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火海救父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5章火海救父

    金氏立刻握着青黛的手道:“今天夜里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来记得了么?”

    青黛点点头,赶紧在丫鬟的陪同下回到自己的小玉楼。

    金氏刚刚回到院子,就跟秦嬷嬷说了几句话。

    秦嬷嬷明白,当时就出了侯府,不知道是做什么事情去了。

    “……”

    小姐,管家来了。

    半夏一听管家二字,眉头就紧紧蹙起。

    半夏皱眉:“你来做什么?”

    那明显不友善的口气,让疾雨想哭,他貌似从未的罪过这位小姐吧!

    “小姐,夜里风高要小心火,水要备足以防万一。”

    疾雨管家留下这句话就直接离开,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留。

    芍药撇撇嘴:“这新管家看起来挺机灵好看,怎么说个话神神叨叨的什么意思?”

    半夏心冷,小心火什么意思?

    这月北翼就算要自己死至少不是现在,没有得到她的秘密这月北翼一定舍不得自己死。

    既然如此,那就是有人要盖她。

    想到这里,半夏立刻道:“快多打些水出来备足放好,夜里都不许熟睡。”

    突然想到了什么,半夏又道:“快去,通知我那几个哥哥不要被人发现。”

    香竹立刻飞身而起,直接前往通知。

    夜里,半夏十分警觉看起来像是睡了其实根本就没有睡。

    果然,就在后半夜香竹小声紧张道:“小姐府里着火了,火势凶猛不止一处火点。”

    半夏冷静沉着:“救火。”

    就在这时,外面大喊:“来人啊,着火了救火啊,救火啊!”

    因为他们兄妹的院子里提前准备了,所以很快就扑灭了火势。

    芍药还没来得及高兴,看到何必院子的熊熊大火就慌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老爷的书房火势大的已经将整个房子都烧起来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们只顾着救我们自己院子里火,没有想到风往北面吹,刚好是老爷所住的书房所以火全都蔓延过去了。”

    半夏立刻起身直接往书房方向跑去,此刻得到消息的众人也跑了过来。

    金氏手都攥在了一起,心急的都哭了。

    “快点灭火,老爷,老爷……”

    下人们一桶桶的打水往那火上浇,可就是无法扑灭这熊熊的火势。

    大哥不在家,所以不知道,凉姜苍术两位哥哥赶到时也急的不行。

    金氏抓住秦嬷嬷的衣领子,目眦欲裂:“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秦嬷嬷一脸的恐慌:“夫人,奴婢也不知道,应该是这风正好往书房这边吹,所以火势蔓延。”

    半夏看到这熊熊大过,眼眸中闪烁着前世自己被活活烧死的场景。

    那种痛苦,那种让人恐惧的疼痛,那随着大火将自己身体烧焦都能闻到的烧焦味。

    不,她母亲生死未卜,现在只剩下父亲了。

    她不能没有父亲,不能让父亲尝受她前生体会的那种痛苦。

    想到这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像是魔怔了一般。

    半夏夺过一个家丁手中的水桶,将一桶水都浇在自己的身上。

    接着,就往那火海里冲了进入。

    凉姜跟苍术看到这一幕,心都要跳出来。

    同时大喊道:“妹妹,回来快回来。”

    金氏此刻也瞪大瞳孔,进入火海就是个死啊,这丫头竟然!

    “父亲,父亲你在哪?父亲……”

    半夏留着眼泪,烟火熏的她直呛,她也没有退缩

    那种火烧痛苦她尝受过,即使害怕恐慌她也要拼了命救出父亲。

    “咳咳咳……”药侯爷被烟呛的咳嗽。

    听到声音,半夏立刻往内室走去。

    就看到药侯爷一条腿被烧毁掉下来的横梁给压住,自己根本就挪动不了。

    半夏赶紧过去,紧张又心疼:“父亲,女儿来了。”

    药侯爷被火熏的脸都通红发烫,本以为自己要死了可这个节骨眼上女儿竟是瞒着火势的危险进来了。

    如此情景,他怎能不感动:“夏丫头,快走。”

    “不,父亲我一定要救你出去。”半夏说着还拼命的去搬开那横梁,只是自己力气太小根本就搬不动。

    药侯爷心急生怕女儿陪同自己一同葬入这火海,赶紧道:“乖女儿,你不要管父亲了,父亲死了刚好去地下陪你的母亲。”

    “父亲,你还记的母亲?”半夏眼眸通红,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药侯爷叹气:“一生所爱岂能忘记,女儿你快点走,若是你有个好歹父亲酒泉之下都无颜见你母亲。”

    半夏不再说话,用力的去抬那横梁。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出现,一脚就将那横梁给踢到一边。

    月北翼,半夏惊讶,月北翼的眸子只是看了半夏一眼。

    药侯爷都惊呆了,这太子怎么会深夜来他府上。

    只见月北翼将药侯爷背起,一只手拉着半夏往外走。

    火势很大,逃出去都十分的艰难。

    门口处,月北翼将药侯爷放下,沉声道:“不许透漏半句见过本殿。”

    然后他就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半夏此刻没有功夫想那么多,背着药侯爷强撑着跑了出去。

    “老爷,老爷,你可是出来了。”金氏一看到药侯爷安然无恙,立刻化悲为喜。

    “老爷,老爷你没事吧!”

    “父亲,父亲,有没有伤到。”

    金氏跟苍术凉姜两人同时关心来问,半夏放下药侯道:“腿受伤了,情况不妙。”

    金氏一听,赶紧道:“快去传府医过来,快点。”

    秦嬷嬷低声提醒:“夫人,府医家里有事请假回家了。”

    金氏这才想起来,就怕他们兄妹三个没有死透再被强行医救。

    想到这里,金氏立即道:“快去宫里请御医,快去。”

    半夏可知道这骨伤不能耽搁,不然腿可就费了。

    她赶紧看着哥哥道:“快将父亲背回屋里,我先给父亲看看。”

    御医赶过来的时候,房屋里已经挤满了人。

    御医拿着药箱赶紧上前:“侯爷,可是疼痛不适。”

    经过半夏的及时用药,药侯爷已经不那么难受了:“有劳郭御医了,要不是小女半夏冒火相救这会我这条命都跟着大火去了。”

    那郭御医年近五十,在宫里的御医官中也是举足轻重,医术甚好。

    他上前检查药侯爷的腿伤,顿时眼前一亮:“这,这是谁给敷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