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经书风波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6章经书风波

    等了一会,疾雨就拿着另一个礼物盒子走了进来。

    半夏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渗出那细密的汗珠,看样子应该是用了极速轻功,不然也不会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弄来东西。

    “小姐,是这个盒子吧!”

    半夏看了他一眼,然后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本誊抄的经书。

    上面的字体清晰端正,若行云流水飘逸灵动。

    半夏对这本手抄经十分熟悉,正是她去年所抄写。

    只是她练字抄的,纸张随意扔了没有修订。

    可此刻再看,这张被做成书本模样而且每一页的下角都画着一朵清新的小兰花。

    那兰花若隐若现似真似假,那画工简直比神比画师的画还要精绝三分。

    这是月北翼的画,只是让半夏有些诧异自己的随手的手抄经竟然被他拿了去。

    而且经过他的修订,这简直如同人间珍品一般的存在。

    即使这没有花银子她也舍不得送给这个老太婆,眼眸狠狠剜了疾雨一眼。

    这可让疾雨十分的无语,这贵重的舍不得,这不要钱的也舍不得,小姐是不是即使地上捡起一块石头送人都得心疼半天。

    如此小气真的好么?这小气的气质,简直跟大方的太子殿下没法匹配啊!

    “妹妹,这是买了什么?”青黛故意出声特意提高的那个买字。

    丁霜冷哼一声:“买来的就是没有诚信,你妹妹还真是跟你没有办法比,就算之前那夜明观音不送也就罢了,能送自己亲自做的也算有心可随便去买就不太好了。”

    堵在自己心口的那气,老太君总算是出了一些。

    别人无所谓,但是既然她姐姐在前送了亲手抄写的手抄经,她若不是亲手做的礼物就说不过去。

    若是之前那夜明观音送给自己也就罢了,既然不是那无论再送什么都显得敷衍。

    半夏轻笑:“你们都说了,既然姐姐送了亲手抄写的手抄经那半夏又怎能落后。”

    说着,半夏将盒子里的经书拿出来忍痛奉上:“这是半夏亲手抄写,知道老太君虔心向佛,就将这首抄经送于老太君。”

    众人看到半夏的手抄经,顿时都看了过来。

    丁霜冷哼一声不屑一顾:“一个乡下丫头,那手字能够拿出手么?”

    半夏冷笑无语:“半夏似乎无论送什么丁小姐都能从鸡蛋里面挑出骨头,不知丁小姐所送的礼物可是亲手准备的?”

    一句话怼的丁霜脸色一白,她凭什么给老太君亲手制作礼物。

    “看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只是你姐姐送了亲手抄制的手抄经,所以我女儿不过不一样你落你姐姐之后罢了,至于我们冰霜送什么自由我们丁府准备。”

    半夏看向丁御史夫人不卑不亢:“半夏愚笨,想向夫人请教,手抄经看的是字体还是诚意?您女儿一会说半夏买的礼物没有诚意,一会又说半夏的字不好拿出来献丑,半夏说她鸡蛋里面挑骨头,哪里不对?”

    丁御史夫人被半夏直接怼的没脾气,本来她可以说她不敬长辈的,可人家偏偏态度良好用反问的方法怼自己。

    怼的那么有道理,她哪里能说人家无理不敬。

    丁霜冷哼一声,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愚蠢让父母很没有面子。

    继续冲着半夏道:“若是一手好字也就罢了,若是写的跟狗爬的一样吗哪里还有一点诚心了分明就是敷衍。”

    这时老太君的脸色很不好看了,这经书上的字体就连她从小悉心教导的女儿皇后都不如。

    秦月华想要知道这半夏肚子里究竟有几分墨水,于是就走过来道:“丁小姐说笑了,我看这半夏小姐若月宫里的仙子一般明艳动人那字体又怎会差了。”

    说着,她走到祖母的身边那是那手抄经一看,顿时脸色有些发白。

    这么好看的字,工整灵动即使自己都写不出来。

    不过心里嫉妒的同时,依旧装出一副欣赏的模样:“我就说嘛,半夏小姐的字不会差真是见字如见人,这样的字即使放在香堂供奉都值得。”

    听到这话,众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半夏,究竟是多好的字才能有那个殊荣放在香堂里供奉。

    “不可能。”

    丁霜知道半夏有才艺,可不管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乡下来的村姑,不可能连字都写的那么好。

    秦月华将那半夏的手抄经书拿起来,还故意拿了青黛的。

    开口道:“这是半夏的,这是青黛的,大家可以观赏一下。”

    说着,就将两本手抄经给发放下去。

    众人看到半夏那手抄经时,都吃惊万分,再看青黛的就显得实在是普通。

    那本来就一手好字的经书,下方是栩栩如生的小兰花,更给整本经书增加几分。

    青黛简直就快气死了,明明半夏就没有准备,可是为什么会有手抄经书。

    此刻看向疾雨简直恨不得吃了他,一定是他们两人串通好的,要在今日让自己出丑。

    她也可以反驳半夏根本就不知道今日是老太君回归宴,可是自己若是这样说了,打自己的脸不说若被半夏反咬一口那丢人的只有她自己。

    更何况,半夏的字迹她知道,所以可以确定那手抄经是她写的。

    想到这里,青黛更加气恼,心里肯定半夏一定是提前知道所以这回故意当众打自己的脸。

    两本手抄经书放在一起,高下立见,即使青黛的字不错此刻也比半夏的字秒成渣渣。

    所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丑跟美放在一起,比较十分明显谁丑谁尴尬!

    此刻大厅里都是夸赞半夏的话,然后青黛就被人忽略了个彻底。

    丁霜也蔫蔫的不敢再说话,此刻也觉得十分丢人。

    丁御史看过来有些恨铁不成钢,可是自己坐在男宾这边没办法开口。

    跟着上好的手抄经相比,老太君更想要哪个夜明观音所以此刻心里如同滴血一般勉强收了两本经书。

    之前对青黛的夸赞全无,反而觉得觉得青黛就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根本就利用不起来。

    秦月华依旧一副讨好的模样,送半夏坐会子晴郡主的身边,所以她也坐了过来。

    远远看去,仿佛这是三个十分要好的小姐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