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没有理由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5章没有理由

    端王此刻无瑕顾及半夏,快速带人离开药府。

    药侯爷也接到旨意,紧随其后前去皇宫。

    半夏听到他们说的话,心里突然有点堵得慌,为什么会这样。

    月北翼用伤害自己来帮助自己,为什么?

    如果只是因为自己被刺杀,那么就算查出金国公府最后也不过是不疼不痒的惩罚。

    可被刺杀的是当今太子,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在半夏心里想着这件事之时,芍药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

    闻声,半夏抬眸看向芍药见她眼里都是担心之色,眼光变的柔和了很多。

    回到忘忧小院,半夏将秦若柳叫到身边,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秦若柳惊诧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竟然冒死救下北域杀手要杀的人。

    就在秦若柳担心的开口时,半夏道:“这件事你知我知,不能再让第二个人知道。”

    秦若柳赶紧点点头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办好这间差事。”

    说完,她就从后窗处悄悄离开,小姐让她去照顾那个男人,自己自然不会怠慢。

    “……”

    夜,半夏躺在那里辗转反侧都睡不着。

    一阵风吹过,半夏清楚月北翼又来了。

    “受伤了,为何不早些休息。”半夏坐起来,看着突然出现的月北翼。

    月北翼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孤独:“你是在关心我。”

    半夏给他一个白眼:“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帮我?”

    月北翼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半夏。

    “你答应过我,以后见我要带上笑容。”

    半夏脸色一僵,看着他那俊眉又显无辜的模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笑不出来。”莫天星直接说了一句。

    月北翼眼眸带着一抹失望:“我只是想看你对我笑的样子。”

    半夏没办法,最后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月北翼瞬间败了:“你还是别笑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恢复面无表情,半夏纠结。

    “没有理由。”月北翼只说了四个字。

    “你,你知不知道,这样一来查到金府那可不止是伤筋动骨,甚至会连累青黛。”

    “她的死活于我何干?”

    看着月北翼一本正经的回答,半夏有些不明白了,他最爱的人不是青黛么?

    “夏夏,早点休息本殿困了。”月北翼说话之间就已经躺在半夏的身边。

    半夏反应过来他已经睡了,顿时就不悦的撵人:“你堂堂太子殿下,天天在我这里赖着是什么意思?”

    月北翼转过身:“你如果想让所有人知道你我已经同床共枕你大可以再大点声。”

    半夏一噎:“你无耻。”

    “如果你愿意,本殿还可以让你见识见识更无耻的。”

    半夏真是被这个男人给气疯了,顿时就怒声低吼:“我是你未来的弟媳妇,你怎能……唔唔唔……”

    没等半夏将话说话,她的红唇就被某男人给强占住。

    “唔唔唔……放,放开我……”

    月北翼只要碰上她的唇就如同上瘾一般舍不得离开,紧紧搂着半夏不允许她乱动。

    半夏感觉到男子的气息越来越沉,前世怀过孩子的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看着月北翼,那好看的凤眸染上了情欲的颜色,顿时吓得不敢动弹。

    “乖,睡觉,不然我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

    月北翼从来不是拘于道德礼法的人,如果不是怕让这个小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早就要看她。

    半夏吓得立刻闭上眼睛,翻过身不敢再随意挣扎。

    月北翼就是狼,一头让人恐惧的狼王,他嗜血凶残说过的话一定能够做到。

    月北翼平息自己的情绪之后,紧紧的搂着背对着自己的女人。

    “不许再说那句话,你不是任何人的未婚妻,更不是本殿的弟媳妇。”

    半夏心里冷哼一声,你说不是就不是圣旨难道是假的?

    见半夏不说话,月北翼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香颈说话的热气喷洒在的她的耳后让她感觉痒痒的。

    “找到合适的契机,我会让父皇解除你们的婚约。”

    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浑身紧绷,很明显是紧张状态。

    他伸手点了一下怀里女人的睡穴,怀里的女人瞬间软了身子躺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怀里小女人安然的睡颜,脑海里那小小的人儿再次清晰的出现。

    “翼哥哥,你长的真好看。”小女孩笑颜如花。

    “丫头,好看有什么用?”

    “嗯,好看就喜欢啊,翼哥哥夏夏长大给翼哥哥当媳妇好不好?”

    “小丫头,可知道什么是媳妇?”

    “当然知道,就像我爹我娘那样在一起过日子。”

    “你想跟我一起过日子?”

    小丫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嗯,翼哥哥长的好看,夏夏想天天看到翼哥哥,所以给翼哥哥当媳妇就能天天看到。”

    “夏夏,你知不知道跟翼哥哥在一起很危险。”

    “翼哥哥,我不怕有夏夏在,夏夏可以保护翼哥哥。”

    眼前的小女孩,天真活泼,她的笑容总是让他心暖。

    “好,翼哥哥长大就娶我们夏夏当媳妇。”

    “……”

    半夏睁开眼睛时已经日上三竿,心里没忍住咒骂一声。

    “该死的男人,等我成长起来一定让你好看。”

    “小姐,什么男人?”芍药端着洗漱的物品走了进来。

    半夏立刻收敛情绪:“没事。”

    看着半夏气色很好,芍药高兴道:“小姐最近睡觉都没有再做噩梦,也没有发热这睡的好气色都好了呢!”

    半夏洗脸的手指微僵,自己这段时间没有再做噩梦难道是因为他?

    可明明他是自己噩梦的起源,为什么睡着没有意识的情况下,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反而安心了?

    “小姐,香竹今天回来见您还在睡就交代几句话,就走了。”

    半夏皱眉:“说了什么?”

    “二公子三公子两人,这几日已经在八方赌坊输了一万两白银,可依旧没有收手的打算。”

    半夏恨铁不成钢的在心里暗恼了一把,可是现在祖母的毒更重要,暂时顾不上他们。

    “你告诉香竹,只要保证两位公子安全即可。”

    芍药点头:“奴婢知道,小姐你这是又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