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拿错礼物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5章拿错礼物

    半夏看着一脸坚定的子晴没有再说,有些时候一个人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

    不远处,半夏就看到长公主跟君夫人正在说话。

    这个君夫人并非君寒的母亲,而是君寒的二婶娘。

    君寒父母双亡,他从小被爷爷养大,表面上风光无限可实际上那些叔叔婶婶没少算计他。

    就在这时,秦国公突然站起来道:“多些诸位今日前来我秦府参加给秦某母亲的接风宴,宴席已经准备好还请众位入席。”

    听到这话,半夏心里咯噔一下。

    青黛说的是秦小姐请人前去,并没有说是给老太君的接风宴啊!

    该死,她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等会岂不是要闹笑话。

    就在这时青黛看过来,眼眸中带着讥讽的笑容,那看好戏的架势十分明显。

    半夏眼眸微冷,不再去看青黛那让她讨厌的嘴脸。

    也是自己太过笨了,怎么就没有想到端王竟然也到了,岂会是秦月华所请的?

    “怎么了?”子晴看着半夏面色不太好关心问。

    “青黛跟我说只是秦小姐请我们来府上一聚。”

    听半夏的解释,子晴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顿时就义愤填膺:“她怎么可以这样,真是可恶,他这不是让你当着众人的面丢脸吗?”

    说着,就将自己身上带着的礼物给半夏:“等会你用这个。”

    “那你怎么办?”

    “我没事,母亲都会送的,我就算不送也没有关系。”

    “这怎么行,给老太君接风凡是来客都要送礼相祝不然就让人说不懂礼数。”

    半夏将那礼物盒子又推了回去:“你自己送,我不要。”

    子晴狠狠的朝着青黛方向瞪了一眼:“哼,真是可恶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她竟是如此心机深沉之人。”

    “行了,没事。”半夏给她一个没有关系的微笑。

    他们两个人在这说这话,那边已经开始在吃宴前赠送祝福礼物。

    老太君坐在主位上,都会对着晚辈慈祥笑着,又每人发上的一颗很大的珍珠作为谢福。

    长公主送上自己的礼物,对老太君道:“老太君福满回归,一定能延年益寿如不老长松。”

    老太君笑的眉眼开怀:“那老身我就借长公主吉言了。”

    青黛上前,送上礼物:“老太君这是青黛亲自抄写的经书,给老太君祈福愿老太君永世康泰。”

    “好好,老身我记的你,你是药候家的四女儿,到底是在都京长大,模样可真是好看不愧是都京第一美人,是那些乡野之人无法相比的。”

    这句话明显的含沙射影,看来老太君对半夏的敌意不是一般。

    半夏轻笑一声,既然还没有开始就拿自己当仇人,那自己自然不会给面子。

    端王眉头皱了皱,十分不喜老太君的话刚要开口,那边青黛的声音就响起。

    “妹妹,你赶紧过来给老夫人送上祝福啊!”青黛一副天真的模样,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丁霜赶紧道:“半夏你姐姐可是亲手抄写了佛经,这可是很有诚意的祝福,你该不会只是随便买了一些物品赠送吧!”

    青黛赶紧道:“怎么会,妹妹的才学不浅字体娟秀一定会亲自为老太君准备礼物的。”

    这一唱一和的让半夏骑虎难下,仿佛她拿出来的是买的礼物就不真诚一般。

    青黛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所以等着这一刻故意如此看自己笑话。

    就在这时疾雨将礼物送过来:“小姐,您的礼物落在马车上了。”

    青黛瞬间就不高兴了,这该死的疾雨为什么突然跑出来添乱,真是太气人了。

    半夏清楚,一定是月北翼让他提前准备的。

    不过自己并不打算用,想来盒子里装的物品绝非凡品,毕竟月北翼那里的东西可都是宝贝。

    将一个价值连城的物件送个这老婆子,她还真舍不得。

    她冲着疾雨嫣然一笑,晃得众人眼睛都亮了又亮。

    清冷的声音开口:“呦,我怎么忘了将什么落在车上了?拿来我看看。”

    说着,半夏就将盒子当着众人打开,屋里瞬间又明又亮,晃得人眼睛都眼睁不开了。

    天啦噜,那竟然是夜明观音像。

    那观音不小,如同小水桶一般高,雕工精细若真神一般。

    浑身上下同体发白,泛着白色的光晕,尤其是阳光照过来那光晕更加晃得人更加睁不开眼。

    一颗夜明珠都价值连城,而这通体玉色的夜明观音像那更是无价珍宝啊!

    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就连长公主看到都眼红更别说其他人。

    尤其是对于虔心理佛之人来说,这简直就是生命般的诱惑。

    半夏都惊骇半天,这月北翼还真是富的让天下人嫉妒。

    老太君此刻心里激动非常,恨不得现在就将这宝贝据为己有。

    她立刻将夜明观音像放下,露出一抹浅笑。

    责怪道:“你真是的,这是我为祖母寿辰给祖母准备的,你怎么也拿了下来一定是拿错了去换。”

    老太君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那宝贝都拿出来了竟然不是给自己的。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穷了一辈子的人突然捡到一个大金疙瘩,可金疙瘩刚到手就被抢走一般,让人心里难受舍不得。

    众人一想也对,这么宝贝的东西肯定是送给自己家人的,怎么可能送给老太君。

    只是都拿出来了又拿走就有些不太地道了,这不是让人白高兴耍着人玩么?

    半夏知道众人的心思,赶紧解释:“我们府里的管家是新来的,所以做事还不成熟大家莫要见怪。”

    一句话,就将所有责任都推给疾雨,她可没有拿出这礼物来,你们可怪不到她头上。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将礼物取过来。”

    说话之前,半夏还眼神警告了疾雨一番,仿佛这件事他办不好立马让他离开侯府。

    疾雨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不过好在他聪明激灵。

    一拍脑门立刻道:“是是是,都是小的错小的拿错了,这就去换去。”

    说着疾雨就出去了,众人垂涎那夜明观音的眼神盯着疾雨的背影久久不肯离开。

    秦老太君,简直快要被气死了,心里简直将半夏给骂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