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掌家之难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5章掌家之难

    二楼包厢内,金氏早早前来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推开门,第一眼就看到金氏坐在窗边,正喝着茶。

    一月不见,她倒是清瘦了不少,不像以前在后埔的时候那么红光满面珠圆玉润的。

    即使她涂着厚厚的脂粉,也难以遮挡面上的憔悴。

    看到半夏走进来,金氏的脸上立刻堆起和蔼的笑容。

    “女儿,你总算来了,母亲可是想你。”

    半夏冷笑:“这里又没旁人,你何必装模作样?你想我,是想我快点死吧!”

    半夏说话,一点情面都不讲,对上金氏那张可恶的脸半夏丝毫也不想根跟她浪费时间。

    金氏听到半夏的话,面色僵硬硬是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女儿,母亲以前……”

    “金夫人,请别乱叫,你与我父亲已经和离现在于你我而言,你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

    听到这话,金氏眼眸之中有抹一闪而过戾气。

    “半夏,你当真要这么绝情?”

    “金夫人,想必你又弄错了真正绝情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既然你约我来就一定有事,收起你的伪装我们谈正事。”

    半夏说玩直接坐在一边,手中拿起桌面的杯子把玩着,等待着金氏的回应。

    金氏冷笑两声,然后坐在半夏的对面,不再刻意伪装。

    “既然如此,那就先说说你的条件,究竟要如何才让我回去。”

    半夏冷笑:“这事你应该跟我父亲说,跟我说有用吗?”

    提到药侯,金氏就浑身不舒服,眼眸中的恨意更是无法掩饰。

    “你父亲,若是肯见我,我又何必来找你。”

    半夏似笑非笑:“想回侯府,可你以什么身份?下人?老妈子?”

    金氏脸色瞬间黑沉:“你说什么?”

    “我在陈述一个事实,你现在并非侯府的夫人,有什么资格进入侯府?”

    金氏被半夏如此羞辱,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算了。

    可是为了儿子的未来她不得不忍,即使金家东山再起,那爵位也不可能是自己儿子的,只有侯府的爵位才是实打实的。

    忍着心中的怒气:“我可以以青黛跟玄参母亲的身份进入侯府。”

    半夏嘴角轻轻勾起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弧度:“那你直接将你的孩子带走不就成了。”

    金氏被半夏气的实在忍不住,拍桌而起:“半夏,你别太过分。”

    半夏抬眸看她:“我过份?那你说说我跟兄长被你迫害你算什么?我母亲当年身体如何孱弱你比谁都清楚。”

    金氏听到这话,心里一慌看向半夏:“你都知道了什么?”

    半夏冷哼一声:“我若知道,就不是在这里跟你说话了。”

    金氏这才放心:“没有证据,一切就都是你的猜测,你只要答应让我回去我可以还回你的嫁妆。”

    对于金氏来说,侯府的一切都是她的,所以即使现在还了将来也是她的。

    哼,只要她能够回去一切就都有机会。

    半夏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拐弯抹角浪费这么多时间,她早点说不就完了。

    “行,嫁妆归还日就是你回来时,只是用什么借口注入侯府你自己想办法。”

    金氏就知道,对于半夏来说她娘留下的东西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也确信她会因为嫁妆妥协,于是心里送了一口气的同时,还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

    “这几日我会尽快安排。”

    半夏只是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讥讽之色然后离开。

    她正愁着金氏住在金家,自己想要再对付她有些无从下手。

    现在既然她上赶着回来让自己挫磨,那她就等着她归来。

    “……”

    连着下了几天的大雪,就连北城的工程都迫不得已停工。

    地面上存着厚厚的积雪,脚踩上去都吱呀吱呀的作响。

    账房中,半夏正在看着家里的一切花销用度。

    疾雨道:“小姐,侯府往年冬季都会置办上好的佳酿,一用来待客二用来送礼,今年金氏所以侯府没有置办,青黛小姐那边也闹了两次。”

    半夏将账本放下,米面粮油肉这些东西好买,可是好酒尤其是上好的佳酿都要提前预定,不然根本就买不到。

    年底邀请客人,若是没有好的佳酿定让人笑话了去。

    “今年金氏其实在入秋时就提前预定了的,只是闹出那种事后,金氏回到金家就命人将那批凤凰佳酿拉回了金家。”

    听着疾雨叙述完,半夏嘴角冷冷勾起,这金氏想用这佳酿来威胁自己求她被迫自己就范。

    她看向疾雨:“难道就没有别的地方弄到佳酿了?”

    疾雨摇头回答道:“只有都城第一酒商,才有这凤凰佳酿。”

    半夏知道,这凤凰酒,是当年先太皇后亲自赐名,而且特别受权贵喜爱。

    权贵之家,若是谁家待客拿不出凤凰佳酿,那定会被笑话。

    可凤凰佳酿制作过程及其复杂,越是陈年越稀有珍贵。

    所以都京权贵之家,每一家也只能定那么区区几坛。

    这就是物以稀为珍的价值,即使只是新出的凤凰佳酿那也是好的。

    半夏想了想:“这新出的佳酿没有,陈年的也没有?”

    听到这话,疾雨嘴角微微一抽:“小姐,陈年的凤凰佳酿别说是第一酒商家里没有,就连皇宫也未必有。”

    太子殿下不喜酒,自然对这个没有要求,所以太子府里一坛酒都拿不出来。

    半夏揉了揉发疼的额角,就听疾雨提议道:“实在不行,我们就用才子醉来代替,才子醉虽然比不得凤凰佳酿,可好歹也是名酒。”

    半夏只是抬眸看了疾雨一眼:“你的意思是,让侯府今年丢人,让外人都看着侯府没了金氏管家连一坛子着像样的凤凰佳酿都拿不出来?”

    疾雨闭嘴不再说话,您倒是想拿出来,难不成去别人家偷抢,谁家的凤凰佳酿都不多所以没人会出让的。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青黛直接踹门而入。

    半夏皱眉看着一脸不满的青黛:“会敲门么?”

    一直现在半夏身边的芍药看着青黛这来者不善的架势,下意识将小姐给挡在身后。

    半夏无语,她看起来就那么像包子,软弱可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