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嫁祸替罪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4章嫁祸替罪

    秦国公瞬间用那阴骘的眼眸看向半夏,如果眼睛能够杀人,此刻半夏已经不知死了多少遍了。

    “如何不公?”薛大人心里不爽,明明就要结案这件事就能告一段落,这小女人出来捣乱。

    “大人,问案不清,查证详,又怎能服众。”半夏吐字清晰,句句关键地铿锵有力。

    端王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孤独,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小女人如何扳倒这不利的局面。

    “你在质疑本官的能力?”薛大人脸色不悦。

    半夏冷笑:“大人,表面证据全部指向我的两位哥哥,难道你就不觉得有蹊跷?”

    “有何蹊跷?”

    “首先,秦公子出门定会带随从,为何打架之时没人提到秦公子的随从,难道秦公子的随从就只会躲在一边看着自家公子被打?”

    半夏提出的这点质疑,往往是人们最容易忽视掉的一点。

    接着半夏又道:“秦公子跟我的大哥二哥并不熟悉,为何突然提出来借钱给他们?难道秦公子是放高利贷的?这很显然不可能?”

    “再有,别人被重大一百大板还能苟延残喘,可被我两位哥哥打两下就丧命这身体莫不是有疾病?”

    那美妇人实在听不下去了,当时就站出来吼道:“我呸,我儿子身体好的很,你们全家才都有病。”

    半夏知道那妇人刚刚死了儿子,心情不好所以不予计较。

    她看向若有所思的秦大人道:“秦国公,当局者迷难道你要为了自己的一时愤怒错杀了人,而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么?”

    秦国公听着半夏叙述的话,这才冷静下来,的确是疑点重重。

    薛大人看向秦国公,点头哈腰的在等着秦国公的指示。

    秦国公悲切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儿子道:“你说的固然有些疑点,可是仵作都验明我儿是被殴打致死。”

    半夏上前:“秦国公,半夏知道自己亲自验尸你们不会相信,还请秦国公请一太医前来再次验证一下。”

    秦国公看了一眼仵作,仵作赶紧上前道:“秦国公,小人从事仵作二十年从未有判断错误之处,还请秦大人明察。”

    半夏冷哼一声:“既然你觉得自己检查的无错,又为何害怕再被查探,难道你心里有鬼不成。”

    那仵作听到这话,心里狠狠一哆嗦,可是想到他家秘传之法不可能被人猜透,所以开口道:“既然这位小姐执意要再请太医探查,那就请吧!”

    他甩袖轻哼一声,站在一边不再说话。

    半夏看了一眼香竹,香竹明白悄悄站在仵作的旁边,省得他做什么小动作。

    秦国公最后命人前去宫里请来太医,来的正是郭太医跟太医院王院首。

    王院首一进来,秦国公就赶紧起身拱手道:“王院首,辛苦你了。”

    王院首点点头,就去检查秦宁尸体上的伤痕。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经过王院首跟郭太医两人轮番检查后,得出结论。

    王院首十分严肃道:“身体多处被殴打,被殴打至死。”

    听到王院首的话,那仵作道:“我就说吧,大人现在真相大白可以判案了吧!”

    “等等。”半夏再次站出来。

    那仵作狠狠瞪了半夏一眼,怒道:“你又要做什么?”

    半夏看向郭太医道:“郭伯伯,可不可以总热水去敷死者被打伤的地方。”

    这句话一说出口,那仵作脸上瞬间露出难看之色。

    郭太医跟王院首两人都十分的不解:“为何?”

    半夏解释道:“人死过了一定的时间血液就会凝固,故而有些伤痕的具体时间就会被掩盖,高温可使凝固的血液再次流动伤痕轻重以及时间就会呈现。”

    那仵作的心瞬间就慌了,当时就跳出来道:“你这个女人胡说什么?”

    半夏看向那仵作的眼神,如同在看跳梁小丑一般:“这是检查死尸的一种办法,医者有可能不知,身为仵作难道也不知?”

    那仵作心里骇然,这种方法是他们家的独门方法,为什么这个女人会知道?

    王院首有些犹豫,郭太医道:“院首,夏丫头虽然年轻可医术了得,之前钱老夫人体内的毒就是这丫头给解的,甚至还给老侯夫人解了毒。”

    “什么老侯夫人的毒也给解了?”王院首听到这话眼睛里全是震惊之色。

    之前他亲自去药侯府给老侯夫人检查过,那毒已经渗入心扉根本无解。

    郭太医看着王院首很显然被震惊了,立刻咳嗽两声提醒道:“院首,你看要不要用高温热毛巾试试。”

    回过神来的王院首,立刻道:“准备热毛巾。”

    王院首如此一说,那仵作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心里一直在打鼓,他现在心慌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心里暗骂,为什么太医都不知道的事情,这个村姑竟然知道。

    半夏的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那仵作,他的面色很难看,甚至可以用恐慌来形容。

    她猜的果然没错,既然敢明目张胆的杀人嫁祸,一定很仵作串通好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那仵作心急,腿也慢慢的往外移。

    终于,王院首道:“果然有蹊跷。”

    秦国公立刻站起来道:“王院首,怎么样?”

    王院首指着那些被热毛巾敷过的地方道:“有不同重物造成的瘀伤,看起来差不多一样可瘀伤颜色的深浅不同颜色不同。

    深紫色的一种是用铁棍所伤,那浅的看不出颜色的是木棍所伤,木棍所伤之处极浅看来打人之人并没有用力。”

    听到这话苍术立刻又有了活力,跳起来道:“老子就说没有用力,你们非要不信。”

    半夏看了一眼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动不动就闯祸。

    她不用等人害死,先得被自己的两个哥哥给吓死。

    薛大人再次拍惊堂木,怒道:“尢老大,你怎么说?”

    那尢老大躺在地上,因为腰断了不能随便乱动。

    不过他的脸色不太好看,立刻道:“启禀大人,小人不知道秦公子身上的伤哪里来的,小人只看到药家两位公子对秦公子殴打。”

    半夏冷哼一声:“大人,尢老大擅长使用铁棍,而且他不分青红皂白抓住我的两个哥哥明显是嫁祸替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