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赖太子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章无赖太子

    每一次看到半夏带着仇恨的眼神,他都会跟着被刺痛。

    “本殿要杀你,你躲的过?”

    半夏沉下心思:“的确躲不过。”

    说完这句话,半夏上辈子到今生都想不到的事,瞬间解开。

    “你不杀我,因为我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对不对?”

    对,现在想想是这样的,前生亦是如此自从她将那无字天书的秘密告诉他后,就……

    月北翼真是被这个小女人给气笑了:“你说本殿不杀你,是为了你身上的东西?”

    半夏依旧警惕仇恨的看着月北翼,从头到尾都不置一词。

    月北翼无奈:“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本殿想要的?你说?”

    半夏依旧不语,这辈子他休想从自己嘴里套出无字医书的秘密,一个字都不可能。

    看半夏倔强的模样,月北翼在心里深叹。

    现在的半夏,就像只带着仇恨的小狼崽子,可爱的让人想要拥有,可又凶猛的让人害怕。

    “夏夏。”月北翼伸手:“你的后背……”

    “还请太子殿下自重,半夏已无大碍若是太子殿下无事请尽快离开。”

    半夏觉得,只要自己不说出无字医书的秘密,那么自己就是安全的,月北翼想要得到无字医书的秘密就不会动她一下。

    想到这里便更加的肆无忌惮:“太子殿下,若是来看半夏的大可不必假心假意,半夏不需要。”

    太子真是要被这小女人气到吐血:“你说本殿假心假意?”

    半夏直视月北翼的眸子:“本来无心,何来真意?”

    月北翼向来不会发作的脾气,再次因为半夏而触动。

    他忍不住抓住半夏的肩膀:“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你……”

    半夏吃痛,眉头只是微微蹙了一下,月北翼就心疼的赶紧松开手眼眸中的心疼担心十分明显。

    半夏仇恨的眸子对上他,心里万分不屑,伪装的真像,如果不是前生知道他心中真爱,她也许再次被骗。

    月北翼最后忍着心中脾气,收回手指着卧室床正对面的琴架道:“本殿几日不见暖玉雪琴甚是想念,特此来看。”

    一听这个,半夏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指着那架琴道:“你也不用想念了,赶紧带走。”

    月北翼真是要被这个小女人给活活气死,拒绝道:“此琴既然当众赠送与你,岂有要回去的道理,本宫隔三差五来看看便是。”

    半夏真是被月北翼这借口快气死了,这意思不就是以后想来就可以随便来呗,因为他思念这琴。

    窗外暗处的疾雨,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这还是他们家冷酷无情霸道无比的太子殿下么?

    不过这借口他这个做属下的都给一百分,只是太子殿下您身份尊贵,总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不觉得不合适么?您把您的尊严身份丢到哪里去了。

    若是月北翼能听到这疾雨的内心独白,一定会回复他一句:“媳妇重要?还是脸面重要?”

    “太子殿下,放心你把琴拿回去我绝对不会对外人透漏半句,此刻深夜您将琴搬走也不会有人看见。”

    月北翼挑眉,这丫头就那么不待见自己。

    他偏偏就不如着丫头的意,哼声道:“琴本殿是可以带走,可是你想没想过皇后娘娘问起琴来你如何交代?这琴可是皇后娘娘当年的陪嫁之物。”

    听到这话,半夏差点吐血。

    意思就是这琴自己不留也不行了,为了不被皇后降罪必须留琴,还不能阻止这月北翼随时来看琴。

    半夏压住心中的气,用中商量的口吻道:“太子殿下,这琴既然送我就是我之物,您如此惦记不合适吧?”

    说完,见月北翼没有要走的意思。

    半夏故意口气加重:“太子殿下,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您如此惦记臣女睡恐难安啊!”

    月北翼即使已经压制住自己的脾气,可是听到半夏当面说自己是贼,脸色还是没能忍住的黑沉。

    “你说本殿是贼?”这句话几乎是月北翼咬牙切齿的说出来。

    半夏解释:“只是一个比喻,是太子殿下您说的您是惦记的。”

    月北翼双拳紧握,再次忍住自己的脾气尽量不让自己被半夏气到发作。

    他顺势坐下,就坐在琴架边上口气透着肯定道:“既然你说了,那本殿就天天守在这里惦记这琴,本殿倒要看看这暖玉雪琴到底会不会丢。”

    半夏算是被气明白了,无论自己说什么,这个无赖太子都不会走的。

    她气的说不出话来,顿时冷哼一声:“你爱呆就带着,这房间让你给行了吧!”

    半夏转身就要出去,却被月北翼直接拉入怀里。

    半夏还没有反应过来,月北翼就在半夏的后脖颈处捏了一下。

    只是刹那间的功夫,半夏就直接晕倒昏睡过去。

    月北翼无奈的摇头:“傻丫头,我走你又怎能安心入眠。”

    这半个月,他已经约莫出来,半夏天天晚上做噩梦叫自己的名字,身体发烫睡不安稳。

    可只要自己抱着她,半夏闻着自己身上的气味就能安心入睡,不再噩梦。

    所以夜夜他都是趁着半夏睡了,悄悄进来抱着她和衣而睡。

    只是今天夜已深,这个小女人还未睡,一猜就是为那管家之事烦恼所以才多了一句嘴。

    “疾雨。”月北翼突然开口。

    一直隐藏在外面暗处的疾雨出现在窗边道:“殿下请吩咐。”

    “不用在暗处照看,明日药侯府招募管家,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被选中。”

    “属下明白。”

    疾雨说完,就立刻消失,主子的意思很明显暗中照看不能帮五小姐的忙,可明着照看那用处可就大了。

    他将半夏抱去床榻,依旧盖上被子和衣而睡。

    自己何尝不是,将近十年都没有睡过一天的安慰觉,只有抱着这个小女人睡,夜里才睡的安稳香甜。

    “……”

    “老爷,这府里面没个管家,出入都无人照看那些下人都没个约束,时间久了怕这府里就乱了。”

    药侯刚刚下朝回来,金氏就迎过来说着。

    半夏踩着金氏过来的时间,来到书房,刚好听到金氏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