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半夏侍疾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0章半夏侍疾

    接下来,这两天半夏一直着手准备两位哥哥解药的研制。

    终于,连着三天都没有下手机会的金氏终于坐不住了。

    第四天一大早,就传来金氏生病的消息,身为女儿需要前去侍疾,若是半夏不去那就会被传出不孝顺的名声。

    药侯爷多次替半夏说话,说她现在正在给两位哥哥研制解药,是万万不可以懈怠。

    金氏却说是为了半夏好,怕她不来传出闲话有损她的名声,最后要求半夏在她这里一边侍疾一边去研究那个血液。

    金氏的卧房内,到处都是草药的味道,这金氏为了伪装还真是拼了。

    看着她一副好像要死的模样,半夏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没有说话。

    “母亲,您好好休养很快就会好的。”青黛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抹眼泪。

    “行了,此刻只有我们几人不用装了,累不?”半夏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下。

    金氏气的恨不得起来狠狠抽,这个小贱人几个大耳刮子,又怕被突然进来的人看到只能咬着牙隐忍。

    半夏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母女俩演戏自己一句话也不说。

    没一会,就听到脚步的声音,药侯爷走进来看到半夏就道:“夏丫头,这里不需要你帮忙你赶紧去外面去研究那个血液。”

    “父亲,女儿晚上等母亲睡着再研究也是可以的。”

    金氏一听这话哪里肯干,她还等着到晚上半夏睡觉的时候去换了那血液呢。

    于是赶紧道:“夏丫头,你去忙你的这里没你什么事。”

    半夏心里冷笑,故意道:“母亲无碍,反正结果也快出来了不差女儿在你床前敬孝。”

    金氏听到结果快出来了,顿时心里着急坏了,她必须尽快换掉血液,不然自己的心血又要泡汤。

    药侯爷听到半夏的话,心里这才放心:“只要结果,能早点出来,那就好。”

    药侯爷在这里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直接出去了,对金氏都没有多看一眼。

    他跟金氏虽然名为夫妻,但形同陌路,那两个孩子怎么来的金氏比谁都清楚。

    以前,还以为他是个好的,想着自己这么多年委屈了她。

    可是没有想到,她的心肠比蛇蝎还歹毒,自己苦于没有证据不然早就将她休回娘家去了。

    见父亲离开,半夏收回自己的乖顺露出尖利的爪牙。

    “你说会对我的两个哥哥动手,没想到你会下手那么快。”

    “哼!”面对半夏的这幅嘴脸,金氏也懒得装了:“没有证据不要胡说,祸从口出你不懂?再说了你哥哥是健康的。”

    “哼!”半夏懒得再搭理她,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见半夏闭上眼睛,金氏怎么能够同意立刻看了一眼青黛。

    青黛冷哼一声,然后就走了出去。

    没多大一会青黛回来手里就多了个药罐:“给你,去给母亲煎药。”

    半夏睁开眼睛,没有拒绝直接拿着药罐往外走去,她的目的就是不让自己休息罢了。

    果然,接下来金氏不停的让半夏忙碌,各种忙就是不让她停下来。

    金氏所有的药,全部由半夏一个人亲自煎,这让半夏不得不多留了了个心眼。

    毕竟这里的人可都是金氏的,想对自己做点什么手脚简直是太容易。

    夜里,半夏装模作样的研究那血液,整整一夜都没有睡觉。

    青黛有些急了:“母亲,那个小贱人一夜没睡,我们根本就下不了手啊!”

    金氏却冷笑,给她一个安稳的眼神:“一天一夜不睡,你觉得她能够坚持多久?”

    “可是今日父亲来,一定会让她睡的,父亲那么疼她怎么忍心她痛苦。”

    “今日你父亲在,她也别想睡。”

    金氏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见外面金老夫人的声音。

    “我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生病?”

    “岳母,大夫说只是受了风寒休养几日就能痊愈。”

    “哼!这样最好。”自从那次金老夫人从药侯府离开,就再没有给药侯一个好脸色。

    药侯依旧毕恭毕敬的跟在金老夫人身后,直到近屋也站在一边没有丝毫越矩。

    青黛看到外祖母,顿时明白母亲说的话了,有外祖母在她就不信半夏那个小贱人敢睡。

    “外祖母。”青黛赶紧走过去亲切的搂着金老夫人的胳膊。

    金老夫人宠溺的拍拍她的手道:“你娘这一病可苦了你喽!”

    青黛立刻摇摇头道:“侍疾本来就是女儿的本分不辛苦。”

    金老夫人点点头:“嗯,你哥哥弟弟都是男子不宜待在母亲的房间,你母亲身子不舒服,就得你们姐妹二人伺候着,对了怎么没有见到你妹妹。”

    “祖母,妹妹刚刚还在,这一会不知道去哪里了?”

    “啪……”的一声,金老夫人一拍桌子怒道:“自己母亲病着受苦,身为女儿,不知道去哪了成何体统。”

    药侯赶紧解释道:“岳母,夏丫头昨天一夜未睡……”

    “谁不让她睡了?白天侍疾晚上母亲睡的时候她怎么不睡,不孝就是不孝哪来那么多借口。”

    金老夫人不等药侯把话说完,就直接一顶不孝的帽子扣在半夏的头上。

    药侯心里不舒服,可她是自己岳母,没有充分的理由自己根本就不能顶撞。

    就在这时,半夏手里拿着药方走了进来道:“母亲,女儿刚才去看了府医给您开的药方有些不对,怪不得母亲连吃了两日药都不见好。”

    半夏的出现无疑是狠狠打了金老夫人的脸,上一秒还说人家不孝,下一秒人家就拿着药方进来。

    而是为了母亲的药儿来,看看这心细的,谁敢说句不孝顺。

    金老夫人顿时冷哼一声,收起刚才的咄咄逼人,不再说话。

    半夏看向父亲:“父亲,您看这药方的药量明显不足,还有很多地方是进补之药,并非治疗伤寒。”

    躺在那里装病的金氏听到这话,顿时就急了,赶紧道:“其实我感觉身体好多了,府医的医术还是能信的。”

    半夏挑眉:“母亲,女儿的医术不比府医差,女儿开的药保证母亲最多两日就能痊愈,难道母亲不信任女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