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如同雷劈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7章如同雷劈

    “夏夏,你认出我了。”

    月北翼片刻的差异,如此都能被认出来,所以在她心里一直都是有自己的,不然又怎会铭记。

    “呵……”半夏冷笑,那样得刻骨铭心她又怎敢忘记。

    月北翼伸手去擦半夏流出的那一滴眼泪,莫名的情绪涌入心头心疼不已。

    “啪……”的一声,半夏直接打开月北翼的手。

    众人震惊当场,天啊这个女人是想怎么被虐死,这次估计就算扔进蛇窟都不能解君主心头之气吧!

    只是,为毛君主不大气的让人将这个小女人给活剥了?

    灵雀当时就炸了,站出来就指着半夏骂到:“该死的小贱人狐媚子,你竟敢对我邪君哥哥动手,看我不弄死你。”

    “滚。”

    灵雀的叫骂声瞬间在邪君的一声滚字终止,她愣愣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月北翼将脸上的面具取下扔在地上,瞬间露出他那样风华霁月绝世无双的俊颜。

    他面容冷峻,即使不苟言笑都无法遮挡那摄人魂魄的俊美五官。

    右护法天机妙杀感觉此刻如遭雷劈,人家姑娘看不上君主,君主摘了面具准备色诱么?

    灵雀跟玉莹都看呆了,就那么痴痴的望着月北翼。

    她们偶尔见过霸气君主的容颜,知道他好看俊美的让人着迷,只是君主常年带着面具极少见到罢了。

    片刻后,半夏恢复理智即使大仇无望能报也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死在这里。

    她还有留着命对付金家,秦家,丁家,她从地狱里爬回来,除了报仇也要守护自己的家人。

    “你们让我来是给谁看病对吧,带路吧!”

    半夏终归面对现实,不得不软了口气。

    月北翼总是能够看到她仇恨目光中带着坚韧不屈,可再片刻后又化为乌让人捉摸不透。

    面对最痛恨的仇人还能谈笑风生风轻云淡,她半夏真的做不到。

    如果说跟金家相比,跟青黛相比,她的恨都比不过对月北翼的恨。

    她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在大婚当日设计那么一出。

    她忘不了他穿着大红喜袍跟青黛站在一起的样子,她忘不了那寒冷刺骨的说着真爱青黛的话是那么的彻心寒冷。

    即使被人打骂摧残,被扔进火海活生生的被焚烧,都没有最爱男人那冰冷刺骨的眼神让她难受,都没有他一字一句伤她的话让她痛不欲生。

    突然,身体一轻身体被月北翼直接打横抱起就往外走。

    这一幕,瞬间将众人再次给惊的如同雷劈在原地就那么看看久久无法回神。

    玉莹心里暗骂,都是灵雀那个没有用的,要是她直接划花了这个狐媚子的脸君主一定就不会看上她了。

    半夏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月北翼直接抱着走,一路上她看到的都是如同被雷劈一样惊愕吓呆的脸。

    “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半夏口气有点生硬。

    月北翼一句话也没有说,依旧抱着半夏往前走。

    这么多人看着,半夏也不想太闹,万一真的惹毛了月北翼恐怕无法收场。

    以前她不知道月北翼真正的身份,现在知道了即使有仇恨在身,也不会在自己没有强大起来去拿鸡蛋往石头上碰。

    天机楼顶楼大厅之上,这里面都是核心人物,而且并不多看到自家君主抱着一个女人过来顿时都傻了。

    半夏立刻低声道:“放我下来,求你了。”

    那句求你了,让月北翼心头一软然后将人放下问道:“饿不饿。”

    众人想着,他们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这君主还能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先看病人吧!”半夏并不是不饿,而是想着赶紧解决完问题早点回家。

    “好。”

    月北翼答应一声,立刻道:“去准备饭食。”

    半夏:“……”

    他耳朵是出毛病了,没有听清楚自己说的话么?

    “我……”

    “先吃东西。”

    他说完,就看向一边仿佛被定住一般的左护法天机妙手:“将夏夏抓过来,你有没有参与?”

    左护法四十多岁的年纪,听到君主的话这才回过神来。

    浑身一震,赶紧回答道:“君主,属下不知。”

    月北翼这才道:“去,将右护法绑起来。”

    天机妙杀那小老头,瞬间吓得脸都白了,偏偏连求饶都不敢。

    天机妙手看了一眼老哥哥,没办法在君主这里不能求情,否则同罚。

    想想惩罚的那种滋味,天机妙手就浑身一个激灵。

    然后就冲着一边的紫衣侍卫招招手,意思十分明显。

    紫衣侍卫一个个都面无表情,走过来生硬的将脸色惨白的右护法给绑了起来。

    半夏皱眉,看了一眼右护法然后又看向月北翼道:“他又没有伤害我。”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月北翼就听清楚了。

    立刻道:“放了吧!”

    众人:“……”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君主改变的,以前君主做的决定那可是雷打不动,谁也不敢质疑甚至多嘴。

    右护法感激的看了一眼半夏,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家君主已经被这女大夫的美色所迷以后他可得长点心。

    半夏看向月北翼,眼眸中露出一抹复杂,不过很快就恢复的毫无波澜。

    “病人在哪里?”半夏再次倔强的问道。

    看着自己的小女人如此倔强,他也没有办法就拉着半夏的手往内堂走去。

    半夏僵硬的抽回自己的手,默默的跟在月北翼的身后。

    手一空月北翼眼眸微微失落,不过很快就恢复清明,即使现在她对自己疏远不过他一定坚信总有一天他们两个会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

    内阁之中,半夏半夏进入老搂主的房间,立刻闻到因为常年累月的药汤子味。

    加上老人常年卧床,屋里的味道不怎么好闻,甚至让人十分不舒服。

    鬼医老者看到君主带了一个年轻女子进来,顿时有些愣。

    再看着那女子的模样,简直让人惊艳,跟自家绝世无双的君主站在一起没有半分逊色。

    月北翼低眸看向半夏眼眸中的冰霜瞬间华为一抹柔情道:“躺在床上的是本殿的祖父。”

    半夏有片刻的诧异,月北翼的祖父不是死去的先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