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半夏离间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6章半夏离间

    回到家里,药侯爷已经准备好了家法等着这两个逆子回来。

    苍术跟凉姜两人,一进院子就看到自家老爷那要吃人的脸。

    瞬间同时跳到半夏的身后,心里好怕怕,哎呦爹爹太重了。

    半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两个糟心的哥哥,真是让人头疼。

    “父亲。”半夏上前挽住药侯爷的胳膊。

    药侯夫人看着这凉姜跟苍术两人竟然又一次安然无恙的回来,心里憋着一股气不发难平。

    “老爷。”金氏故意挤出两滴眼泪道:“以前我总是宠着护着,都是妾身得错都是臣妾溺爱才会让他们兄弟无法无天,老爷您就惩罚他们吧妾身不会再拦着。”

    “跪下。”

    药侯爷一声怒吼,吓得那兄弟俩赶紧给自己老子跪了下来。

    无论他们个头有多高,可在老子面前就什么也不是。

    就在药侯爷要动手前,半夏也跪了下来:“父亲,女儿说过兄长犯错女儿跟着受罚。”

    这次金氏没有拦着,她吃了这么多次亏,让侯爷将他们打上一顿也解气。

    半夏这个贱人回来了,捧杀明显是不起作用了,那就明杀暗杀,反正必须让他们兄妹去阎王。

    药侯爷怎么舍得打他乖乖的女儿,叹口气道:“夏丫头,你起来。”

    半夏抬眸看向药侯道:“父亲,经历这么次陷害,就算是傻子也长记性了,就算这次不打哥哥也绝对不会再赌。”

    半夏这话一说出口,苍术就赶紧保证道:“父亲,儿子绝对不会再赌,儿子决心发愤图强念书来年科考。”

    听到这话金氏心里咯噔一下,念书科考,不行,她绝不允许这两个贱种步入朝堂。

    凉姜也道:“父亲,两次遇害都是妹妹解围,儿子算是清楚了想要出人头地不被欺负,就得科考当官,父亲请相信儿子这一次。”

    两个儿子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可从他们眼睛里看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心里高兴可是面上不显依旧是那一副严厉的模样,甩袖哼了一声。

    “记住你们今天说的话。”

    金氏气的想直接过去将半夏给掐死,该死的,她护着的时候她偏让打,她让打了她又非要护着。

    半夏看了一眼金氏那气的铁青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母亲,两位哥哥现在痛改前非要考取功名,母亲您该是最开心的吧!”

    半夏的话故意这么说,绝对能恶心死金氏。

    那两个糟心的哥哥,不知情,立刻过来同时保证。

    “母亲,儿子一定好好读书,一定不会再赌再玩。”

    “母亲,儿子以前错了,才会被人屡次陷害,儿子现在悔过一定好好读书,像四弟一样争取考个功名。”

    金氏听到这信誓旦旦的话,恨不得将这两个该死的东西给丢出去。

    即使装的再好,都无法笑出来,半夏就喜欢看金氏这种表情。

    故意道:“母亲,您这表情是不喜欢两位哥哥变好不喜欢两位哥哥读书考功名?”

    半夏这样一说,凉姜跟苍术两人都充满希望的看向金氏。

    金氏不得已,只能强撑着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嗯,这样甚好。”

    丢下这句话,她赶紧转身离开,双拳紧紧握着生怕自己再看他们兄妹一会,就会忍不住发火。

    半夏看着她的背影冷然,金氏有什么招数放马过来,我一定奉陪到底。

    “……”

    几日后的茶香居,半夏一身男儿打扮,坐在一间包厢内静静等待。

    “是你……”被店小二带来的秦国公,看到半夏有些意外。

    “秦国公,请坐。”半夏冲着秦国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秦国公虽然不悦,可还是抬步进去坐了下来。

    店小二给两位上了一壶香茗,然后准备好瓜果点心这才退了出去。

    见没人,秦国公这才道:“说的,你找本国公来有何事?”

    半夏也不恼,直接给秦国公倒了一杯茶:“国公爷想必一定问清楚事情的起因。”

    听到这个,秦国公就生气:“哼,如果没有别的事,本国公爷可没有功夫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

    “国公爷,难道您就不想想就算是秦夫人想除去秦小公子,大可用别的办法可为何非要牵扯小女的两位哥哥。”

    秦国听到这话,心里一沉。

    回去后,经他秘密严审顾安霆将一切都招供了。

    是夫人嫉妒自己过于宠爱小儿子,所以起了杀心。

    即使他心里有气,恨不得一巴掌将夫人给拍死,可是他不能不顾及顾家。

    他秦国公,虽然位列一等国公,除了姐姐是皇后外,更重要的是他三大势力。

    他就是仗着自己的三大助力,所以才让皇上都对他客客气气动不得他分毫。

    第一就是皇后姐姐的暗中势力,第二就是两大军力。

    六军,他手里就掌握两军,一个是顾家军,还有一个就是他的秦家军。

    为了这手里可以掌控的军力,他都不能动夫人分毫,只能让夫人闭门思过还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他倒想看看这小女子到底要说什么,于是在心里权衡了一番,问道:“你想说什么?”

    半夏淡笑:“秦将军,秦小公子跟我的两个哥哥又不熟为什要借钱给小女的哥哥而不是别人?”

    秦国公听到这话,有些诧异,不过仔细想来的确是这样。

    “你究竟知道什么?”秦国公看向半夏,心里疑惑颇多。

    半夏突然严肃道:“当然有人想一石二鸟,既除了我哥哥还能分(裂)秦国公跟顾家。”

    听到这话,秦御史瞬间警觉:“你说清楚。”

    “秦国公,现在能够跟您抗衡的还有哪方势力,要跟您争上一争的还有哪方势力?”

    “那还用问,除了金家再无其他。”这话是秦国公下意识说的。

    莫天星点点头道:“秦国公保的是皇后所出的太子殿下,而金家所保的是金贵妃所生的小皇子,秦国公手中两方兵权秦家军跟顾家军,然金家只有金家军跟秦国公比起来弱了一些。

    如果能够离间秦家跟顾家的关系,那么金家刚好渔翁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