有以前那么信任也算是一件好事。

    半夏心里冷笑,就知道这蠢货为了让自己受罚,让父亲相信她,说明一切。

    她要的正是这个结果,于是露出痛苦伤心的表情。

    “姐姐,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如此想的,怪不得将女儿一个人丢在房间里你出去了。”

    “夏丫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药侯爷的口气中,透着前所未有的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