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禁药良宵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2章禁药良宵

    漠北小王爷心中那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这件事就被你们如此轻易决断,是不将我漠北国看在眼里?”

    皇上为难,沉声道:“我们大月国会出丰厚的聘礼。”

    “哼!说的好像我漠北国却你们大月国这点聘礼似的。”

    “天云洲,天池州,两座城。”

    月北翼向来不爱说话,可每每次开口都语不惊人死不休。

    皇上都诧异看向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向精明透顶的儿子,怎么突然傻了?

    漠北小王爷冷笑,脸上带着讥讽:“天云州,天池州与我漠北国相临不假,可那两座城是天狼国的,太子殿下你这是在痴人说梦么?”

    月北翼脸上依旧一片冰冷:“骤风。”

    骤风,瞬间出现手中还拿这割让出天云州,天池州两座城的地契,上面有天狼国皇上亲自加盖的印章。

    漠北小王爷一个人如同雷劈一般站在那里,简直就不可置信,不可思议!

    他接过那割让书,再看月北翼如同见了一般。

    皇上心下松了一口气,同时再次惊奇这个宝贝儿子的能力。

    “你怎么做到的?”漠北小王爷不信那天狼国皇会亲自割让那两块富足的府州。

    “攻打下来的。”月北翼轻描淡写的五个字,仿佛攻下一座城,就如同动动小拇指一般。

    “什么时候的事?”月北翼不说话。

    漠北小王爷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他们漠北国在三日之内丢掉的那两座城。

    他回到漠北国,父皇就告诉他大月国太子的军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攻击漠北国。

    三日之内丢两城,不得已写下降书,将两城拱手相让。

    他这次来第一和亲,第二目的就是探查漠北国真正的兵力。

    可他查到了所有人的兵力,唯独大月国太子的兵力自己根本就查不到。

    “宫宴前夕,三日之内。”月北翼就提醒这么一句。

    漠北小王爷瞬间就明白了,也是三日,紧紧三日的功夫。

    也就是说,各国的边境都有大月国太子的实力兵队,只是根本就没人能够察觉,你根本就找不到。

    皇后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向是最有能力的,只是没有想到他的能力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逆天。

    他越是如此厉害,那就越不能让他知道真相,绝对不能。

    心下骇然,也明白别说是漠北国,就算天狼国也绝对不是大月国的对手。

    具体的是,他们加起来都不是太子月北翼的对手。

    半夏皱眉,月北翼心机深沉,即使自己重活一世,都无法与之相比。

    不说别的,单单三日前就攻打了天狼国,第一给天狼国威慑让其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就是今日,他应该早就知道会有这件事发生,所以提前都做好了准备。

    天狼国太子还什么都不知道,还在那里傻乎乎的想着怎么对付大月国,与其开战真是白痴。

    漠北小王爷,将那两座城的割让书收下,明显就是同意了。

    只是他的面色依旧不好看:“彻查,我妹妹怎么会被人算计必须给本小王爷一个交代。”

    皇上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刻道:“那时自然,这件事朕一定给查出个水落石出。”

    “来人去……”

    “把人带上来。”

    没等皇上将话说出来,月北翼就让人将幕后黑手给带了出来。

    半夏嘴角一抽,这月北翼是要搞事情!

    他这举动,不就是告诉众人他根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就是不提前说,非要出事后再将凶手交出来,气死你们。

    皇上嘴角狠狠一抽,他这个儿子怎么嚣张的让他如此喜欢。

    漠北小王爷脸色都黑了,愤恨的瞪着月北翼。

    月北翼依旧面如冰山雷打不动,那感觉,仿佛在说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表情。

    凉姜弱弱的看了月北翼一眼,心里暗骂,妖孽以后可得让妹妹离他远点,不然被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金贵妃跟小皇子还有金贵妃身边的丫鬟,被月北翼的人给带了上来。

    金贵妃整个都慌了神,手足无措的看向皇上求救道:“皇上,救救臣妾,救救臣妾,臣妾是冤枉的啊!”

    皇后心里暗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那个婢女被月北翼的人给吓得浑身颤抖,想想,他看到的那一幕,跟她要好的婢女死相那叫一个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皇上,奴婢知错,还请皇上赐给奴婢一杯毒酒,奴婢愿意以死谢罪。”

    半夏无语,这是被吓成了什么样,宁愿喝毒酒死也不愿意落在月北翼的手里。

    皇上看着悲惨戚戚的爱妃,心里实在是有几分心疼。

    他回眸看向月北翼:“皇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月北翼没有回答,而是冷眼看了一眼金贵妃,吓的金贵妃浑身一抖。

    小皇子,在金贵妃的怀里不明所以,可是他向来都害怕太子哥哥,所以现在太子哥哥冷眼扫过来是不明所以也吓得快要晕过去。

    那宫女立刻道:“皇上,那瓶带着媚药的酒是金贵妃娘娘让奴婢给半夏小姐斟的,奴婢只是小小的宫女无权无势只能听命行事啊!”

    金贵妃吓得浑身一抖,赶紧辩驳道:“皇上,臣妾是冤枉的,那酒没有任何问题。”

    月北翼的侍卫道:“皇上,太子殿下这是半夏小姐桌面上的酒壶。”

    “传太医。”

    郭太医第一时间赶到,检查过那酒壶之后面色瞬间暗沉!

    “启禀皇上,这酒壶里装的是皇宫禁药媚良宵。”

    皇上的脸色瞬间沉下,在宫里多年当然知道这禁药媚良宵的霸道。

    中者半个时辰后药效发作,若不及时行欢,那么就会身体爆裂而亡。

    金氏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看了一眼外面一眼。

    但明明让传菜的宫女太监第一时间将那酒壶给换掉,怎么会。

    月北翼看了一眼骤风,骤风立刻拍了一下手。

    瞬间又来了几个侍卫,将传菜的几个宫女太监给带了上来。

    金贵妃看到这里,立刻知道一切都完了,完了。

    那传菜的宫女太监,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因为畏惧太子殿下所以一句假话都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