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天机楼主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8章天机楼主

    老侯夫人点点头道:“当年舒王府被满门抄斩,我舒王哥哥护着我跟他唯一刚出生的女儿月霜逃出舒府,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哥哥被万剑穿心而死。”

    说道这里时,老侯夫人眼眸中全是恨意。

    接着道:“幸好因舒王府有恩于药侯父,当年药家老太爷将我窝藏在药家,偷偷在乡下与你祖父完婚,等风声过去后才隐姓埋名跟着你祖父回都京继承父业。”

    听到这里,半夏心中骇然,怪不得她手中有那无字医术的天之宝贝,原来母亲竟是舒王之后。

    老侯夫人眼眸通红:“就因为我哥哥在百姓心中呼吁极高,又经商有道富可敌国所以糟了先帝的猜忌。”

    那些大臣,猜出先帝的心思,就想法设法的要扳倒舒家,只是苦苦找不到任何舒家的犯罪证据。

    后来,金家,秦家,丁家,三家联合与漠北国合作生生制造出假的证据,迫害舒家。

    半夏心中惊骇,没想到祖母竟然心中藏着这天大的秘密。

    突然,祖母给半夏跪下:“夏丫头,就算祖母求你。”

    半夏大惊,赶紧将祖母扶起来:“母亲有话直说,不必如此。”

    祖母道:“你母亲是被那金氏迫害而死的呀,还有你祖父当年不同意金氏过门才惨遭毒害,你父亲现在处处都受金家限制我们根本就在仇人的阴影下过活啊!”

    半夏当然明白,可父亲无舅家可依,金家势大胳膊又岂能拧的过大腿。

    祖母又道:“夏丫头,成为端王妃虽说委屈了你,可必定是个机会,是给你母亲祖父报仇的机会,给你外祖我哥哥沉冤昭雪的机会啊!”

    半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疼祖母竟然能够隐忍那么多年。

    “祖母,我懂了。”

    回答完,半夏就离开这里,她现在急需静静。

    祖母摸着排位,眼泪又流了出来:“我的女儿,我呵护了一辈子的女儿,我哥哥唯一的血脉唔唔唔……”

    王嬷嬷进来,看到祖母的样子顿时心都揪了起来心疼的紧。

    “……”

    天机楼,以神秘入口而进,天机楼位于九国居中的位置。

    因为天机楼主业黑市遍布九国,为了方便所以才在九国的居中位置设立的中心聚点。

    天机楼,最高处楼主正厅,金碧辉煌处处透着土豪气息。

    地板都是黄金铺成,墙面都是白银铸造,每一处摆放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随随便便从这里拿走一样东西,出去后就能富甲一方。

    即使如此,可出了楼主邪君谁也不敢动这里的一分一毫,我为有命拿却没命花。

    带着黑色面具,眼神冷峻的男子,周身都散发着邪逆让人恐惧之气息。

    他的眼睛,就像地狱里走来的修罗,无处不透着死亡的冰冷。

    此人正是天机楼主邪君,听说楼主邪君神出鬼没想要见他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

    身边白衣公主,正是帮邪君打理天机楼的天机公子。

    天机公子面若桃花,明明身为男子却比女人还美上三分,如果不是他举手投足之间处处透着阳刚,那非被人当成女人不可。

    “楼主,这大月国端王派人多次来访,送来无数珍宝古玩只希望能与我们天机楼合作。”

    天机公子说完,就看向楼主邪君,等待答复。

    邪君沉默许久不言,下面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邪君面具后的嘴角微够,只说一字:“准。”

    那天机公子意外,却不敢多说一字。

    “哥哥,哥哥,祖父想要见您。”女子如同百灵鸟好听的声音响起。

    邪君眉头微皱,只是冷冷看她一眼,然后就直奔后厅。

    天机公子叹气:“灵雀,你明知道楼主喜静你还咋咋呼呼的。”

    灵雀轻哼一声:“即使我咋呼,楼主哥哥还是喜欢我,你们能比?”

    天机公子嘴角微微一抽,不可置否不再说话。

    下面的天机使者,赶紧过来拍马屁,对灵雀是各种吹捧。

    后堂,一个老者只需看一眼变知已经病入膏肓。

    “外祖,你可好些。”邪君担心的声音响起。

    老楼主强撑着坐起身来,问道:“你可找到你同胎弟弟?”

    邪君皱眉:“并未找到。”

    老楼主咳嗽两生,立即道:“他一定被那个女人给藏起来了,你天天在她身边怎会找不到?”

    “外祖,我已派人日夜监视,可她十多年来从未出过任何破绽。”

    老楼主奴道:“毒妇,毒妇,若不是怕找不到你弟弟,当年你母亲被害死我就该去杀了她,竟是白白让她活了这十多年。”

    “外祖,弟弟会找到的,我保证。”

    老楼主立刻握着邪君的手,道:“一定要找到你弟弟,不然九泉之下我如何与你母亲交代咳咳咳……”

    “来人,汤药快……”看到老楼主剧烈咳嗽,邪君担心至极。

    “……”

    夜里,半夏做了一个长长又很乱梦,梦里血腥四起。

    有青黛恶毒眼神,将她推入火海,有金氏假仁假义却背后捅刀,有哥哥被残忍杀害血流满地。

    还有战争现场,金家丁家秦家,将舒王府赶尽杀绝,她的头疼的都要炸开了,拼命的挣扎就是醒不过来。

    “大公子,小姐天天夜里梦魇缠身,只要睡梦就会高烧不退,醒来就恢复正常。”芍药解释着。

    京墨心疼的将半夏抱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出去找大夫。”

    “夏儿,哥哥乖妹妹,你醒醒好不好。”京墨心疼的将半夏额头上的汗珠给擦掉,简直把他给急坏了。

    猛然睁开双眼,半夏眼眸中全是嗜血的恨意与杀戮。

    这样的眼神将京墨给吓坏了,反应回来半夏立刻恢复平静。

    “哥哥。”半夏叫了一声,就扎进京墨的怀里,眼泪流出。

    京墨心疼的摸着半夏的头:“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半夏摇摇头道:“只是哥哥不在家,半夏想念罢了。”

    京墨去摸半夏的额头,发现已经退烧这才放心。

    就在这时,出去请大夫的芍药中途跑了回来,急匆匆道:“不好了,不好了杀过来了。”

    半夏皱眉:“谁杀过来了?”

    “小姐,端王殿下他可是将我们府邸砸的乱七八糟,就差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