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是太子的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0章是太子的

    金贵妃皱眉:“姐姐,你这是何意?”

    蓉贵妃淡漠一笑,装的一副十分亲昵的模样,上前挽住金贵妃的胳膊。

    “妹妹,我们姐妹多年还从未一起畅饮过,今日刚好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姐妹畅饮一杯。”

    金贵妃面色越来越难看,想要拒绝,可这么多人看着她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驳了她的面子。

    最后只能咬咬牙,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丫鬟,很明显就是让她看着点。

    然后才任由蓉贵妃拉着,前去喝酒。

    宫宴开始到现在,也差不多快结束了。

    依琳公主看着半夏笑着:“恩人姐姐,我可以去你那里住吗?”

    如果单单只是依林公主的话,半夏是没意见的,可偏偏他还有一个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哥哥所以还是算了。

    “这不太方便吧!”

    “为什么不方便?”依琳公主眨眨眼不太明白。

    额……

    怎么感觉这个公主单纯的不像话,这么明显的拒绝都没有听出来,遇到这样的人搬家也是很无奈。

    “依琳公主,我家里男丁多女人少所以你住在那里不太方便。”

    依林公主眨眨眼,还是不太明白半夏的话:“这有什么关系吗?”

    半夏扶额,这公主是傻白甜吗,怎么可以傻的如此可爱?

    “男女授受不亲,所以依林公主住在我府上有点不太合适。”

    看下这样婉转的拒绝,依林公主应该能听得懂吧!

    只是她似乎高估了依琳公主的理解能力,只见他依旧很天真的反问道:“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是跟恩人姐姐住在一起,并不是跟安然姐姐的父亲还有哥哥住在一起,为什么会不方便呢?”

    看着依林公主那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清澈的如同半城湖的河水一般。

    半夏即使再硬的心肠,在这一瞬间都(硬)不起来了!

    “到时候再说吧!”没有办法,半夏只能敷衍了事。

    感觉这大殿之上,非常的沉闷。

    半夏生怕依琳公主再说什么,于是赶紧道:“我出去透一下气。”

    说完这句话,半夏就起身离开这大殿之来到外面。

    此时此刻天已经大黑,冷风呼啸,迎面传来一阵冷意。

    片刻,身上突然多了一件温暖的狐皮大氅。

    转眸,就对上月北翼那一张俊美无涛的脸。

    “你怎么也出来了?”半夏有些差异。

    “不许嫁给别人。”命令的口吻说道。

    半夏:“……”

    “我这辈子都没打算嫁人,太子殿下你多虑了。”

    “不,你是我的。”

    听到这句肯定而且无耻的话,半夏哭笑不得!

    这个男人伤了她最深,她爱他入魔,他却伤她入骨,现在竟然还有脸说自己是他的。

    “太子殿下,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还请太子殿下以后与我保持距离。”

    每次听到半夏这样的话,月北翼心里就难受至极。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点做的不好让这个小女人这样疏离自己!

    忍着心里的难受,开口道:“本殿想知道为什么?”

    半夏轻蹙眉头,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为什么要疏远我,爱我入魔我却伤你入骨什么意思?”

    半夏身子微顿,惊讶的看着月北翼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心里想法?

    月北翼看着半夏吃惊的表情,没忍住低笑道:“那天小醉猫的酒后真言。”

    半夏:“……”

    本来就不会喝酒,都怪天机大哥权酒要不是自己喝多了又怎会出现那么低级的错误。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别过头当做没听见。

    月北翼蹙眉:“夏夏,回答本殿的问题。”

    “不知道。”半夏直接三个字回复。

    暗处,天宸彝看着这一幕嘴角勾起邪肆的笑容,看来这侯府五小姐与太子的关系不清不楚。

    “什么不知道,告诉我为什么?”月北翼有些等不及了,他现在就想弄清楚他的小女人究竟是怎么了?

    半夏不想搭理他,直接将狐皮大氅脱下来丢还给他。

    然后转身就要离开,可月北翼怎么可能允许她走开。

    直接抓住她的手,眼神深情中带着祈求。

    “告诉我好么?”

    半夏闭上眼眸,常常的睫毛如同好看的羽翼一般盖住眼帘,仿佛遮住那噬心的痛苦。

    让她说什么,说前世被这个男人侮辱,被这个男人欺骗,被这个男人伤得体无完肤,最后死的那一刻才明白真像。

    可她不傻,这种重生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自己都不会相信。

    所有情绪收起,再睁开眼眸之时一片清冷。

    “说什么?”

    “你,爱我,可为什么说本殿伤了你,就因为你在乡下之时本殿没有好好保护你吗?”

    见半夏讥讽的冷笑不说话,月北翼慌了:“夏夏,那个时候,那段时间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你相信我好么?”

    半夏甩开月北翼的手:“你经历过比下地狱还要凄惨的事么?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任何权利跟资格在这里跟我说什么!”

    “夏夏。”

    “月北翼,太子殿下我只希望你能离我远点,即使现在我们适合作的关系,我也不允许你靠近。”

    片刻的寂静,冷压拂面而来仿佛有种毁天灭地的怨气跟不干。

    倏然,火热的红唇冲着她袭击而来,就这样占着她的口腔只属于他的甜美。

    这里是宫中,半夏没有想到月北翼竟然会……

    天宸彝看到这一幕,立刻转身回到大殿之上,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父皇,儿臣什么都不要,只要那一只九尾紫狐。”端王坐在大月国皇的身边,祈求道。

    大月国皇只觉得头疼:“你无论要什么都可以,就是那九尾紫狐不成。”

    “父皇,您可是一言九鼎怎么到了儿子这里就变卦了?”端王露出对自己父亲不满的神情!

    皇上叹口气:“你的几个妹妹都跟朕要,朕都没给,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么?”

    端王听到这话,明白了一些:“那九尾紫狐是太子皇兄的?”

    皇上点点头:“是你太子皇兄的,你真的想要跟他要去。”

    就在这是,天宸彝走进来道:“外面有人似乎在做一些不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