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人命关天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3章人命关天

    没等青黛辩解,芍药已经先发制人的跪在地上道:“老爷,青黛小姐要换掉两位少爷的检验样本。”

    药侯听到这话,不禁皱起眉头看向青黛问道:“芍药说的话可是真的?”

    那青黛一听这话,刚要反驳芍药就指着她的手道:“老爷您看,青黛小姐手里拿着的容器,跟这桌子上的一模一样。”

    因为发生的太过突然,让青黛来不及将东西转移,现在那两个容器还在自己手里攥着。

    药侯爷只看了一眼,也算是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沉着脸,质问青黛:“你自己说,你拿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容器,要做什么?难道真跟芍药说的一样你要换掉你哥哥的血样?”

    青黛赶紧将求救的眼神看向进来的母亲,眼眸中水盈盈的甚是委屈。

    “母亲,她冤枉女儿,女儿没有?”

    金氏撑着虚弱的身体,立刻说道:“女孩子喜欢好看的东西这很正常,那装血样的容器模样精致,青黛丫头一定是想弄两个一模一样的看着玩罢了。”

    “母亲说的对,父亲女儿就是看着容器好看所以弄了两个一样的,过来比对一下看看不是真的一模一样。”

    这样的谎话都能说出来,他们不觉得可笑半夏都笑了。

    “竟然姐姐喜欢这小小的容器,直接跟妹妹我说就可以这玩意我那里多的是,左右不过普通的容器还劳烦姐姐亲自弄来深夜比对。”

    这句话十分明显,这青黛醉翁之意不在酒,就算是傻子也不会相信他这一戳就会穿的谎言。

    “妹妹你这容器里装的是什么?”苍术的话,瞬间让众人都好奇。

    老侯夫人也说道:“青黛丫头,你容器里装的是什么?”

    听到这个话,青黛面色瞬间惨白,他怎么敢说出容器里面装的是什么。

    半夏似笑非笑道:“姐姐,可以打开让我们看一下吗?”

    金氏知道这件事情,是逃脱不了了,于是赶紧给青黛使了一个眼色。

    青黛立刻跪在地上,哭道:“父亲,女儿错了,女儿本想着哥哥不会有什么问题,都是妹妹大惊小怪,那天妹妹打了青黛所以女儿怀恨在心想要报复她。”

    金氏赶紧出来痛心疾首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如此小心眼,那是你的妹妹你何必如此,亲姐妹之间哪有隔夜的仇?你赶紧给你妹妹道个歉这件事就过去了。”

    青黛听着母亲的话,赶紧看向半夏道:“妹妹,是姐姐做错了事情,姐姐不该动手打你……”

    “姐姐,那天的事情已经接过去了而且我并未往心上去,于是你这偷换哥哥血样似乎跟似乎跟我们姐妹俩吵架没有关系吧!”

    青黛被半夏的话给堵住,半响也不知道怎么回话。

    金氏赶紧站出来道:“怎么就没有关系了,那天你俩可不就是因为这容器里的血样子吵起来的。”

    半夏轻哼一声:“那女儿就不明白,就是将血样拿出来做一下检查而已,姐姐却千般阻挠这是为何?”

    老侯夫人冷脸:“王嬷嬷去看看那容器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是老夫人。”

    容嬷嬷上前,丝毫不留情面的青黛在手里的那两个小瓷瓶容器给拿了过来。

    打开让众人看到之后,众人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青黛小姐不允许半夏小姐给检验。

    青黛想着,反正结果也没有出来立刻反驳道:“哥哥并没有病,你在这里瞎作妖,我就是看不惯你胡闹才要换血样子的。”

    “呦,原来姐姐是看不惯我胡闹啊!可你这做法怎么让人觉得你做鬼心虚呢?再说了姐姐又不是医者,凭什么信誓旦旦的说两位哥哥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昨天夜里结果就出来了只是我还未来得及跟父亲禀告罢了。”

    “什么,昨天夜里结果就出来了?”金氏虚弱的身体险些撑不住,要晕倒。

    半夏好笑的看着她:“母亲,是不是结果出来您很开心。”

    金氏手微微颤抖,心下骇然难道一开始就是个局。

    突然想到那天早上的情形,金氏立马明白了过来,的确,的确是个局啊!

    都怪她怪她太过大意,才着了这小贱人的道。

    “夏丫头,你哥哥的情况怎么样?”老侯爷顿时着急的问。

    “情况很严重,中毒已深危及性命。”半夏故意将问题说的严重话,这样才能给金氏狠狠的一击。

    “什么?危机性命?”药侯差点晕倒。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是这样?”

    药侯激动的都要哭了,他不敢想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场景,他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守护好两个儿子,他死后还有何颜面去见他最爱的女人。

    老侯夫人气急,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敲打在地面之上,发出嗵嗵嗵的声音。

    “好好的怎么会中毒?这,这是怎么回事?”

    半夏配合着老夫人的气愤立刻道:“既然是两位哥哥中的毒,事情一定出在两个哥哥院子里,所以还是从两位哥哥的院子查起。”

    药侯立刻道:“管家。”

    疾雨迅速走过来:“老爷,小的在。”

    “查。”

    “是。”疾雨,立刻带着众人前往两位公子的院子。

    金氏先是折了前管家,后又折了秦嬷嬷,现在身边连个得力的助手都没有。

    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白芷的身上,眼神示意白芷离开。

    白芷心会神领,立刻出去金氏就拖病体不爽先回屋休息片刻。

    她一出来,就告诉白芷道:“快去,务必将那两个废物的贴身小厮找到,告诉他们先顶下罪名我自有办法营救,记住威逼利诱双向结合。”

    白芷立刻点头道:“夫人放心,奴婢,奴婢一定将事情办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眼看天快亮了,管家疾雨带着众人将那沾着药粉的书跟毛笔都拿了过来。

    半夏装模作样的检查一番,然后道:“真是可恶,心思歹毒之极这是巴不得我两个哥哥不得好死啊!”

    坐在那里的药侯心里一惊,忙道:“夏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半夏立刻道:“父亲,人命关天女儿觉得还需要官府介入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