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换新管家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2章换新管家

    半夏就知道,这若柳前世能够闯出一番名堂,到底是有经商头脑的。

    “你先回去休息,回来了就留下住上几日好好陪陪乐儿。”

    若柳点头答应,一想到能够陪儿子,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深夜,安静的针掉落的声音都无比的清晰。

    月北翼接着月光,直接撕开熟睡半夏的衣服。

    后背那触目惊心的鞭伤让他心狠狠的疼了一下,该死,这个女人竟然敢让自己受伤。

    “翼哥哥,翼哥哥……”半夏额头发热,嘴里不停的叫着月北翼。

    月北翼心漏跳一拍,轻轻的将人搂进怀里,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她的伤口。

    “为什么?为什么?翼哥哥为什么伤害我……不,不要……”

    月北翼听着半夏的梦话,眉头紧锁,不知她到底做着什么样的噩梦。

    半夏从复活到现在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可是在月北翼的怀里,似乎问道熟悉安心的气味,噩梦才渐渐消失。

    月北翼发现半夏只要不说梦话,身体的烫就会慢慢恢复正常。

    直到天快亮,他才悄悄离开,生怕半夏看到自己又该烦恼。

    “……”

    前院召集家里人都过去,路上半夏总是心不在焉。

    今天她也显得比往常都精神,昨夜睡的很安稳,只是后背的衣服怎么……

    “小姐,听说是来了新管家,夫人让大家伙过去认认,也让管家认识一下小姐公子们省得以后冲撞。”

    听完芍药的话,半夏嘴角勾起冷冷的弧度,还真是速度够快。

    “小姐,这个新管家听说是夫人从郊区庄子上调过来的。”

    “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随着她嫁过来的老人。”

    半夏说完,就看向香竹问:“父亲可在家?”

    “小姐,老爷一早就上朝了这会不在家,太阳落山才会归家。”

    半夏停顿,眉头微皱想了想于是道:“你去找祖母帮忙,想办法务必让父亲回来一趟。”

    “小姐这……”香竹有些犹豫。

    半夏知道这样做不太妥当,可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她坚决不能让这管家的位置,再落入这金氏手里。

    “快去,不能耽误。”

    半夏说完,就直接带着芍药继续往前院走。

    香竹便赶紧往老侯夫人那里跑,此刻老夫人跟王嬷嬷正说着这新管家的事情。

    香竹一进来就跪在地上道:“老夫人,香竹来求老夫人来了。”

    “所谓何事?”老侯夫人眉头微微皱着问道。

    香竹这才说道:“老夫人,小姐说务必请老夫人想办法让侯爷回来一趟。”

    老侯夫人一听,立刻明白怎么回事,这管家的位置至关重要好不容易空缺出来绝对不能再落入他手。

    王嬷嬷上前,跟老侯夫人相视一笑。

    老侯夫人就扶着自己的额角,一副难受的模样道:“这年纪大了身子就弱,你看这头又疼了起来。”

    王嬷嬷赶紧出来对丫鬟们道:“去前院通知夫人,就说老夫人头疼难忍让她派人请老爷回来一趟。”

    香竹听到这话,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磕头然后起身找半夏去了。

    这药侯府上上下下都是金氏在把持,没有她的话谁也不敢去请老爷回来。

    老侯夫人多次想要找金氏的错处要回管家权,可是这金氏行事作风雷厉风行,进来不到一月就将府里的人换了个通彻,府里上上下下全都跟金氏通气想要找她的错处难。

    前院,金氏这边正递给新管家,这药侯府的腰牌。

    然后这老夫人身边的婢女就匆匆赶了过来:“夫人,夫人这老夫人身体不适病倒了。”

    金氏一听,脸色都变得难看了:“什么,早上我去请安老夫人不是还好好的。”

    那婢女凑近,低声道:“五小姐身边的丫鬟香竹过去一趟,老夫人就病了。”

    听这婢女如此说,金氏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你先回去吧,盯紧一点,对了先请府医过去一趟。”

    “是夫人,奴婢这就回去。”

    待婢女走后,秦嬷嬷才道:“老夫人这明显在帮助五小姐。”

    金氏冷笑:“这府里上上下下全是我的人,任凭她怎么闹腾也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夫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请老爷回来,既然老夫人要帮助这小贱人,那今日我就让她没脸。”

    说完立刻看向秦嬷嬷道:“去通知一下府医,就说……”

    说道这里,金氏特意压低声音只用两个人的声音道:“装病,让侯爷看看自己的娘这劣质的行为。”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办。”

    安排完一切,金氏看着都走过来的少爷小姐们。

    脸上故意露出一抹担忧道:“你们祖母病了,还是赶紧先瞧瞧祖母去,这管家的事情稍后。”

    然后,她就急促带着几个孩子,一同往老侯夫人的院子里走去。

    京墨脸上顿时露出担忧之色,特意靠近半夏,低声问:“清晨请安祖母好好的,怎么突然病了。”

    “管家一事,我请祖母帮忙。”半夏压低声音解释。

    京墨一听,顿时感觉头大:“糊涂,府里全是那女人的眼线,你如此会落入那女人的圈套。”

    半夏抬眸,笑眼看向大哥哥:“谁落入谁的圈套还不一定。”

    京墨一愣,看着半夏那晶莹剔透的眸子,顿时安心。

    半夏突然拉住京墨的衣袖道:“哥哥,以前你孤身一人伪装奋战无人帮忙,以后有半夏跟哥哥一起面对,哥哥无需再伪装。”

    京墨看到半夏那乖巧的笑容,心中顿时暖暖的,妹妹真的长大了。

    苍术小跑跟上来,笑的没心没肺:“妹妹,你的药可真灵验,涂抹到伤口上可是凉凉的立马就止了血还止疼。”

    京墨狠狠瞪他一眼:“整天就知道闯祸,害的妹妹跟着受伤。”

    苍术觉得委屈:“这也不赖我,都是二哥他……”

    “你小子欠抽是吧,现在遇到事你就推卸责任,是我绑着你跟我一起做的?”

    “两位哥哥别闹了,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要再落入人家的圈套了。”

    半夏这声音很低,低的只有他们几人能够听见。

    “都是那该死的管家,妈的,要不是他畏罪潜逃老子非宰了他不行。”说起这个苍术还义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