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待客之道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1章待客之道

    疾雨身为刚定的新管家,灵机通透,立刻命人给两位不速之客准备座椅。

    看到梅子初的那一瞬间,青黛的脸马上就红了。

    金氏也极为开心,一个是小郡爷,长公主唯一的嫡子,一个是元帅府老元帅最宠的孙子。

    虽然他们家青黛最终目标是太子殿下,不过多巴着两个也没有错。

    金氏赶紧笑道:“两位公子前来,我们自然是欢迎的。”

    说完就给青黛一个眼神,示意她好好表现。

    对比,青黛向来都是自信的,她容貌出众能吸引那么多贵公子这两位也不在话下。

    至于半夏那个丑女,即使嘴巴再厉害,可轮到人情世故绝对不如自己。

    药侯看向两个女儿问:“倘若,白家跟吴家同时出丧两家我们都有情理来往,那该去谁家?”

    半夏没有回答,青黛以为她答不上来,得意道:“爹爹我先说。”

    君寒心里冷笑,空有美貌就是花瓶一个,不懂先答者除非出彩否则落下风。

    金氏眉头微皱,这孩子太心急了些。

    接着就听见青黛道:“父亲,这两家都有走动情礼来往,那同时出事无论去谁家都会得罪另一家,那还不如礼到人不到,这样谁也不用得罪。”

    药侯听了点点头,金氏对女儿的回答也是十分满意。

    药侯爷这才看向半夏道:“你姐姐都回答了,你说说你的看法。”

    半夏这才道:“父亲,这人啊哪有十全十美的,出殡可是大事,虽然礼是要送的可两家都不去看似两家都不得罪,其实两家都得罪了。”

    众人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么个事,身为朝廷要员谁也不缺你这么点礼钱,人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记着。

    药侯以前从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听女儿如此说,也重视起来。

    “既然都得罪,那夏丫头你说该如何是好?”

    “其实方法很多全看变通,礼到人到才能让人深刻于心,这出殡讲究个时辰吉利,每个人的风水坟地不同死亡时间不同,这埋葬时间就不同。”

    听到这里,药侯跟众人大多明白了,若不是半夏说道这层还没有人有想的这么多。

    半夏继续道:“可携带礼金先去时间靠前的一家,结束后再去时间靠后的一家,虽然有点赶但两家安好都不得罪。”

    “好,亏你这丫头心思缜密想的如此多,竟然能想到时辰上去。”

    药侯爷不吝啬的夸赞着,再次感慨,他这个孩子可惜是个女儿身。

    “父亲,做人贵在变通,这死胡同还有能翻的墙呢,这活人还能让路给堵死不成。”半夏说完,就看了青黛一眼。

    青黛气的脸都黑了,即使再会伪装此刻都觉得没有面子。

    君寒嘴角勾起,这个丫头还真是又一颗七窍玲珑心啊!

    侯爷来了兴致,道:“那再问你们,如果二品官跟一品官家中有喜,当如何送礼?”

    这次青黛学精了,看向半夏:“妹妹这次你先说吧!”

    半夏只是嘴角勾笑,回答:“姐姐,妹妹乃乡下之人,以前从未见过官员若是说错了怕被笑话。”

    听到半夏如此说,青黛总算是舒畅许多,看这丫头也不懂。

    “算了,既然你不懂,那就听姐姐我说吧?”

    青黛直接就又把话给揽了过来,这下金氏算是彻底急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她刚要开口说话,那边青黛已经说了。

    “父亲,既然都是朝中官员,礼品自然不能送轻省得让人看了笑话,重礼相送自给了那些大官面子,又给自己挣了慷慨好交的名声。”

    药侯爷听到这个,眉头微微皱起。

    看向半夏道:“你可觉得姐姐说的有道理?”

    半夏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说送礼官员之事,定会被金氏揪着不放,毕竟刚才是自己说没见过大官不懂的。

    她在心里暗想了一下,然后笑道:“父亲,姐姐说的有没有道理女儿实在不知,但是在乡下婶婶教过半夏一个道理。

    富若不藏,容起纷争,易闯祸端,十个财主过寿朋友都送之厚礼那百姓再厚的加底也不够送。

    遇此,婶婶说要分个亲厚疏远,以关系不同等级不同来划分送礼,所谓有远有近不烦不乱。”

    “好一个有远有进不烦不乱,夏丫头这话说的极好,这无论是乡下还是都京礼数都是一样,就看你如何区别。”

    药侯起身,心中畅快:“好了,为父也累了,苍术凉姜你们好生招待两位客人,我这还有公务要忙就先退了!”

    金氏赶紧送药侯回后院书房,离开时叮嘱秦嬷嬷多看着点。

    半夏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跟大家打招呼的新管家疾雨,眼神透着明显的不爽。

    疾雨被半夏盯得有些头皮发麻,这五小姐不会是认出自己了,这也不对啊,他一直在暗处应该没人认识。

    半夏冲着疾雨轻哼一声,直接就往自己的忘忧小院走去。

    见半夏要走,梅子初立刻跳起来:“你小村姑,来客人了也不知道招待。”

    半夏回眸看向梅子初,没好气道:“我两位哥哥不是在么?”

    苍术一摆脸,明显不欢迎:“听说妹妹会做药膳,晚饭哥哥就去妹妹那里吃,走一起走。”

    药膳?

    那是个什么东西,君寒跟梅子初两人同时脑子里打出一个问号。

    凉姜十分客气:“两位,进门是客父亲让我招待,还请两位跟我去前厅品茶。”

    梅子初可不管那么多直接问道:“药膳是什么?”

    凉姜摇头:“这个在下也不知,好像是妹妹研究出来的食物。”

    梅子初看着他那副装的文邹邹的模样就来气,看不惯道:“行了别装了,谁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德行,装的文气有意思么?”

    凉姜嘴角一抽:“不装也行,你们两个赶紧打那里来到那里去,我懒得伺候。”

    “嘿嘿……”梅子初笑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还真是被你母亲给惯坏了,直接撵人走也不怕得罪我们俩。”

    凉姜冷哼一声:“你们倒是懂礼,第一次见到去探望长辈两手空空的。”

    梅子初跟君寒两人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的确什么也没有。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青黛赶紧道:“二哥哥,两位公子好歹是贵客,哪有你这样待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