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离开公堂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章离开公堂

    那尢老大一听这话,吓的赶紧道:“大人冤枉,大人小的可是老王爷的人,小的冤枉啊!”

    提到老王爷,薛大人跟秦国公都片刻的沉默。

    半夏冷然:“老王爷赋闲在家,整日游山玩水我想这八方赌坊发生这样大的事老王爷应该不知道吧!”

    尢老大听到半夏这样说,阴骘的眸光中病射出杀意。

    半夏根本懒得看他,继续道:“大人,这仵作特意隐瞒死者真正的死因,小女觉得这件事他定有参与。”

    半夏提到仵作,众人这才去注意,抬眸看去仵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离开。

    本来只是有点怀疑的众人,现在十分相信了,如果心里没有鬼他跑什么。

    “来人,将仵作抓回来。”薛大人发话。

    “是。”几名官差瞬间追了出去。

    半夏从头到尾都十分的安静,这会那仵作一定去找人接头了,跑路也需要更多的银子。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众人都在安静等待着。

    官差回来时脸色难看,上前道:“启禀大人,那仵作不知去向。”

    尢老大听到这里心里松了一口气,本来就是十分顺利的事情,都怪这该死的女人出来搅局才让事情变得诸多不顺。

    薛大人看向尢老大:“你可知仵作去哪里了?”

    尢老大一副无辜的模样道:“大人,小的根本就不认识那劳什子的仵作,怎会知晓他的去处。”

    半夏丝毫也不着急,再等等,她让这些个恶人死个明白。

    苍术凑近半夏耳边轻声道:“妹妹,要是仵作找不回来,哥哥是不是就洗不清冤屈了。”

    半夏直接给了苍术一个白眼:“知道就好,下次少闯祸。”

    苍术有些讪讪的揉了揉鼻子,本来是该他这当哥哥的保护妹妹,现在倒好变成了妹妹总是给他们兄弟擦屁股。

    就在秦国公有些不耐烦之时,香竹的身影骤然出现。

    她直接将仵作给丢进公堂之上,另一只手还拖着一个人。

    美妇人看到被香竹拖着的男人,眼睛睁大不可置信。

    秦国公心里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就听见香竹道:“大人,奴婢跟着仵作前去就见他鬼鬼祟祟的去了秦国公府,跟这个男人碰面。”

    仵作下的赶紧跪下:“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大人我冤枉。”

    “啪”的一声惊堂木响起,薛大人厉声呵斥:“既然你冤枉你跑什么?还有你说说这死者的伤是怎么回事?你身为仵作故意谎报死亡真相你可知是死罪?”

    尢老大看着到这里,知道一切都完了,完了。

    “还不从实招来,难道非要等到大刑伺候才说么?”

    仵作经常在衙门里走动,又怎会不知刑具是如何的让人受罪。

    他赶紧低着头道:“大人,小的只是收钱隐瞒死亡真相,其余的小的真的都不知道。”

    香竹指着仵作道:“他身上还有身边这个男人给的脏银。”

    那仵作一听,赶紧手脚麻利却带着颤抖的将脏银拿出来。

    “老爷,这是这顾公子给小的银子,是顾公子让小的隐瞒死亡真相的。”

    这顾公子就是顾安霆,他是秦国公夫人的亲侄子。

    薛大人一双精明的眸子看向顾安霆,厉声呵问:“说,你为什么要让仵作隐瞒尸体真正死亡的真相?”

    人赃并获,顾安霆早就下傻了,赶紧看向秦国公道:“姑父救我,救我。”

    秦国公想要处置这顾安霆,可是顾家可是他的得力助手若是处置那失去顾家人心无疑自毁右臂。

    那美妇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扑了过来哭道:“老爷,老爷您不能让杀害宁儿的凶手逍遥法外啊呜呜呜……”

    那顾安霆赶紧跪了过来,求道:“姑父,如果我出事恐怕牵连甚多姑父也不想看到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是不是,姑父救命啊!”

    端王眉稍微微挑起,心里已经想到了什么。

    他开口道:“秦国公,这本就是你的家事,查与不查都由你说了算。”

    秦国公在心里想了很多遍,最后一脚揣在顾安霆的身上。

    怒道:“给我滚回去,老子等会再去找你算账。”

    那顾安霆听到这话,立刻吓得屁滚尿流的跑出大堂。

    秦国公站起来只说了一句:“不查。”

    薛大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既然苦主都说不查,那他也不必费那力气还担心受怕的。

    从衙门出来,端王看着直接离开的半夏,面露不悦。

    “真是个没有良心的女人,你就这样走了对本王不说一句感谢?嗯?”

    半夏停顿,转身看向端王嘴角全是讥讽之色。

    “端王殿下,臣女实在不知谢你什么?”

    端王脸色黑沉,看着这个没有良心的小女人,简直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端王殿下,你故意引导秦国公不查,恐怕不是因为半夏而是怕将某些人牵连出来对吧!”

    端王蹙眉:“你倒是看的透彻什么都能猜出来,女人还是笨一点的好。”

    “端王殿下,并非臣女看的透彻,而是事实很明显那秦公子为什么不借钱给别人偏偏借钱给我的两个哥哥,秦家跟我家向来无仇除非有心人想要害我哥哥,有心人也就那么几个傻子也能猜出来。”

    “你姐姐是个好的,她不该为她亲人的过错而受人白眼。”

    “端王殿下还真是爱姐姐爱的深,若姐姐蛇蝎面貌被你知晓你该是何等的伤心。”

    “闭嘴。”端王发怒,直接掐住半夏的脖子。

    半夏憋的脸色通红,根本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凉姜跟苍术两人吓了一跳,立刻过去揍端王。

    只是被端王一掌就拍倒在地,半夏瞳孔一紧心疼的看着两个哥哥。

    端王看着半夏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再敢说青黛一句不是,本王绝对杀了你。”

    半夏倔强的看着他,他对青黛还不是一般的爱,简直爱入骨髓。

    端王收手,转身离开不再看半夏一眼。

    他从来都活在阴暗里,就像那见不得光的野兽,可直到她的出现,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如同那摸牵扯他心魂的阳光。

    那个雨夜好黑,好怕,她每天经过都会送给自己一些吃的,还会叫他小哥哥。

    如果没有她那这日子的吃食,自己早就饿死了,又怎么可能还活在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