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小漠北王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6章小漠北王

    那带头的劫匪认识秦妈妈,立刻道:“我们追人追到这里来了。”

    这时半夏冷然道:“母亲,想要对我动手可要想清楚是否让姐姐陪我一起下地狱。”

    一句话吓的金氏魂魄都飞了,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半夏竟然如此清醒还跑来女儿这里拿女儿威胁自己。

    “贱人,不管怎么说青黛都是你的姐姐,你要对自己亲姐姐下毒手么?”

    半夏冷然:“这就要取决于母亲是否放过我,母亲你是要姐姐跟我一起死还是放我一马,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金氏气的脸都歪了,最后冲着那些匪徒道:“你们立刻撤离,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蛛丝马迹。”

    那带头的劫匪点头:“夫人放心,有外面的流匪做我们的掩护没人会发现。”

    说完,就冲着众兄弟招招手道:“撤。”

    半夏透过窗外,看着那群人纷纷离开,只是低头看见一个匪徒脚上竟然穿了军靴,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是军营中人。

    可是这大月国,军营众多,想要从这方面入手查简直难如登天。

    “备马车。”半夏冷声吩咐,这里她可是一刻也呆不下去。

    金氏赶紧道:“还不快点备上马车,这里糟了匪徒我们赶紧回去。”

    秦嬷嬷明白金氏的话,赶紧去做了。

    在半夏的指挥下,他们将床底下昏睡的芍药给放在马车中,为了以防万一半夏挟持着青黛跟自己一辆马车。

    城外发生的事情,就算城里要知道也是天亮以后。

    半夏坐在马车里一路都十分的警觉,青黛被半夏这样劫持着,简直恨不得将半夏给撕碎了。

    深更半夜,荒郊野岭,两辆马车出现瞬间引起真正逃窜匪徒的注意。

    只听一声箭鸣,奔跑的马瞬间毙命倒在地上,马车也跟着翻倒。

    青黛见势要跑,被半夏死死的拽着就是不让她走。

    “头,跑了一辆马车,不过还截下一辆。”一个男子的声音越发的靠近。

    半夏坚强的支撑着身体,努力从马车里爬出来,顺带拽着青黛一起出来。

    漆黑的夜里,被那些匪徒手里的火把给点亮。

    一个带头的男人,脸上全是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就十分恐怖。

    青黛吓的赶紧往半夏身后缩,然后冲着那些包围他们的男人道:“我母亲,不是让你们都走了么?”

    刀疤男皱眉:“你母亲是个什么东西?”

    青黛瞬间明白,遇到真正的流匪了,于是更加害怕的紧紧拽着半夏的衣袖。

    半夏冷眼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抓我们,不过求财。”

    刀疤男看着无所畏惧的半夏,顿时来了几分兴趣:“求财也害命,难道你就不怕?”

    半夏对上刀疤男的眸子,声音平静清冷:“害怕,可没有得到财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哈哈哈……”你这小女子有意思,就是模样普通了点。

    刀疤男有些沙哑的声音,瞬间显得几分愉悦。

    就在这时,一个人过来道:“头,端王追过来了。”

    刀疤男顿时咒骂一声:“靠,真是阴魂不散。”

    青黛心里惊喜,这下有救了。

    只听刀疤男冷哼一声:“绑了他们,准备战斗。”

    瞬间,半夏跟青黛被这群人给控制的死死的。

    只见端王带着一队人马冲过来,刀疤男带着自己的队伍冲了上去。

    顿时刀光剑影,耳朵里全是打斗的厮杀声,眼睛里全是人影各种被砍倒下,流血的场景。

    青黛吓的腿都软了了,甚至尿了裤子。

    然而,半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即使心里是恐惧的也绝对不会显露。

    只见几个回合下来,端王带来的人差不多都被歼灭。

    半夏眼眸微眯,如果只是普通的流匪根本就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战斗力。

    匪徒竟然将小军队给歼灭,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所以半夏心里断定,这流匪绝对不似表面那么简单。

    静,打斗声终于停止,一切都安静如落叶。

    只见端王被人押了过来,青黛立刻激动道:“端王殿下,救我,救我……”

    端王看了一眼青黛跟半夏,眉头紧紧拧着。

    “嘶……”

    刀疤男吃的裂了一下嘴角,一只臂膀只连着皮肉,这是被端王给砍的。

    “杀。”

    刀疤男眼眸中透着阴骘,看向端王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端王冷哼一声,丝毫不怕:“小漠北王,杀了我你觉得你还能走出这大月国的地界?”

    “你,你竟然猜出来了?”刀疤男不可思议。

    端王用力挣脱开压制他的人:“作战惊人,能够胜的过我的小队,除了漠北王的人马还能有谁,看你的年龄顶多二十出头,还能够指挥漠北王兵马的人除了小漠北王再无它人。”

    说道这里,端王停顿一下,继续道:“你们扮作流寇潜入我大月国,不就是为了那一张地图,地图已经到手若是不能全身而退那做了这些岂不是白费,小漠北王你总不会以为你也能打的过太子翼殿下的金甲军队吧?”

    提到太子翼,那个战神太子,小漠北王满是刀疤的脸上顿时有些惊恐。

    “说出你的条件?”小漠北王面色阴沉。

    端王立刻道:“放了我跟她们,我保证守口如瓶只字不提,让你们安全离开。”

    说完他从腰间拿出一块令牌道:“有我的令牌,你们一路会畅通无阻。”

    小漠北王强撑着疼痛快要晕倒的难受,冷声问:“放了你可以,这两个女人跟你是什么关系,本小王爷凭什么要放?”

    端王看了一眼半夏又看了一眼青黛:“他们一个是我未婚妻,一个是我最爱。”

    听到这句话端王来了兴趣:“既然如此,那本小王爷就成全你,两个你只能带走一个否则免谈。”

    青黛立刻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哭道:“殿下,救我救我呜呜呜……”

    半夏眼眸中透着坚毅,不过同样将所有希望寄托都托在端王身上。

    无论如何她都是端王的未婚妻,即使他不认她也是,论名论份她比青黛重,可救与不救完全取决于端王的心。

    端王沉思片刻,亲自上前将青黛的绳子给解开。

    青黛瞬间扑进端王的怀里,哭的那叫一个悲催。

    “果然是英雄爱美人啊,为了美人未婚妻都可以抛下。”

    小漠北王奚落一句,就命人拿过令牌,放端王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