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装病拆穿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2章装病拆穿

    青黛都慌了,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老夫人赶紧道:“还不赶紧将你们家夫人弄出来,换身干爽的衣服。”

    老侯夫人看着这一幕十分解气,不过还是一副不解的模样道:“亲家姐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简直就是胡闹。”

    郭太医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气的转身就要走:“药侯爷你家的病人老夫子诊治不了,哪病人有人大冬天的泡在水里满屋子的人竟然也不拦着,人家成心不想好老夫也没必要费那个事儿。”

    郭太医说话之间气的就往外走,药侯爷赶紧拦着道:“郭太医,您请留步,我也不清楚情况,等会她醒了我定好好问问。”

    老侯夫人叹口气:“这儿媳妇不懂事,亲家姐姐您怎么也不拦着,她身体本就不好您怎么能忍心让她泡在冷水里呢?”

    金老夫人被人当场抓住看着女儿泡在冷水里不管,她能说什么,只觉得老脸臊得慌。

    “这是你们家的是,原本我只是一个亲家没权力插手,这左右女儿也看过了家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金老夫人说话之间她就赶紧走了,仿佛后面有狼追一般。

    药侯看着青黛怒道:“你怎么回事,看着你母亲泡在冷水里怎么也不劝阻。”

    青黛委屈的直掉眼泪,她也是真的心疼母亲,可现在被当场抓住她能说什么。

    “父亲您回来了。”半夏端着药走进来,看到那浴桶里的冷水,立刻装作惊讶的模样道:“呀,这是怎么回事,这屋里放个浴桶干嘛里面竟然还是冷水。”

    她这样子,就摆明了,我在煎药我不知道,所以一切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她看到郭御医于是赶紧道:“郭伯伯您可算是来了,这府医给母亲开的药方怎么看都不像是治病的。”

    半夏说话之间,将药碗放下然后拿出药方递给郭太医道:“郭伯伯您看这药方。”

    郭太医看着那药方,大多都是进补的药,偶尔有几治疗伤风的味药还都是剂量很少。

    接着半夏又道:“半夏觉得这药方有问题,所以想给母亲亲自诊脉,无奈母亲不信任半夏只能让父亲去宫里请您,可父亲走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屋里突然多了这凉水浴桶,这大冬天将凉水浴桶放在屋里免不了给屋里增加寒气。”

    半夏一番话下来,加上有之前的药方,再傻的人也能看的出来这是装病,怕被拆穿所以才泡在凉水浴桶里。

    “啪!”的一声,药侯直接甩了青黛一巴掌:“不孝,你母亲胡闹你就那么看着不管任由你母亲泡冷水受罪,你这不是不孝是什么?”

    青黛更加委屈了,赶紧跪在地上认错:“父亲,女儿直到错了,知道了。”

    老侯夫人立刻一副慈祥祖母的模样道:“你打青黛这丫头干嘛,亲家姐姐在这里都没有拦着,青黛丫头身为一个闺女能怎么着。”

    一句话,就将事情点透当时金老夫人可是在场,一老一少都看着不管,明显就是商量好了。

    药侯爷浑身上下的气息都显得十分冷然,在这充满算计的屋里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青黛担心赶紧冲着郭太医磕头:“郭伯伯,您快点看看我母亲吧,她晕倒了。”

    郭太医眼眸中的鄙视明显,口气也冷淡几分:“早干嘛去了?带老夫看看病人吧!”

    经过郭太医的检查,很快就出了结果。

    他摇摇头,真是害人害己真不明白为了折腾半夏给她侍疾,至于让自己受如此大的罪?

    金氏当然不是单单让半夏侍疾而已,他可是有更大的阴谋等着呢。

    郭太医开了药方,然后就要离开,却听到半夏道:“郭伯伯,其实我哥哥的病症也不轻。”

    听到半夏的话,郭太医留步看向半夏不解:“你什么意思?”

    半夏赶紧压低声音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简单的说了一下血液尿液检验的事情。

    听到半夏的话,郭太医瞬间来了精神,整个人都十分的激动。

    半夏又低声的跟郭太医说了些什么,郭太医连连点头。

    郭太医离开,香竹听着小姐的交代,暗中将东西交给郭太医。

    夜里,半夏知道不睡觉人家就没有动手的机会,所以故意在金氏病床前假寐。

    金氏高热昏迷,醒来时已经是三经半夜。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实在是熬不住睡着了的半夏。

    她立刻将同样睡着的青黛给推醒,青黛睁开眼睛刚要说话就接收到母亲的噤声的动作。

    青黛明白,赶紧点点头,金氏指了指外面。

    青黛立刻蹑手蹑脚的出去,接着一个婢女就将准备好一模一样装血液尿液的容器递给青黛。

    青黛给白芷一个眼色,白芷立刻去看就看见看管血液的芍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然后她冲着青黛点点头,接着青黛就走了进去准备换掉这血液。

    可就在她动手之时,芍药突然睁开眼睛。

    青黛吓了一大跳,芍药立刻大声道:“青黛小姐您拿这血液样品做什么?”

    青黛立刻低声呵斥:“你给我闭嘴。”

    偏偏芍药不准备闭嘴,而且故意大声道:“青黛小姐,你手里的怎么跟桌子上放的一模一样,青黛小姐原来您是想将血液换掉。”

    芍药的声音偏偏吵吵嚷嚷的很大,就连暂时住在偏屋药侯都被吵醒了。

    半夏猛然睁开眼睛,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疾雨立刻让自己收买的小厮将府里上下通通叫醒,说是夫人这边出了大事。

    然后就给太子府发了信号,站在窗前的月北翼,看到那一抹流星划过的信号弹看向外面道:“动手。”

    “属下遵命。”

    骤风立刻带着太子府的私家队,直接去金家抓人去了。

    药侯府这边,可是热闹非凡,金听到芍药叫嚷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

    紧接着,她撑着虚弱的身体起来,想着赶紧将这事摆平。

    可是她起来的时候药侯已经走了过来,随后老侯夫人跟两位公子相继而道。

    “怎么回事?”药侯的口气中明显透着不悦,任谁被打扰睡觉都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