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挡住去路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7章挡住去路

    半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心有不甘,为什么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被抛弃的都是自己。

    难道就因为这张普通再也普通不过的脸么?

    青黛心里开心极了,现在不光是能够让半夏伤心欲绝,还能让她命丧黄泉不负任何责任真是太好了。

    他们走后,小漠北王才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

    围着他的众人瞬间慌乱,半夏立即开口:“先止血。”

    这是她唯一活命的机会,无论如何她都要在此刻抓住这跟救命稻草。

    一个男人看向半夏,狐疑的问道:“你会医术?”

    半夏点头:“会的,只要你们相信我。”

    “不行,她是最奸诈狡猾的大月国人,不可相信。”另一个人立刻跳出来反对。

    “他再耽误下去,一定会流血过多而死,我在你们手里若是不能治他同样会被你们杀了,为了活命我为何不尝试救他?”

    半夏的反问,让那质疑的男人闭口,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给她松绑。”

    一个头领开口,半夏瞬间被被放了。

    半夏也不好怠慢,走过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小漠北王,他的骨头已经断了于是道:“先接骨再止血。”

    “什么,你的意思是小王爷的胳膊还能接上?”那小头领不可思议的看着半夏。

    半夏认真的点头道:“能。”

    然后就将自己所需要的用品一一说了出来,那小头领立刻命人第一时间去将这些东西给弄回来。

    折腾了整整一夜,当太阳刚刚露出脑袋,半夏总算将小王爷的胳膊给接上。

    那小头领立刻命人将车厢给绑在他们的马匹上,将小王爷抱了上去。

    半夏留在车厢内照看小漠北王,他安全之前这些人是不会让自己离开的。

    接着,只见那小头领又抱进来一个偏瘦的少年。

    那少年处于昏迷状态,因为离的很近半夏一眼就看出这小少年是女扮男装,所以认定她是姑娘。

    而且这姑娘面色显示不正常的红,体温很高,应该是突发性急烧。

    现在明白了,小漠北王截住她们的马车并非贪财,而是需要车厢来承载这位姑娘逃离大月国。

    “……”

    “找到了么?”郊外,男子一身淡紫云锦锦衣,周身散发着不可言出的贵气。

    只是那周身的素冷,隔着几里都能吓的人浑身颤抖。

    “殿下找不到,应该是走远了。”

    骤风面色难看,得到消息后就来寻找,可是找了整整一夜都找不到五小姐的下落。

    果然,刚说找不到,太子翼的脸上就凝聚一层寒霜,即使俊美的如同天神,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十分恐怖。

    “追,天涯海角也给本殿追上。”

    “属下遵命。”

    “……”

    小漠北王醒过来,已经是当天的夜里,他是被右臂给疼醒的。

    睁开眼睛自己已经在马车里,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右臂,发现右臂被一片片的竹片给固定绑着。

    “不要动,骨头里钉着钢钉,越动越疼。”

    小漠北王,循着声音看去,就看到车壁上靠着闭目养神的半夏。

    “你没死?”小漠北王诧异,他的人竟然没有动手杀她。

    这时赶车的小头领,听到里面的动静,立刻回了一句:“小王爷,是这个女人救了你她懂医,你的胳膊都是她给接上去的。”

    听到这里,小漠北王撑着疼痛挣扎着要坐起来。

    半夏本来不想理会他,但怕他动了右臂牵动骨头自己又得费劲忙活。

    于是伸手,十分不情愿的将人给扶了起来。

    小漠北王坐好后,看向半夏问道:“骨头都断了,你如何接上?”

    “断骨之间订了钢钉。”

    “什么,你将钢钉钉在我的骨头里,你找死。”

    小漠北王发火,抬起左手就要去打半夏,半夏不躲不闪,直视小漠北王。

    “你的意思是,拧了不要这右臂,也不能让骨头里出现钢钉对么?”

    小漠北王抬起打人的手,在这一瞬间放下,当然他的右臂很重要,谁也不想做个残废。

    “说,有什么后遗症?”

    半夏冷睨他一眼:“钢钉做了特殊的处理,只要百天后你适当的锻炼,那么你的右臂会恢复如初。”

    “你说的可是真?”小漠北王半信半疑。

    “时间可证明一切,在说我我现在在你手里不是吗?”

    看着半夏那坚毅不屈的眸子,小漠北王竟然莫名的欣赏。

    “姑娘,你要的汤药来了。”马车行驶变的缓慢。

    半夏接过两碗汤药,递给小漠北王一碗道:“你的。”

    小漠北王接过汤药并没有喝,而是看着半夏手里的一碗皱眉道:“你也病了?”

    半夏没好气的给他一个白眼,然后扶起躺在车厢里的姑娘。

    将汤药一点一点的喂进她的最近,小漠北王全程都看在眼里,莫名的对半夏有些好感。

    “你怎么不喝?放心为了我的小命绝对不会下毒害你。”

    小漠北王看着半夏,那十分不待见自己的眼神,顿时就不舒服了。

    “你喂本小王爷。”

    半夏差点被气道:“你又不是没长手,凭什么让我喂?”

    “伤了,你知道的。”

    半夏无语:“你一条胳膊伤了那条还好。”

    “本王不是左撇子,不会用左手。”

    半夏顿时气急,可以断定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最后不得已,接过药碗亲自往小漠北王嘴里灌。

    小漠北王被半夏的粗鲁给气到了:“行了,本王自己来。”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到最后还是自己将药全部喝光。

    半夏给他一个白眼,突然发现他脸上的刀疤一一处竟然掉了。

    瞬间明白,这一脸的刀疤全是贴上去的,假的,让人看不见他究竟长成什么样。

    嘴角微微一抽,闭目养神去了。

    马车从未停下,半夏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疾跑的马车突然停下,车厢猛地晃荡一下。

    半夏皱眉,睁开眼睛瞬间清醒。

    “小王爷,是,是大月国太,太子。”那小头领说话之间都开始结巴了。

    听到是月北翼挡住了去路,小漠北王脸上都带着恐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