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秦大要账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0章秦大要账

    对上半夏的眸子,月北翼即使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此刻也软了三分。

    “以后不要再那么晚回来。”最后妥协的一句话,说的十分无奈。

    松开半夏,低声道:“早点休息。”

    好听的声音低沉的在半夏耳边响起,让她的身子微微僵硬浑身都警惕起来。

    黑暗中,月北翼感觉到半夏的僵硬,嘴角微微勾起。

    这小女人就不知道自己之所以晚上会搂着她睡,是因为这样她不会再噩梦发烧。

    “你……”

    “不听话,本殿不介意现在就强了你。”

    没等半夏将话说出来,月北翼就已经故意冷声威胁。

    半夏双拳紧握怒道:“太子殿下,天天晚上睡你弟弟的未婚妻,你从小学的道德让狗吃……唔唔唔……”

    半夏还没有骂完,樱桃嫣唇就被月北翼给强行堵住。

    他每次听到这句话,眼眸中那肆意的疯狂就燃烧起熊熊的烈火。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小女人,都能让自制力超强的自己失控。

    “嗯……”血腥的味道,充斥的唇腔。

    松开半夏,月北翼用锦帕擦嘴一抹鲜红将白色的锦帕染红。

    半夏立刻退后一步,此刻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如果说不怕那都是假的。

    以前,别说是伤了太子,哪怕一句话太子不爱听那个人就别想活过第二天的太阳。

    可是他的夏夏,在他这里无论再过分对他来说都是个例外。

    半夏已经做好承受这个男人要爆发的怒火了,她觉得自己就算被虐可为了自己手中的秘密,他也不会杀了自己。

    可是她意想而来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只是身体腾空被某个可恶的男人给抱了起来。

    半夏简直要吐血了,特么的这个男人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放开我。”半夏挣扎无奈自己的力气不够,根本挣脱不开月北翼。

    月北翼低头,即使是黑夜可透着月光都能看到他深入寒潭的眸子仿佛有一道漩涡一不小心就能将人给卷进去。

    “不许动,本殿舍不得动你可你的家人本殿动动手指就行。”

    赤(裸)裸的威胁,让半夏瞬间安静,太子无论是势力还是自身的能力,或者是身份都是父亲兄长无法抗衡的。

    闭上眼睛不再挣扎,也不说话,她恨,可她却没有抗衡的能力。

    即使她这辈子绝情绝爱,可对她好的家人兄长父亲祖母还有那也许还活着的母亲都是她割舍不下的。

    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安静了,月北翼嘴角这才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在他心里,就算这个小女人是块千年寒冰他也要给她暖化了,即使是一块石头也的给她捂热了。

    “……”

    一夜无话,睁开眼睛身边与往常一样已经空空如也。

    半夏起身,芍药已经熬好了热粥,等着半夏起来吃。

    “小姐,若柳姐姐捎来消息说新宅子的公子要离开,问小姐什么时候过去。”

    半夏收拾好,听到芍药的话微微一愣,恢复那么快?

    “小姑姑,快来今天芍药姐姐做了瘦肉粥可好吃了。”

    乐儿看到半夏,就赶紧过来拉着半夏的手。

    半夏摸摸他的小脑袋,问道:“昨天有没有好好识字?”

    乐儿赶紧点点头:“识字了,姑姑乐儿很乖的。”

    半夏点点头,然后道:“你今年也八岁了该入学启蒙了。”

    乐儿一听立刻眼睛亮晶晶的:“姑姑,你是说乐儿也可以上学堂?”

    半夏拉着他坐下,将他的那份粥给推过去,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

    这下乐儿可开心了,开口就说道:“以后我也能够跟爹爹一样长大了考取功名。”

    半夏看着乐儿这天真的模样,眼眸微微变得深沉。

    若是他们知道自己的爹爹没有死,甚至当了官可是嫌弃他们母子甚至迫害她们,那该多么伤心。

    吃过早饭,半夏就去给老夫人请安去了。

    祖母刚刚吃过,看到宝贝孙女过来脸上瞬间就挂上了笑容。

    “夏丫头,快点过来坐。”祖母拍拍她身边的位置。

    半夏跟祖母说了一些贴心的话,因为祖母刚刚解毒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需要多多休息,所以半夏只坐了一会就告退了。

    刚走到前厅的院子内,就听到金氏哭哭啼啼的声音。

    “老爷,臣妾可是将府里的账本都给您看了,这些年光是给老二老三还赌债摆平他们闯下的篓子可是将家底都给折腾空了。”

    听到这里半夏顿时停下脚步,眉头紧紧锁着。

    接着又听到金氏道:“老爷,还有侯府名下的店铺这些年都是入不敷出只赔不赚,妾身的嫁妆都贴了进去妾身实在是拿不出银钱了。”

    就在这时,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吼道:“你们少在本公子面前哭穷,今日这账你们休想赖掉。”

    听到这声音,半夏抬步就走了过去。

    “父亲,这是怎么了?”

    药侯爷还是第一次如此窘迫,还被自己的宝贝闺女给看到了。

    药侯强行对着半夏一笑,道:“夏丫头,没事你先回去。”

    金氏看着半夏心里冷哼一声,不过现在没功夫搭理她,于是道:“实在不行就拿青黛的嫁妆给补上。”

    客厅客位上坐着的那个锦衣华服的年轻面子,面上全是嚣张之色。

    “你们拿谁的嫁妆抵账本公子不管,反正今天就算闹到朝堂本公子也要拿走你们欠的债。”

    药侯一听说要闹到朝堂,多时就慌了如果真的闹到朝堂那他的老脸就真的是没有地方搁了。

    他赶紧上前赔笑道:“秦大公子,你看这银子能不能宽限几日?”

    秦大公子?

    半夏瞬间明白了,这秦宁虽然死了可是借给两位哥哥银子还在。

    这没有栽赃成功,还将秦国公夫人给扯了出来他们自然会记恨。

    果然,听到秦大公子道:“本公子可没有那个耐心,上面欠条可是写明了利滚利本公子可是好心不要利息你们还敢往后推脱?”

    “你滚蛋,当初借钱是你弟弟给我们兄弟下的套你还敢过来闹。”苍术的暴脾气瞬间爆发当时就冲了出去要揍人。

    凉姜赶紧抓着苍术,知道现在可不是闹事的时候。

    药侯脸色黑沉,顿时就怒道:“你这个逆子不成器的东西,给老子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