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天命凤女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章天命凤女

    京墨微微皱眉,话虽然如此说,可是容貌还是很重要。

    看着京墨蹙起的眉头,半夏摸摸自己的脸,心中思绪万千。

    “妹妹,哥哥先走一步,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京墨起身要走,半夏突然叫道:“大哥哥,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去漠北国行刺漠北王?”

    京墨转身看向半夏,心疼道:“妹妹,不知道的越多越安全。”

    半夏拽住京墨的衣袖不放:“哥哥,若半夏一生稀里糊涂的活着,那还不如不活。”

    前世就是因为她什么也不知道,所以才被处处算计,直到死亡。

    京墨看着半夏认真坚定的眸子,无奈又心疼。

    半夏又道:“哥哥,若是我什么都不知不懂,那么现在应该和二哥哥三哥哥一样被金氏当猴耍,听从她所有的安排甚至是死亡都不会觉得是她害的,哥哥这是你愿意看到的?”

    听到半夏的这番话,京墨深省,弟弟妹妹长大了懂事了的确该知道很多事情。

    正如妹妹所说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还指不定被那个毒妇怎么算计呢!

    想到这里,京墨凑近半夏的耳朵低声耳语。

    半夏眼睛都瞳孔收紧,惊讶,惊喜,此刻已经无法形容复杂的心情。

    “母亲没死,这是真的?”

    京墨认真的点头:“我发现母亲的棺材是空的,才有了这猜测,当初金氏能嫁过来全是因为漠北王对我们家的逼迫,他垂涎母亲的美色怎会轻易罢休。”

    半夏惊讶:“大哥哥,你的意思是漠北王跟金国公府的交易,不仅仅是金国公府的宝贝还有母亲?”

    “鱼和熊掌都能兼得,这漠北王何乐而不为?”

    听了京墨的话,半夏心底再次有了上一世死亡时的那种恐慌。

    金氏,青黛,玄参,金国公府,金贵妃娘娘,权利滔天将他们母子玩弄于股掌之中还不留丝毫痕迹,真是太可怕,太可怕了。

    京墨看着半夏,就知道她会有这种表情。

    “我多次偷着前去漠北国,潜入漠北王的王府之中,都没有查探到母亲的下落。”

    半夏点头表示知道:“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金氏软禁了母亲,或者漠北王软禁了母亲,不能确定就是未知数。”

    京墨拍拍半夏头,低声道:“先不要跟你的两个哥哥说,等他们彻底看穿金氏,对金氏彻底绝望之时再说。”

    半夏点头行好,即使大哥哥不交代,半夏也绝对不会说的。

    京墨离开时,又看向半夏说了最后一句:“管家在府里的权利不小,掌管府中下人而且这府中来往出入都要经过管家之手,所以不能再落入金氏的手中。”

    “大哥,你放心我有分寸,不然也不会上演今天这一出。”

    看到妹妹什么都懂,顿时心里安慰很多,宠溺的捏捏半夏的小脸,半响才舍不得离开。

    半夏的脸终于得到释放,赶紧用手揉揉,冲着京墨的后背做了一个白眼。

    “……”

    “你说这话可都是真的?”

    皇宫内庭,芙蓉殿,四皇子端王的母亲蓉贵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来送信的人。

    “小的所说句句属实绝对不敢欺瞒。”太监打扮的男子,压低头颅道。

    蓉贵妃惊诧:“天命凤女,元慧大师真是如此说的?”

    那人点点头道:“元慧大师说天言不了露,只是他十几年前为夏家两位小姐的生辰卜算时,元慧大师的徒弟听见元慧大师自语。”

    “是如何说的?”

    “天命凤女浴火重生,冲出劫难才能化飞凤。”

    蓉贵妃手中杯盏握紧:“也就是说,还差火,只要从火里九死一生的逃出来才能成为真正的天命凤女。”

    那人点头:“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贵妃娘娘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蓉贵妃冲着他挥挥手:“出宫,继续给本宫打听各方消息,但凡谁家有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奴才遵旨。”那太监打扮的男人,立刻躬身告退。

    “嬷嬷,你说这天命凤女之事可信否?”

    蓉贵妃相问,全嬷嬷赶紧过来笑道:“贵妃娘娘,这元慧大师的话向来金口玉言,经他所算从无差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全嬷嬷说完,又给蓉贵妃倒了一杯茶水道:“娘娘,药家五小姐不过是区区一女子,根本就挡不了那金氏儿女的道,可金氏多年来费尽心机要杀了那药侯府五小姐,一定是知道了天命凤女这件事,所以必须杀掉杜绝后患。”

    听到这话,蓉贵妃脸上带着笑容道:“那药家五小姐还真是个命大的,每年一次的劫难都能逢凶化吉直到及笄,不知道遇火还能不能死里逃生。”

    全嬷嬷上前:“娘娘,我们大可以再看看然后行事。”

    蓉贵妃点头,轻抿了一口茶水。

    “……”

    夜静如水,药侯府邸接连两天都没有安排管家。

    半夏知道,再拖下去金氏一定又找到新的管家,那时候自己再阻拦就显得无力了。

    自己找的人,金氏绝对不会同意用,她是当家主母自己硬碰硬是行不通的。

    就在自己陷入沉思之时,身边何时站了个人都不知道。

    “何不公开招募,精挑筛选之?”

    男子低沉好听的声音,将半夏吓了一跳。

    半夏猛然抬眸,就看到站在窗边被月光沐浴的男人。

    “是你?”看到他,半夏的眸色深沉,明显的不待见。

    月北翼现在已经习惯了这小女人的猫爪子,知道她见到自己就会炸毛。

    “怎么,又想装不认识?”与半夏的紧张相比,月北翼显得轻松自如。

    “你来干什么?”

    半夏想到自己哪天起来,被扯开的里衣,瞬间警惕的拿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

    月北翼看到这样的防备自己的半夏,顿时起了戏谑之心。

    他特意靠近:“你的身体那天晚上我都看遍了,你现在捂着有什么用?”

    “无耻。”

    半夏气的咬牙切齿,这个男人怎么如此流氓无赖,亏的自己前生竟没有看出来。

    “敢骂本殿无耻之人你是头一个。”

    “所以你要杀了我?”半夏防备警惕带着仇恨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