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当殿承认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7章当殿承认

    “你们的意思是说,太子殿下冤枉了你们不成。”

    皇上猛然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冲着外面命令道:“将人带上来。”

    瞬间有几名侍卫,押着几名黑衣人进入大殿。

    金老国公看到那几个人,差点晕过去,这些,这些都是他派去杀半夏那丫头的,怎么又跟太子扯上关系了。

    秦国公一看到那几个人,瞬间就认出来一个,立刻站出来道:“启禀皇上,这些黑衣人当众,其中有一个正是金国公府的家生子。”

    秦国公,身为国公之首说出来的自然有信服度。

    因为自家夫人被金家挑唆,害死了自己的小儿子,金国公怀恨在心。

    立刻趁机将搜集金国公府的各种罪证都给搬了出来,秦国公府一派人马分分弹劾。

    金国公府的附属势力也不是吃素的,两方人马分庭抗衡,金銮大殿之上唇枪舌战吵的是不可开交。

    不属于他们两方的势力,自然是坐山观虎斗,只是不明白这秦国公好好的怎么突然跟金国公府成对立面了。

    虽然他们不清楚两家发生了什么过节,不过现在不妨碍他们看戏。

    金老国公怒指秦国公,说一切都是秦国公陷害的,而且他有认证亲耳听见的。

    接着皇上就命人去药侯府,将唯一的证人半夏找来。

    两位哥哥其实私底下已经吃了几天的药,刚刚也是装的所以现在不需要担心。

    在宫里命人传唤,说是让半夏进宫作证。

    半夏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好端端的让她进宫作证,是父亲带的证据不够。

    于是跟着公公一起离开的时候,半夏赶紧给那名带路的公公两张银票。

    那公公低头一看,竟然是二百两,心里顿时满意。

    所以不等半夏去问公公自己就说了:“小姐放心,昨夜太子殿下将刺杀他的凶手给抓住了,说是金国公府私养的杀手,可金老国公却指认说是秦国公栽赃陷害,而且您亲耳听到秦国公府的人说话。”

    听到这话,半夏心底惊讶太子殿下会突然出手的同时,心里暗暗惊喜。

    能够将金家跟金氏一同收拾,可是天大的好事。

    因为心里高兴,所以脚下的步伐也快了一些,那公公见这位小姐,脚底生风自己险些有些跟不上。

    半夏跟那明公公来到金銮殿之时,看到父亲正在外面等候。

    看到女儿突然被一名公公带了过来,药侯爷有些紧张:“夏丫头你怎么来了?”

    半夏上前安抚道:“父亲,皇上命人叫女儿来,问几句话而已父亲放心,女儿会实话实说不会有事。”

    听到女儿这样说药侯爷才微微放心,听说皇上在店上,可是龙颜大怒发了很大的脾气,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怕女儿去晚了再惹的皇上不喜,赶紧道:“去吧,你赶紧去吧!”

    半夏点头,跟着公公抬步走进大殿之内。

    她一进入大殿,立刻又伪装成小白兔的可怜模样。

    世人都同情弱者,前世青黛跟金氏之所以名声好,被人捧着,还不是因为装的娇娇弱弱的让人可怜。

    反观前世的她,总是在青黛跟金氏的挑唆下,显得无知刻薄总是露出一副很难相处的模样,总是弄的谁都不喜。

    她一出现,众人措不及防的被惊艳了一把。

    那绝色的人儿即使什么都不做,可都能成为焦点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半夏上前,第一时间规矩的给皇上行礼。

    “臣女半夏,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听到半夏的声音,这才抬眸道:“平身吧!”

    半夏起身,就听到皇上的质问:“金老国公说,不久前夜里刺杀的情况你遇见了?”

    半夏点头:“回禀皇上,臣女的确看见了。”

    金老国公立刻用一副和蔼的声音道:“夏丫头有外祖父在你别怕,看到什么你就实话实说。”

    半夏点点头,然后道:“那天夜里我看到很多黑衣杀手。”

    众人:“……”就这没了?

    半响,半夏依旧没有补充,简简单单就那么几句话没了。

    金老国公顿时急了,看向半夏道:“夏丫头那天晚上你听到的?说啊。”

    半夏一副懵懂的模样眨眨眼道:“听到打斗声啊!”

    她这么一副天真的模样,真的让人生不出半分疑惑。

    金老国公顿时就急了:“你这丫头忘了那天在花房里跟外祖父说的话了?你那天怎么说的现在也怎么说?”

    金老国公这么一吼,半夏瞬间委屈的掉出两滴眼泪。

    她看向金老国公,身子微微颤抖,仿佛那天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看到半夏如此模样,金老公公心里一冷,看样子自己被这个小妮子给耍了。

    “外祖父,半夏会听话外祖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外祖父求您不要对我动手。”

    半夏故意将话说的让人想入非非,加上那水盈盈的眸子楚楚可怜让人好不心疼。

    金老国公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他实在是忍不住冲着半夏就吼道:“你这小贱人胡说什么呢?”

    半夏立刻闭上嘴抽泣着,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皇上怒拍龙案:“金老国公,你不用吓唬这丫头,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秦国公冷哼一声:“人证物证具在你还要狡辩,甚至将脏水往本官的头上泼,现在还想威胁你外孙女你这老东西还是人么?”

    那些杀手已经被月北翼的人折磨怕了,于是同时指向金老国公,说一切都是金老国公指使的。

    金老国公狠狠瞪了半夏一眼,本来只要半夏一句话这件事就能转嫁到秦国公的头上。

    就算不能将秦国公怎么样?至少能将这滩水给淌浑了,可那丫头明摆着阴了他一道。

    向来精明的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沦落到一个刺杀太子的名头上。

    为了保命,金老国公当殿扣头道:“皇上一切都是微沉的错,那些杀手的确是微臣派的可微沉刺杀的人并非太子殿下,而是这妖女半夏。”

    ……一时间殿之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金老国公为了证明他要刺杀的人并非太子而是半夏,将证据都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