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封爵赐府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5章封爵赐府

    大使馆内,北厢房。

    天宸彝看完手中的千里传书,顿时气的将手中的纸撕的稀碎。

    怒道:“该死,他大月国欺人太甚。”

    呼烈面色沉重:“只是几天功夫就攻下我们几座城,一定是……”

    “是什么?”天宸彝开始急了。

    “我们天狼国边境驻扎有大月国太子的兵队。”

    “不可能。”天宸彝根本就不相信:“驻扎兵队这可不是小事情,怎么可能不露丝毫蛛丝马迹查都查不到。”

    “除了这样,那就只有天兵神将有这神速的力量一夜之内到达天狼国。”

    天宸彝不说话了,他恨的咬牙切齿。

    此刻不得不相信大月国有兵队驻扎在天狼国边境,不然不可能不露丝毫风声突然到达攻下两城。

    “查,回去后就撤查本皇子就不信查不到他驻扎的兵队。”

    呼烈不再说话,如果能够查到他们也不至于现在如此被动。

    呼焱回来,看着屋子里这不不太好的气氛,将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

    天宸彝调整好心态,看向呼焱:“打听到了什么?”

    “北域国九皇叔已经跟大月国皇辞行。”

    “这么快?”天宸彝不明白这北域国九皇叔为何要匆匆回去。

    “呼焱大人,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办?”天宸彝一双颖眸看向呼焱眼眸之中全是阴冷的算计。

    “尽快动手,只要那那小皇帝死在大月国之内那么就会造成大月国跟北域国的冲突,只要两国开战打起来我们就有机会。”

    “好,你现在就去准备这件事,不能在皇城动手,等他们出了皇城再杀!”

    “属下遵命。”

    “……”

    端王亲自将北域国使臣送出皇城外,十分客气的客套几句。

    九皇叔,温润如玉,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淡雅如书,气质如兰。

    “端王不必再送,保重。”

    “九皇叔,一路多加小心,有机会本王前去北域国坐客。”

    “欢迎。”

    等北域国的车队离远,端王这才回宫复命。

    九皇叔跟自己的亲信说了几句话,那亲信即可将包裹递给九皇叔。

    马车里九皇叔跟钰儿快速的换了大月国百姓的服饰。

    接着他抱着钰儿离开,接着就有人伪装成他们两人的样子进入马车内。

    “皇叔,我们去哪里?”

    “别说话,等会就到了。”北颜倾抱着钰儿快速湮没在人群之中。

    这天一大早,圣旨就达到药侯府。

    元至公公脸上笑意浓烈,宣纸。

    “封,药侯府次子凉姜为长乐伯爵,赐婚漠北国依琳公主赐伯爵度一座,年后完婚。”

    苍术嘴角微微抽搐低声道:“这圣旨如此简单,连个赏赐都没有。”

    半夏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真是没心没肺的。

    “你也知道哥哥这伯爵之位是怎么得来的,皇上正在气头上还要赏赐?还想要美词?”

    苍术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想想皇上这次封爵封得也挺憋屈的!

    金氏的手指都快掐进肉里了,妹妹死了,而那个贱人的儿子升官加爵,真是可恶!

    药侯将圣旨收下,跟元至公公寒暄几句。

    元至公公就赶紧告辞离开,回宫复命去了。

    “给你。”药侯爷没好气的将圣旨丢给凉姜,面色不太好看。

    凉姜的面色灰败,他也是受害者可他又能怎么办?

    半夏看向凉姜道:“哥哥,我知道这个婚事不太满意,可你毕竟跟依琳公主……”

    “我知道。”凉姜回答。

    “哥哥,我是想说依琳公主是为我挡了那杯酒。”

    凉姜这才反应过来,点头道:“我知道了。”

    半夏叹口气,两个不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可木已成舟,一切都无法再改变,他不奢求哥哥能改变对种族歧视的看法,只希望哥哥能念在自己的情份上善待依琳公主。

    “……”

    半城湖边上的无名宅子里,半夏带着凤公子前来。

    凤瑾问道:“姐姐,你带我来干什么?”

    “一个故人在这里等我,等会你不要乱说话!”

    “好,姐姐,天机哥哥说让我去历练。”凤瑾十分天真。

    “你想去么?”

    “不想去。”

    “那就不去。”

    “你终于来了。”北颜倾听到声音就走了出来。

    半夏关好门,看向北颜倾:“为何要约我?”

    她知道,今日北域国使臣离开皇城,可不明白北颜倾如此故弄玄虚为了什么?

    “请你帮忙?”

    半夏皱眉:“帮忙?”

    “皇叔我疼。”

    一个童声突然响起,半夏皱眉往声音方向看去。

    “他是……”

    北颜倾冲着半夏点点头,明显就是告诉半夏她猜对了。

    半夏秀眉轻蹙,绝色的小脸上透着些许沉重。

    “你这样做很危险。”这是半夏的第一反应。

    北颜倾叹口气,无奈道:“鬼医老人给看过,说他只剩下一年的寿命!”

    半夏坐下看向北颜倾:“你觉得我能够治好他?”

    “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凤瑾走过去看着那个可怜兮兮的男童,见他痛苦的模样跟自己小时候差不多不开心。

    他眼睛澄澈回头看向半夏:“姐姐,救救他好不好!”

    北颜倾看向凤瑾,皱眉虽然凤瑾的眼眸澄澈,可深处有着别人看不出来的戾气。

    半夏心里凤瑾是单纯无害的,所以每次看向凤瑾的眼眸都透着说不出的柔和。

    “好,你说了姐姐就救。”

    凤瑾立刻笑的像个孩子一般开心,蹲下来跟钰儿说:“我姐姐可厉害了,她一定能救你。”

    钰儿虚弱的眨眨眼:“叔叔,谢谢你。”

    听到这声叔叔,凤瑾立马黑脸:“不许叫叔叔你把我叫老了。”

    钰儿:“……”

    半夏走过去,拍拍凤瑾的后背:“那边有果脯你去拿。”

    凤瑾立马点点头,然后就冲着一边走去拿果脯吃去了。

    半夏这才看向钰儿,见他面色成白没有丝毫血色。

    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伸手去摸他脉搏,接着检查他的身体。

    最后道:“应该很严重。”

    北颜倾听到这话,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还有救么?”

    “你拿个碗,将他手指划破滴些血出来。”

    北颜倾听完,立刻熟门熟路的去厨房拿来碗。

    然后用匕首划破钰儿的手指,将血滴在白色的碗里。

    钰儿仿佛天生都很懂事一般,即使手指被划破都没有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