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大哥来信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2章大哥来信

    凉姜突然说出来的话,让青黛差点吐血。

    该死他本来还想以这姐妹为由,让半夏将这些好东西分他一些。

    可这该死的凉姜,竟然说什么已经分家成为两家人,让她硬生生将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

    看着她有话憋着说不出的样子,凉姜得意,别以为他傻,看不出这青黛的目的。

    “哥,你怎么受伤了?”半夏看到良姜脸上那青红一块的淤痕深深皱眉。

    凉姜下意识的去摸了摸自己帅气,却增添了一些伤痕的脸。

    满在意的回答道:“无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哥哥我一个人单挑七八个小流氓他们伤的更重。”

    “怎么回事?”半夏一边跟着凉姜往家里走一边问。

    “回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小流氓调戏一个姑娘,你哥哥我看不下去就仗义出手相救。”

    看着哥哥傻笑的模样,半夏真是无语至极!

    不过想着有无二跟着应该没事,为什么哥哥还会受伤,无二呢?

    “以后不许如此。”

    凉姜不解:“你哥哥我今天做了好人好事,你不是应该夸夸我吗?”

    半夏直接给他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白眼:“如果触及生命危险的帮助下,我自然觉得可以如此坐,但是触及生命危险你为了救人而死,被救的人顶多给一些钱财感谢大恩罢了。”

    “所以呢?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父亲也经常教育我们……”

    “行了,不要般出父亲的话来压我,你一个人对付七八个流氓,万一他们手里有刀子对你动刀子呢?你确定你是在救人而不是在杀人?

    也许你会救了别人,可你杀了自己,杀了爱你的人,你就没有想过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多么的伤心,兄弟妹妹多么难过,以后母亲……”

    说到这里,半夏瞬间闭嘴,差点就说了什么,青黛可还在后面跟着呢。

    “母亲怎么了?”见妹妹只说了一半就闭嘴,凉姜插嘴问了一句。

    半夏冷哼一声:“母亲泉下有知,也不安生。”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是哥哥错了以后这种见义勇为的事哥哥一律不做,就交给别人。”

    半夏叹口气,并非她自私,人又有几个是不自私的,她只是想让家人平安不愿意再尝受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

    青黛跟在身后,心里想着半夏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可听她后来说的话心里算是放心了。

    “回头我让芍药将药膏给你送过去,涂抹两天就好了。”

    半夏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哥哥,你大白天的怎么突然回来了?”

    凉姜瞬间扬起手中的信封道:“大哥来信了,少堂大哥刚好在北城那边办差就将信直接给了我。”

    半夏一听哥哥来信,心里可是开心立刻问道:“有没有说今年回来过年么?”

    凉姜摇摇头道:“我还没有拆开信封看里面的信,不过想来大哥也不会回来,毕竟刚刚上任才几月而已头年估计在那边过。”

    “走,我们去祖母那里,祖母一定心里高兴想要知道哥哥现在过得如何。”

    兄妹俩开开心心的直接往祖母的院子而去,青黛心里惦记着半夏的东西,抬步也跟了过去。

    老侯夫人,这段时间被药膳喂养的十分精神,红光满面的,加上连日来心情不错整个人都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她看着信里报平安的字迹,心里可是高兴,还道:“你哥哥说了,他上任几天就处理了几桩大案子,皇上还特意命人前去嘉奖了一番。”

    凉姜笑的没心没肺:“我就知道老大是个能耐的。”

    老侯夫人叹口气,看着凉姜道:“现在就你跟你弟弟让祖母操心。”

    凉姜有点不好意思:“祖母孙儿已经改邪归正了,以后不会再犯错误。”

    “哼!那样最好。”

    说到这里老侯夫人看向半夏道:“今年过年,老家会来人你可开心?”

    半夏一听,顿时眼眸一亮:“祖母,真的么?是不是堂叔母跟大堂叔会来?”

    祖母点头道:“你大堂叔跟二堂叔都会来,自然叔母孩子也会跟着。”

    半夏心里思念大堂叔,跟大叔母,大堂叔母从小对自己宠爱极致给了自己娘亲的关怀。

    人活一世,还没来得及在她跟前进孝就被金氏给带了回来。

    青黛轻哼一声:“有什么好高兴的,一群乡下人穷亲戚罢了!”

    听到这句话,老侯夫人的脸色瞬间黑沉看向青黛厉声呵斥:“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你的堂叔父堂叔母,看不起他们就是看不起跟他们同根生的你父亲。”

    青黛瞬间脸色一白,该死她嘀咕得如此小声,这偏心的老太婆怎么就听到了。

    “祖母,孙女失言还祖母勿怪。”青黛说着,就赶紧过去拽着老侯夫人的衣袖撒娇。

    以前因为金家金氏老候夫人不得不与其周旋,装模作样。

    现在金家并非那高大的国公府,金氏也跟儿子和离。

    虽然不管自己再怎么痛恨金家跟金氏,可这青黛跟玄参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孙子,她多少也是疼惜的。

    可后来知道,今世多次加害自己的孙子与孙女,这青黛显然是知道的。

    她不但不顾兄妹之情去劝阻自己母亲,反而暗中帮助加害自己的兄长跟妹妹,让老侯夫人彻底寒了心。

    她不耐烦的推开青黛的手道:“皇后娘娘命你抄的女德算是白抄了,回去吧以后祖母这里不需要你来请安。”

    青黛听到这话,心里瞬间凉了半截。

    以前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要在祖母跟前撒娇一下祖母都会原谅自己。

    可是自从看下这个小贱人回来以后,祖母对自己就越来越远,甚至造成祖母讨厌自己的地步。

    虽然她巴不得老东西去死,可是面子上的功夫自然得做。

    挤出两滴眼泪:“祖母,青黛知道错了,若是祖母不解气您就打孙女两下出气,祖母若不让孙女来请安外面的人知道该说孙女不孝了呜呜呜……”

    老侯夫人本来大好的心情,被这青黛给弄的十分不爽。

    “行了,你先退下吧,每天早起请安其他时间不必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