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要休金氏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4章要休金氏

    金氏抓挠之余,低声威胁:“承担下来,不然你儿子孙子丈夫都别想活命,你若承担我保证他们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秦嬷嬷看着金氏打闹,却让人恐惧的阴森嘴脸,这一瞬间明白什么叫做狡兔死走狗烹。

    “来人,带走。”薛大人一声令下,瞬间几名侍卫上前去押秦嬷嬷。

    这时不光秦嬷嬷害怕,就连金氏跟青黛都十分恐惧,若是秦嬷嬷被抓回去严加审问,秦嬷嬷再经受不住严刑拷打,那一切都会被她暴露出来的。

    秦嬷嬷用力推上金氏,金氏灵机一动瞬间往后倒入猛然撞上薛大人。

    说时迟那是很快,秦嬷嬷在众人没有注意之际,像疯了一般夺去那无虫毒蚁毒液全部喝进肚子里。

    金氏跟青黛看到这里放下心来,现在死无对证就算自己在风口浪尖会被怀疑,但没有证据他们就拿自己没有办法。

    秦嬷嬷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顿时七窍流血而亡,死的透透的。

    半夏皱眉,可恶的金氏又逃过一劫,不过这件事也真还板不倒金氏。

    薛大人看向面色黑沉的太子,手心都出了无数的汗珠。

    “太子殿下,这……”

    月北翼从头到尾黑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说。

    倒是端王站出来:“原来是家有恶奴,很明显一切都是这恶奴做的薛大人还不将这尸体带走。”

    薛大人赶紧低头道:“卑职遵命。”

    他挥挥手,命人将秦嬷嬷的尸体带走。

    就在这时钱国公府的管家来报:“少爷,老夫人不好看,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上吊自尽了。”

    薛大人听到这话就感到一阵头疼,很明显是一个畏罪自杀的。

    钱少棠眼眸中露出冷意:“上吊自杀,还真是巧合。”

    来报信的人不明白自家大少爷的话,可是大少爷眼眸中流露出来的冷光着实吓他一跳。

    薛大人告辞,这件案子名字已经成了无头案,人犯都死查无可查。

    “时候不早了,本王也该回去复命了。”端王说完这句话,别有深意的看了半夏一眼,便离开了。

    端王离开,太子自然不便多留,一句话也没有说随后就走了。

    送走他们,药侯爷的脸色再也掩藏不住压抑的愤怒。

    只听:“啪……”的一声,重重的巴掌声响彻整个药侯府。

    金氏吃痛捂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药侯爷:“老爷,你你为什么打臣妾。”

    青黛跟玄参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扶着金氏。

    药侯爷目眦欲裂,冲着金氏怒吼:“秦嬷嬷是你的奶娘,她毒害我母亲你说你丝毫不知谁会相信。”

    金氏立刻豆大的泪珠往外流,一副委屈的模样:“侯爷,您不能如此冤枉妾身,秦嬷嬷做的事臣妾丝毫不知,臣妾哪里知道她内心是个毒的,老爷您要相信我啊!”

    药侯冷哼一声:“你口口声声说让本侯相信你,那你告诉本侯那秦嬷嬷为什么要陷害半夏害我母亲。”

    青黛替母亲气不过,不就是一个贱人,父亲为了一个贱人打母亲就不对。

    “父亲,母亲好歹与你夫妻十几年,无论什么原因您都不能如此对待母亲。”

    听到青黛的话,药侯感到心寒:“你的意思是,疼你宠你的祖母即使被人害死我也不能过问?”

    青黛一副药无所谓的模样:“害死祖母的是秦嬷嬷又不是我母亲,父亲您不能将气出在我母亲身上。”

    药侯爷听到这话,简直快气到吐血。

    玄参是聪明的,赶紧道:“父亲,秦嬷嬷是母亲的奶娘,向来拿母亲当亲生女儿看待,五姐姐来府上以来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多次冲撞母亲,害的母亲在外面被人笑话,所以秦嬷嬷一定是气不过才想毒害祖母来陷害五姐给母亲出气,父亲母亲的确不知情。”

    听到玄参的话,金氏立刻哭的像个泪人一般:“老爷,妾身也不知道这秦嬷嬷怎么会想差了,妾身从未怪罪过夏丫头,老爷呜呜呜……”

    半夏真是被这母子三人的话给气笑了,自己作恶多端到头来怪上了自己。

    “小弟的意思,一切都是我的错喽,你说我有意无意的冲撞母亲,请问何时何地在什么情况下冲撞的?”

    玄参黑脸,半夏每一次冲撞母亲都是有理有据,他又如何来说。

    青黛冷哼一声:“前不久及笄礼上你就冲撞了,这才发生几天你自己难道忘了?”

    听到这话,半夏突然好奇这青黛怎会如此愚蠢,而前世的自己竟然会被这个蠢货给害了。

    金氏赶紧拽拽青黛的衣袖,示意青黛不要说话。

    越是提起,不就越能提醒她多次加害半夏的事实。

    药侯冷哼一声:“真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女,你这样的妻子本侯可留不得。”

    金氏一听,脸色大变:“侯爷,你要休了我?”

    “哼!如果不休了你,谁知道你身边的丫鬟婆子哪一天哪根筋搭错再谋害了本侯。”

    金氏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她立刻道:“不行,你不能休了我。”

    凉姜跟苍术两人看着对自己极好的母亲要被休,赶紧跪下来求饶。

    “父亲,一切都是母亲的奶娘做的,母亲也不知情,父亲您就原谅母亲的不查之过吧!”

    “是啊,父亲,母亲好歹将我们几个孩子辛苦拉扯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父亲您千万不要休了母亲啊!”

    半夏看着两个求情的哥哥,简直是满头黑线,真看不出来两个傻哥哥还有白莲花的潜质。

    京墨转过去,多看这两个不成器的弟弟一眼,他都能被气死。

    妹妹说的对,不让他们两个人真正体会这金氏的恶毒,他们是不会醒悟的。

    青黛跟玄参也跪了下来,一个个都为金氏求情,那模样好不凄惨。

    “不要求我,本侯心意已决绝不容忍,”

    可能是药侯爷的话刺激到了金氏,只见她掉落的眼泪停止留出。

    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侯爷,我陪伴你十几年对你掏心掏肺尽心尽力,可无论我付出多少都捂不热你这块冰冷的石头。”

    说道这里,她狠狠瞪了半夏一眼,恨不得将半夏给生吞入腹都难解她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