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母女见面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9章母女见面

    翌日清晨,半夏睁开眼睛就看到月北翼那一张放大的困俊脸。

    顿时就赶紧做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紧张。

    头微疼,呃……竟然喝断片了。

    以前醒来,月北翼根本就不在自己的身边,所以半夏并没有什么负担。

    可是现在睁开眼睛就看到月北翼,这让半夏有些不知所措。

    “醒了。”月北翼磁性好听的声音在半夏的耳边响起。

    半夏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昨天自己喝了不少酒发生了什么自己都忘了。

    “那个,我怎么在你这里?”半夏记得这个房间,前世没少来,所以睁开眼睛就就知道在月北翼的卧室。

    “你来找本殿算账,你忘了?”

    呃……

    她是胆子有多大才敢来找天机楼主算账,自己的脑袋没有搬家还真是庆幸。

    突然想到了什么,半夏立刻道:“你说过是假的,没有官印可为什么……”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月北翼给打断。

    “和离不可能。”

    半夏,他怎么知道自己会说这一句,牛了啊!

    “你这是骗子行为,月北翼你这样会让我……”

    “先听本殿说。”月北翼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在婚书上盖上官印,那是祖父要求的,不然我根本就无法将你从天机楼带走。”

    外面的骤风:“……”

    暗处的魅影:“……”

    为毛他们以前就没有发现,主子还有这种极其不要脸的潜质。

    远在天机楼的老楼主,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已经好多了。

    现在都可以起来,在外面打拳,只是突然的喷嚏将他给吓的不敢在晨练了,万一冻感冒了一命呜呼重孙子抱不到怎么办。

    若是他知道自己打喷嚏,是远在大月国的孙子再说他的坏话,那该是何等的表情。

    半夏仔细想了一下,如此说来也不能怪月北翼,想来他这么大的人物,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也没有必要来骗自己。

    那个老楼主,给她的印象就是拿自己当生孩子的母猪,三句话不离生孩子,也许有可能是这样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半夏蹙眉,一双美眸瞪着他。

    月北翼故意作深思状,片刻后才道:“现在不能和离也不现实,要去九个国家签订和离书有点费劲,以后再说吧!”

    半夏挑眉:“你若不怕影响你将来迎娶你的太子妃你随便。”

    月北翼嘴角微勾,他已经有妻子了,还娶什么太子妃,就算娶除了她半夏他月北翼谁也不要。

    “那你呢?”月北翼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

    半夏沉思片刻,嫁人么?

    哼!前世被伤透了又怎敢相信爱情,算了罢了,一辈子一个人也挺好。

    “一个人挺好。”半夏说完就起身要走。

    就在她走到门边,要拉开门离开时,被月北翼直接拉住。

    “夏夏,你说我伤你入骨,是怎么回事?”月北翼问话的口气十分的轻生怕夏夏会生气。

    半夏微怔,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月北翼知道她我想跟自己说,那他就不问,总有一天她会说的。

    “……”

    一月过去,天越来越冷,甚至下了一场大雪。

    即使气很冷,北城西郊的建筑依旧如火如荼的建设着。

    这段时间,因为商业街的建筑,所以两位哥哥跟梅子初还有君寒四人,一直都早出晚归的呆在北城监督。

    家里几乎都是自己一人,子晴郡主前来时,半夏刚刚踏上马车要出去。

    “半夏你要去哪里?”

    半夏上马车的动作一顿,回眸就看到刚下马车的子晴。

    芍药看到郡主很开心,赶紧解释道:“郡主,小姐要去城外的庄子上。”

    “我也去。”

    子晴郡主说话之间就已经来到半夏的身边,不等半夏邀请,就先一步坐上半夏的马车。

    半夏无奈的摇摇头:“那就一起去吧!”

    与此同时,早早就出去的青黛直接去了跟母亲约好的一家酒楼。

    金氏已经等了好久,看到闺女进来立刻抱怨:“你怎么才来。”

    青黛一脸的不悦道:“母亲,现在侯府由半夏管着,一切都要听她的我出来一趟也不容易。”

    金氏瞪了自家闺女一眼:“瞧你那点儿出息,她管家还能管的住你?就算你不听的话,她还能不让你吃饭?”

    青黛撅着嘴坐下:“母亲,您将我的嫁妆弄哪里去了?”

    听到这话金氏心里咯噔一下:“你们都知道了,那你父亲知道吗?”

    青黛点点头:“自然是知道的,父亲气的不轻。”

    金氏冷哼一声:“气死他最好,你父亲就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我这么一心一意的对他他对我竟然如此狠心。”

    “母亲,你别说父亲了,你不是说回来么,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金氏气愤:“侯府不是揭不开锅了,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人来请我?”

    “母亲你快别说了,之前侯府账面上一分钱都没有而且我们都吃了几天的粗粮饼,可是半夏管家以后一切又恢复正轨,无论吃的用的比母亲您在的时候还好。

    而且府里上上下下,都被那个小贱人打理得妥妥当当,没有出过丝毫差错女儿有时候想要生事找茬都找不到丝毫借口。”

    听到青黛如此说,金氏的心立马凉了半截。

    她必须回到侯府才有机会,不然一切都是空。

    等到那贱人的儿子承袭了侯爵,她的儿子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了半天,金氏喝了一口茶道:“既然第1个办法行不通,那就用第二个办法。”

    青黛立刻问:“母亲第二个办法是什么?”

    “你别管了,你去跟小贱人说,我约她出来见面我想她会同意让我回去。”

    青黛有些不敢相信:“母亲,那个小贱人精明的很,她怎么可能让你再回去管着家里,管着他们?”

    金氏冷冷一笑:“你只管说母亲约她,她会来见我,也会答应我的条件的。”

    青黛懵懵懂懂道:“母亲女儿知道了。”

    金氏松了一口气,接着赶紧拉住青黛的手问:“青黛,你现在的名声不同以往,再高的枝怕是攀不上去幸好端王对你有意你一定要抓住他的心。”

    提到端王,青黛叹了一口气:“母亲,端王已经好久没来找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