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苗疆蛊虫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6章苗疆蛊虫

    她仔细检查了那碗里的鲜血,果然与她猜想的一样。

    见半夏的面色越来越沉重,北颜倾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怎么样?”

    “不是病,是蛊。”

    “蛊?那是什么?”即使见识渊博的北颜倾也被这句话给弄蒙了,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蛊?

    无字医书上记载,苗疆出蛊,蛊是最毒辣霸道的一种控制性毒,让人防不胜防,中了蛊之人生不如死!

    “蛊是苗疆术之一。”

    “苗疆?”北颜倾仔细想了想,九国之中并没有苗疆这个地方。

    半夏轻笑:“难道九皇叔只以为,天下之中只有九国跟天机楼?”

    北颜倾沉默:“九国之大就算用上一辈子的时间都走不完,他又怎会知道九国之外的地方!”

    半夏低眸,若没有那无字医术,她估计一生也只知道九国跟天机楼。

    可九国医书上记载的国家就上千有余,而且地域广阔大的让人难以想象!

    “他中的是嗜血蛊虫毒,蛊虫在他体内隐藏多年所以他每天都要承受被蛊虫啃噬全身的痛苦,他的血液已经在蛊虫的肆意发展下变异,鬼医老者能让他多活一年也是有极大能耐的!”

    听到这里,北颜倾心里痛恨不已:“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有。”

    北颜倾突然眼前一亮:“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只是那个办法很危险,而且成功率只占百分之三十。”

    “什么?”北颜倾瞬间就笑不出来。

    “驱蛊换血,而且必须血液相匹配,所以必须是至亲才行。”

    至亲,北颜倾眼眸微闪:“他至亲只剩下我一个。”

    “你可知道,换血的人跟接受血液的人有着同样的危险,若是成功皆大欢喜若是不成两条性命。”

    “不,皇叔钰儿不换血,钰儿不让皇叔危险,皇叔你带钰儿回去。”

    北颜倾抿唇不语,好一会才道:“换。”

    “不不,我不同意。”

    坚强的小男孩,面对每日的痛苦折磨,都没有哭过可这一刻他哭了。

    这才是小孩子,该有的真性情:“我不要皇叔陪着我去死,我不要换血。”

    “不许哭,身为一国之君没有资格去哭,你若死的你的千万臣民该怎么办?

    想来温和如玉的北颜倾,此刻第一次冲着钰儿发火。

    钰儿委屈极了:“那个皇上谁想当就当,钰儿只想皇叔平平安安的,钰儿要将皇位让给皇叔钰儿……”

    “闭嘴,你若再有这样的想法,我保证让你永远都再也见不到本王。”

    这句话的威慑效果果然有用,钰儿瞬间就哭了,虽然还在抽泣着,可不敢再说话!

    “半夏小姐,请帮助我们。”

    半夏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需要将你们的血液进行匹配,才能决定能不能换。”

    说完这句话,半夏拿着笔前去写了张方子。

    然后递给北颜倾道:“这是驱除蛊虫的方子,一日三次,两日蛊虫就会被清空那时候血液匹配结果出来就有结论。”

    北颜倾点点头:“嗯,本王相信你。”

    半夏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带着凤瑾离开。

    凤瑾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感觉他的心思有着沉重。

    “怎么了?”离开好一会,半夏问了一声。

    “姐姐,那个弟弟真的会死么?”

    半夏没有回答,但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也不想骗凤瑾,所以这个问题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

    “姐姐。”

    “凤瑾,你不想让他死对吗?”

    凤瑾点点头:“感觉弟弟好可怜他才那么小,怎么能去死呢?”

    “可是,人生总有悲欢离合,每个人最终都会死去,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那姐姐,将来也会死吗?就像我母亲一样,闭上眼睛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凤瑾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中透着浓浓的伤感,很明显,他到现在都不愿面对。

    “会,姐姐是人不是神,生老病死在所难免。”

    凤瑾停下脚步不走了,仿佛在想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我不要你死,也不许你死!”片刻后,凤瑾抬眸认真的看向半夏。

    “姐姐,我曾经想过让母亲去死,因为她死了就不会再打我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凤瑾的眼眸中一片黯然,让半夏跟着揪心。

    他再看向半夏,却露出不舍:“可是我从来不敢想象姐姐也会死掉,若是再也见不到姐姐,凤瑾也不想活了。”

    半夏的心顿然一痛,竟看不得这样单纯的人伤害难受。

    “不会,姐姐会长命百岁不会死。”半夏说话之时,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凤瑾看着那微笑,就不再纠结跟着半夏一起离开。

    走着走着,半夏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平时路过这条巷子,虽然寂静可多少都会传来一些声音。

    只是今日再路过,竟然如此的安静,而且,静的有些可怕。

    “姐姐,你怎么不走了?”凤瑾皱眉。

    半夏看向凤瑾,低声道:“有埋伏。”

    凤瑾不太明白,也听不懂半夏说的话埋伏究竟是个什么鬼?

    半夏突然抓住凤瑾的手,慢慢的往前移动,竖起耳朵警惕的听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她可以确定,这次前来刺杀的绝非冲着他来,毕竟无论是金府跟秦家都没有那个胆子光天化日之下来刺杀自己。

    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冲着凤瑾而来,应该是凤夫人的人。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子突然出现快如闪电。

    手中长长剑晃了一下半瞎了眼睛,精准无误的冲着凤瑾的脖颈刺去。

    速度之快根本就让人无处躲闪,半夏下意识转身搂住凤瑾。

    两人的身高差,有可能下一秒那长剑就会次入半夏的后脑。

    “砰砰砰……”几声响,血贱了凤瑾一脸。

    他都吓傻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半夏,姐姐竟然差点为了他死掉!

    第一次,有人肯为他挡剑,愿意为他去死,他的手紧紧攥着久久都无法平静。

    心慌乱的跳动,那种感觉十分不好十分难受。

    臆想而来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下意识半夏回头。

    就看到一个男人手中拿着剑倒在血泊之中,接着就对上一张冰冷无比的熟悉的:俊颜!

    “放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声音中的怒火十分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