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不是圣母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3章不是圣母

    她们都是被金贵妃指使,给半夏小姐还有凉姜公子换了酒。

    等他们喝了酒后,在第一时间将酒壶换掉,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他们换掉酒的时候十分顺利,没有任何人察觉。

    可当他们再次调换酒壶之时,就被太子殿下的人给抓住了。

    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金贵妃虽然坏可太子殿下明明知道,不但不阻止还放任行事,这更加不地道啊!

    皇上算是明白了,金贵妃一定是哪里我对自己的宝贝儿子了。

    既然如此,即使自己再心疼她,得罪自己儿子的人也不能姑息。

    此刻正是落井下石之时,半夏虽然生月北翼的气,可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一次绝佳的机会。

    她立刻又露出一副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看向金贵妃抽泣道:“金贵妃娘娘,半夏本不会喝酒,可您却让小皇子给半夏斟酒,明知道酒里有问题还让小皇子当帮凶,您就算不喜臣女也不能如此带坏小皇子啊!”

    听到这话,皇上整个人都气到了。

    想起来大殿之上,金贵妃让小皇子给半夏斟酒的一幕。

    这明明就是人家不会喝酒,用自己的儿子做幌子逼迫人家去喝。

    金贵妃简直快气吐血了,可现在即使有气也只能憋着,唯独在皇上面前伏低做小,请求宽容。

    “皇上,臣妾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皇上饶了臣妾这一次吧!小皇子还小,他可不能没有娘啊!”

    药侯爷冷哼一声目眦欲裂:“金贵妃娘娘您的内心真是险恶,陷害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他们兄妹,这可是(乱)轮啊,你还让小皇子参与其中简直害人不浅,不配为人母。”

    半夏心里笑出声,父亲还真是神助攻。

    赶紧配合道:“皇上,若不是依琳公主给陈女挡了那杯酒,恐怕臣女就……”

    话没说完,半夏的眼泪就不要钱似的流了出来。

    月北翼知道他的小女人并非真的哭,可看到她的眼泪,还是莫名的心跟着抽痛。

    皇后立马顺着半夏药侯的话道:“皇上,金贵妃如此怕是要教歪了小皇子,实在不配为人母,不如那小皇子长在臣妾哪里,臣妾一定悉心教导。”

    皇上点头深有同感:“就依皇后所言,皇后将太子教导的如此好小皇子也一定不例外。”

    金贵妃整个人傻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半夏微微挑眉,不得不说这个皇后娘娘还真是心机不浅。

    她贵为一国之后掌管后宫,要说这件事她没有参与不知道鬼都不相信!

    可现在轻而易举的将小皇子要了过来,这样就可以震慑拿捏住金氏令其念及小皇子的性命不敢乱说一句。

    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金贵妃算是明白了。

    此刻她不得不认命:“皇上,臣妾做下了天大的错事,该死,该罚,可小皇子还小什么都不懂还请皇上皇后娘娘善待。”

    皇上此刻看到金贵妃哭哭啼啼,在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

    人证物证俱在,这件事铁板钉钉她跑都跑不掉。

    因此如此恶毒,不过这件事,他不能自己做主。

    于是看向漠北小王爷道:“漠北小王,你看这件事怎么处置?”

    “死。”

    漠北小王爷一张无害的脸上,冰冷一片,吓人非常。

    皇上叹口气最后只能吐出一句话:“赐毒酒一杯。”

    半夏的心突然敞亮,前世金贵妃盛宠不衰自己整日里小姨小的姨的叫着对她特别亲切。

    前世的月北翼对丁贵妃不远不近,但无论她做了什么从来都不会去管。

    今生,金贵妃竟然这么早就被了结了性命,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月北翼看向半夏的眸子冰冷瞬间消失变成一片温柔,也许以后她的小女人会明白,他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都根据她的态度而变。

    金贵妃眼泪流出,她看向半夏再没有之前的仇恨。

    而是道:“皇上,臣妾临时之前,想要跟半夏丫头说两句私话可好。”

    皇上闭上眼睛,点点头:“去吧!”

    半夏此刻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如何,她开心么不一点也不开心。

    复仇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她不想去害任何人的性命,可她们却要来害自己。

    所以,即使复仇让她与前世一样痛苦挣扎又如何,即使痛那就一起痛。

    房间里,金贵妃苦笑两声:“你开心么?”

    半夏面无表情:“一切是你咎由自取与我何干?”

    “对,与你何干,都是那该死的权利让我泥足深陷不能自已。”

    半夏静静的看着她并没有说话,此刻她竟然觉得金贵妃是如此的可怜。

    “哈哈哈……”金贵妃笑着,笑着就哭了:“皇宫,就像一座华丽巨大的金丝牢笼,没有爱情,没有亲情,甚至没有人情。”

    “可是,为了家族繁盛不得已必须在这金丝牢笼内痛苦的挣扎,我恨可我也无奈,我能做的就是巩固自己的地位,将来成为那人上人才能博得心底那梦一般的自由。”

    “半夏,你知道么进宫前我也有爱的人,可为了家族我放弃了他,为了权利我背叛了他,可最后我的下场却如此凄惨。”

    半夏皱眉:“可,那都是你的选择不是么?”

    “是啊!”金贵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是我为了家族的选择,为了那所谓卑微的亲情我牺牲了一切,可最后他们又给了我什么,如果能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宁愿粗茶淡饭度过一生。”

    半夏心里难受,看着金贵妃然莫名的生出几分怜惜之情!

    “为什么要害我?我什么都妨碍不了你们可为什么,从小到大都不放过我?”

    半夏实在想不明白,她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女子。

    几位哥哥能妨碍玄参承袭爵位,可自己不能啊!

    她们为什么要对付自己这个什么都妨碍不了她们的人?

    金氏猛然认真的看着半夏的眸子:“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话,若想知道真相就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半夏皱眉:“是漠北小王爷坚决要杀你,我无法帮你求情。”

    若是让自己搭上自己的一生,嫁给漠北小王爷来饶了金贵妃一命,她不是圣母所以绝对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