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他堵对了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9章他堵对了

    本来还很傲娇的天机公子,听到半夏的话,顿时就黑了脸。

    这小子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开一次口竟然只是借区区一百两银子?

    见天机公子黑脸不搭理自己,半夏心里有些犯嘀咕。

    有点不好意思道:“一千两多了点,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还。”

    天机公子终于忍不住,嘴角狠狠一抽:“瞧你那点出息,借一千两银子还好意思开口。”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从袖口抽出一沓银票:“这是十万两拿去花,花不完以后别说是爷的小弟,瞧瞧你那穷酸样出去都给爷我丢人。”

    半夏心里暗暗吐槽,这就是人傻钱多的冤大头吧!

    不过她虽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巩固自己的势力,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她只抽出一张面额一千两的银票,剩余的银票全数还给天机公子。

    天机公子一愣,就听见这小子道:“太多我还不起,这一千两下次见面还你。”

    说完,莫天星就拿着一千两银票,飞速的往外跑。

    天机公子反应过来,冲着半夏的背影就吼道:“谁让你还了?”

    可是得到的回应是空气,还有自己喊出来的回音。

    “这小子,真是傻出天际了。”

    看来以后得多多看护这个傻弟弟,不然说不定哪天犯傻小命都要丢了。

    天机公子心情大好,他必须赶快将找到天机册这个好消息告诉楼主才行。

    这边半夏从那暗色系的小楼里出来,就直接往奴隶贩子那边走去。

    那奴隶贩子看到平安回来的小公子,而且手中还拿着一个红色的盒子。

    心里顿时惊起波涛骇浪,他在黑市那么多年,就没有听说过天机公子会赏谁东西的。

    都说天机楼雁过拔毛,只进不出。

    可是这小公子手里竟然多了一个盒子,暗暗觉得这公子跟天机公子的关系不一般。

    半夏终于走了过来,直接递上一千两银票:“借来了,当人吧!”

    那奴隶贩子可是高兴,拿着一千两的银票左看右看。

    就在他将要银票收回之时,对面的公子说了一句:“放心跟天机公子借的,绝对是真的。”

    “什么?”奴隶贩子瞬间僵硬的站在那里,银票瞬间成了烫手山芋。

    半夏见他看了半天还以为他觉得是假的,才提醒,可是这奴隶贩子脸色怎么难看成这样。

    接着就见那奴隶贩子赶紧将一千两银票还给自己:“人带走银票我不要。”

    笑话,天机公子的银票他敢收,今夜手就别想留。

    半夏可不知道他心里惊恐的是什么,又将银票递过去:“哪有买了人还不付钱的道理,银票你拿着人我带走。”

    一直在等半夏的哑巴奴隶,听到半夏的话,顿时就眼圈红了。

    来这里几天,每个人看他们的眼神都仿佛在看货物,说自己买的是东西。

    只有这位姑娘,他说买的是人。

    在此刻,哑巴男子将半夏当成自己真正的主子。

    半夏跟奴隶贩子拉扯半天,最后半夏实在是嫌墨迹就怒了。

    “你有病没病,谁好好卖人不收银子,你若不卖我就去找天机公子帮我买。”

    这话一说出口,那奴隶贩子赶紧收了银票,小心肝都在颤抖。

    半夏这才将人给带走,出来的过程一样的,被人蒙着眼睛带出去。

    等睁开眼睛时,马车已经停在离城外不远的空地上。

    半夏带着这一家十一口人直接往城里走,现在他们这副狼狈样子自然不会有人认出来。

    那边,奴隶贩子接到银票,就赶紧往暗地里的小黑楼走去。

    带着面具的门卫看到他,并没有搭理。

    奴隶贩子不进去,就将一千两递给带着面具的门卫,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如果不是面具门卫带着面具,肯定能够看到他惊讶张大的嘴。

    妈妈耶,他们家冷酷无情的天机公子竟然借出银票给别人,他们宁可相信这是幻听了。

    不过,自从那公子走后,天机公子也离开了,所以奴隶贩子注定是要失望了。

    城内半城湖,那无名的宅院里。

    半夏将这些人都带了进去,因为是深夜,所以宅院里乌漆麻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玄衣男子因为是练武之人,听到动静猛然睁开眼睛。

    若柳因为照顾他,所以十分敏感在他睁开眼睛就走了过来。

    “有事?”

    玄衣男子冲着若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就听见院子里走路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人。

    芍药立刻走到窗前,往黑夜里看去。

    就在这时,半夏叫了一声:“芍药,出来一下。”

    听到是半夏的声音,芍药这才放下心对玄衣男子道:“公子放心,是我家小姐。”

    芍药走出去,将客厅的灯给点亮。

    “小姐,这么晚去哪了?”说话之间,就看到屋里站着的是十一个人。

    半夏指着那十一个人道:“给他们安排洗漱一下,先安顿在这里。”

    芍药点头,就带着他们去打水洗漱,对于小姐的话她不会反驳。

    那哑巴男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因为不会说话,就冲着半夏猛地磕头。

    半夏让他起来:“你们先在这里安顿下来,只是皇城到底不安全,你们可愿去我的老家安顿?”

    那哑巴男子立刻点点头,只是小姐买下他们却不留下是何意?

    接着半夏就说道:“我知道你心里疑惑,不过你不必多问我们有着共同的仇人,只要你们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助力。”

    那哑巴男子听到半夏的话,眼眸顿时露出希望之色。

    半夏又问:“你会写字么?”

    那男子立刻点点头,半夏明白,就拿来纸笔。

    那哑巴男子用纸笔写下自己的名字:“任玉珩。”

    “你是天陵首富任老爷的什么人?”

    “长子。”

    “秦家陷害,你们手里可有证据?”

    “即使任府跟任家商户所有的账册都被烧了,可家父当初就留了心眼,将所有的账册做了备份。”

    听到这话,半夏放心了,只要有证据在就不怕将来板不倒他。

    “嗯,过两天我便让人送你们离开,等时机成熟再接你们回来。”

    那任玉珩立刻又冲着半夏狠狠磕了两个头,他赌对了。

    看到小姐的样貌,他就想到那天被押解离开看到小姐一瞬间的惊艳。

    只是那时他身为阶下之囚怎敢多看,接着小姐身边的婢女就去打听他们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