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如果你爱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4章如果你爱

    月北翼凉凉的看了骤风一眼,以后是不是该培养一下属下眼力劲这个问题。

    接收到主子凉凉的目光,骤风小帅的脸上瞬间僵硬,感觉后背生生的发冷。

    赶紧道:“属下再去找一辆马车。”

    半夏扶着月北翼坐起来,内心十分复杂。

    她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他可以伪装,可以继续在她面前演戏,可为什么为自己挡下这一剑。

    难道这也是演戏么?拿生命来演太过抬举她了。

    “你爱我么?”半夏眼眸通红,心情复杂的难以呼吸。

    月北翼再次听到这个问题,眉头再次陷入深思,爱么?

    半夏心冷,果然又是这样逃避这个问题。

    半夏不在说话,扶着月北翼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马车。

    月北翼看着寂静的半夏,片刻道:“如果爱,是想和你相守一辈子的守护你一辈子,那本殿是爱的。”

    他不是不回答,而是不懂爱这个字,究竟什么是爱他不明白。

    他只知道,从这小丫头闯进他的生命里之时,他就认定了她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甚至比他的命都重要。

    半夏诧异,没想到前世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答的话,现在的答案竟然是这样的。

    “你不懂爱?”

    “如果爱你如命,那我命不敌爱你。”月北翼回答的非常认真。

    半夏内心抽痛,多么好听的情话可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既然爱她,前世为何又那么伤她,那种嗜心腐骨的痛苦她再也不想再体会到。

    半响,她道:“如果爱是你精心策划的一场骗局,我希望被骗一辈子而不是一阵子。”

    月北翼看着她哭笑,那种感觉让人心痛。

    半夏站起来,仿佛想开了什么一般,转过身背对着他:“月北翼,我决定不恨你了,可也不会爱你。”

    她离开了,背影萧条让人心疼,让月北翼莫名的抓不住还不敢追。

    “主子。”骤风从暗处出来,有点不明白半夏的话。

    月北翼眸光微暗,心里思绪片刻突然想了一下半夏的话,顿时明朗起来。

    “嗯,回去,小十二的剑法精准不错,回去重赏。”

    骤风嘴角一抽:“主子,小十二已经吓的快自杀了,第一时间跑去炼狱要求重新训练。”

    月北翼:“……出息。”

    听着太子殿下心情不错,骤风挠挠头赶紧追上主子道:“五小姐都说了不会爱您,主子您难道不生气。”

    月北翼再次给了骤风一记冷眼:“你没听到她说不恨本殿了。”

    对于月北翼来讲,现在不爱,不代表以后不会爱,只要将她心中的恨给解除其他的都不是事。

    骤风实在不明白的吐槽一句:“主子您对五小姐那么好,她为什么要恨您?”

    月北翼停顿,该死的他怎么知道,关键是怎么查也查不到。

    总有一天,他的小女人会亲口告诉他原因,他坚信有这么一天。

    不再去想,而是看向骤风道:“你不觉得金家最近太过太平了?”

    骤风一听,太子殿下这是要对金家出手了,立刻开口道:“主子放心,属下知道。”

    说着,骤风就将留下来的活口给带走,月北翼也消失在夜空之中。

    “……”

    “夏儿,你有没有受伤啊?”老侯夫人知道孙女回来可是心疼坏了。

    半夏摇摇头道:“祖母孙女没事。”

    药侯也担心的看着半夏问道:“女儿,在天机楼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半夏依旧摇头:“父亲,天机楼不过是请女儿前去给人治病,怎么会伤害女儿呢?”

    祖母道:“那可不一定,传说天机楼那种地方,可是吃人不吐骨头,谁知道中间会出什么差错。”

    药侯赶紧点点头表示赞同道:“对对对,天机楼那种地方,可不是人能呆的,不过听说天玑楼楼主前几日大婚了,这件事可是真的?”

    半夏点点头:“是真的。”

    药侯爷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怪不得你能回来,人家天机楼办喜事,肯定不能见血,你丫还是运气好了些。”

    半夏嘴角微微抽搐,不过多余的话,她一句都没说。

    青黛撇了半夏一眼,心里暗恨这个死女人运气那么好,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不过想想天机楼楼主娶了夫人,还是羡慕了一把道:“真不知道哪个女人有那么好的命能嫁给天机楼主。

    俗话说,嫁给皇上,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如果嫁给天机楼主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酒国皇上都要看其脸色行事。”

    药侯瞪了青黛一眼:“瞎说什么呢?脑袋不要了?”

    被自家父亲训斥,青黛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捂住嘴巴!

    金氏的眼睛晦暗不明的盯着,毫发无损的半夏。

    她就实在是想不明白了,就算天天楼主大婚她得以逃脱性命,可是那些杀手并非吃素的。

    这半夏屡次都能逃脱掉杀手的刺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有人在暗中助她。

    “两位哥哥呢?”半夏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凉姜跟苍术两人。

    药侯也叹口气:“你三哥哥最近总是无精打采的犯困,应该是学习太累了吧,你二哥哥倒是精神奕奕整日挑灯夜读三天三夜不睡觉都精神极了,可就是现在读书过于专注我现在就怕他读书读傻了。”

    半夏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金氏已经暗中给对两位哥哥下手?

    祖母拍拍半夏的手道:“丫头,你早点去睡觉这一路奔波劳累,可是让祖母心疼。”

    半夏点头道:“好,祖母,父亲,母亲,姐姐,你们也早些歇着半夏这就推下了。”

    回到忘忧小院,芍药就扑过来搂着半夏狠狠哭了一场。

    “小姐,吓死奴婢了。”

    “你是什么时候被放回来的?”半夏问道。

    “在您回来的前两天,奴婢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小姐了呜呜呜……”

    半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我没事早点去休息我有事跟香竹说。”

    芍药哦了一声,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小姐。”香竹走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好。

    “怎么回事?难道一点发现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