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一起受罚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0章一起受罚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王嬷嬷将打探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老侯夫人甚觉痛快:“好,做的好,这下能够将这管家除去也是一件好事。”

    王嬷嬷皱眉:“可是新管家人选,依旧是夫人物色啊!”

    老侯夫人冷笑:“半夏那丫头不是好糊弄的,想要在那丫头眼皮子底下再安排人不容易。”

    王嬷嬷点点头:“可不是,夫人给五小姐屋里安插的那两个丫头可是被折腾惨了,甚至这五小姐什么时候出去了他们俩都不知道。”

    老侯夫人满意的点点头:“有这个丫头在,我呀看到希望喽。”

    府衙这边,前去药侯府带人的衙役回来了。

    一进来就禀明了情况:“大人,犯人畏罪潜逃找不到人影。”

    薛大人再拍惊堂木,怒道:“堂下贼犯,说你是如何跟人勾结盗取老国舅府物品的?”

    那漠北商人自己都是一脸的懵逼,回答道:“大人,我知道这东西来路不正,可不知道是从老国舅府出来的物件啊!”

    “事情的经过到底如何,你速速说来。”

    “大人,我,我场年在大月国经商,也往一些贵人府上送商品,所以跟很多贵人府上的管家熟悉。

    有天,这药侯府的管家来找我说有一比大买卖,就是这南海红珊瑚。”

    说道这里,那管家赶紧看了一眼凉姜,然后又说道:“管家将这南海红珊瑚的位置告诉我,只需要直接取出就成,然后再跟药侯府的公子交换,条件是必须用他们手里的金钥匙来换。”

    说完,那漠北商人一脸的无辜:“大人,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接下来交易的时候谁知道这位药侯府的小姐就出现了。”

    半夏心里疑惑,为何非要哥哥手里的金钥匙,那金钥匙对于穷苦人家很宝贝,可是对于富贵人家不算什么啊!

    经过一系列的审讯,事情经过正如那漠北商人说的那班,他知道的真是少之又少,就连是谁将这南海红珊瑚偷出来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只负责交易。

    即使是漠北商人,但是在大月国内犯了法,那么大月国自然有权利判刑,最后将他打入大牢入狱十年。

    至于别的,因为药侯府的管家跑了,所以只能等抓住那管家才能查个水落石出。

    老国舅爷的府上也不太平,他们刚刚回去,正要彻查此事,老国舅夫人身边的贴身婢女在府里上吊自杀。

    一个畏罪潜逃,一个偷物品的婢女也死了,所以一下子就断了线索。

    药侯爷知道此事时已经天黑,此刻药侯府的院子里灯火通明气氛紧张。

    “你们两个兔崽子,知不知道差点造成大错。”药侯爷气的手拿鞭子,冲着两个儿子就抽打。

    那金氏坐在一边抹泪:“老爷,别打了再打会将人打死的呜呜呜……”

    半夏微眯双眸看着金氏演戏,真是一副装的好慈悲。

    “爹爹,您要打就打女儿吧,哥哥们身子金贵经不起打。”

    青黛跪在地上一边抹泪一边求情,仿佛那鞭子打在她的身上似的。

    “半夏妹妹,你怎么也不说句话,哥哥们可是为了你才去交换那南海红珊瑚的。”

    青黛说话之间,苗头瞬间指向半夏,意思十分明显。

    半夏冷哼,又想挑拨他们兄妹之间的关系。

    她并没有劝阻,而是跟凉姜苍术跪在一起。

    “爹爹,哥哥有错该罚该打。”

    苍术瞬间就急了:“你,好你个小半夏你怂恿父亲打我一回还不够,现在又要来第二回。”

    凉姜也义愤填膺道:“之前三弟跟我说那些,我只觉得你年纪小不懂事,现在我真是感同身受三弟当时的感觉了。”

    青黛心中暗笑,这下还不让这几个哥哥厌倦半夏这个亲妹妹,以后疏远她。

    半夏可不管兄弟俩的埋怨,而是看向药侯爷说道:“爹爹,哥哥的确险些入人圈套铸成大错所以该罚,作为妹妹的愿意与哥哥一同受罚,以后凡是哥哥犯错我都与哥哥一同受罚。”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老侯夫人更是眼眸湿润没有说话。

    药侯爷皱眉:“丫头你起来,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救了你的两位哥哥,恐怕现在他们俩都要被关在大牢里了,你该奖励不该受罚。”

    “不,爹爹女儿说了,以后但凡哥哥犯错女儿一并受罚,爹爹动手吧!”

    半夏倔强的跪着,丝毫没有起来的打算。

    这时,京墨也跪了下来:“爹爹,弟弟犯错我这做大哥的没有好好教导有过,以后弟弟妹妹犯错我这做大哥的要一同受罚。”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药侯气急,真不知道这儿子女儿都疯了不成。

    “还请爹爹责罚。”半夏声音不高不低,可气势足以让每个人都听见。

    京墨见爹爹不动手,同样开口道:“还请爹爹责罚。”

    老侯夫人看到这里十分欣慰,看向药侯爷道:“打,狠狠的打。”

    药家看着母亲坚定的眸子,最后紧紧手中的鞭子,冲着地上跪的四人就抽了过去。

    “啪……我让你们不学无术,啪……记住今天的教训啪啪啪……”

    一声声的鞭声,响彻整个院子。

    半夏的后脊梁跟她的几个哥哥一样,都破开口子流出血来。

    芍药吓的大哭求道:“老爷,别打了,别打了小爷大病初愈经不起这么鞭打啊!”

    京墨,苍术,凉姜,可是心疼坏了。

    同时跪近半夏,都将她搂在怀里给她档鞭子,却没有一人有怨言。

    药侯夫人,笑的眼泪都留出来了,此刻她看到了孩子们的团结。

    半夏如此举动,希望她的哥哥们能够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青黛看着半夏挨打很是解气,这个贱人被打死都不足惜。

    金氏眼眸看着半夏他们兄妹相偎相依,简直都要喷火。

    药侯家法完毕,将鞭子甩出去,不知为何看到他们兄妹如此心情大好。

    “今日受罚让你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谨言慎行万不可再闯出祸端,不然会连累整个药侯府,你们可记下了?”

    “父亲,儿子(女儿)记下了。”兄妹四个异口同声的回答。

    “……”

    “娘,真是大快人心半夏那个贱人被打的后背都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