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太子发怒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3章太子发怒

    众人刚从之前的精彩中回过神,就被青黛那倾城舞姿给吸引。

    只见她飘逸的舞姿,舞姿旋转起来,犹如空中飞起的天鹅,飘逸而优雅。

    的确她的舞姿惊艳了全场,那些公子哥的眼神都要黏在青黛的身上了。

    半夏不由自抬眸去看月北翼的眼眸,瞬间又撞上他从未移开过的视线。

    瞬间再次低头,眉头紧紧皱着。

    被一个人从头到尾都这么盯着,弄的她浑身不自在。

    她起身,想要换个唯一离远一点总该行了吧!

    谁知道她刚刚站起来,就被丁霜给叫住:“你干嘛,马上到我们了你想跑?”

    半夏无语:“丁小姐,难道我起来换个位置也不行?”

    丁霜鄙夷:“谁知道你是不是怕了要临阵脱逃。”

    半夏没有回答,只是给她一个白眼,然后就不顾她的反应直接离开。

    “哎,小村姑你过来坐。”

    半夏走开没多大会,就被子晴郡主给叫了。

    半夏看了一下子晴郡主的位置,离太子翼不远,内心是拒绝过去的。

    谁知道,子晴郡主的婢女,走过来不由分说就请半夏坐过去。

    大庭广众,如果拉拉扯扯很不像话,半夏也只能走过去坐着。

    子晴冲着半夏意味深长的眯眼,故意板着脸问道:“小村姑,你说你是不是知道那匪徒就是你哥哥?”

    半夏就算知道也不可能说,装傻充愣是唯一的半夏。

    她眨眨无辜的眸子道:“我刚从乡下回来,只见到二哥哥和三哥哥,从未见过大哥哥所以怎么会知道大哥哥的模样?”

    子晴郡主一听,似乎也是这个道理,看她的样子应该真不知道。

    半夏低眸不在说话,耳边不绝于耳的掌声喝彩,吵的她头疼。

    “太子哥哥。”郡主突然叫了一声,半夏浑身上下一个激灵。

    抬头看过去,果然又对上月北翼的眸子。

    前世他对自己假意温柔宠溺,让自己掉入他的感情陷阱。

    沉下眸子不去看他,尽量平复心情,拿他当空气就好了。

    “太子哥哥,你一直看着子晴干嘛?子晴脸上难道有东西?”

    子晴说话之间赶紧摸摸自己的脸,可是什么也没有摸到。

    月北翼依旧没有说话,半夏那总是带着敌意跟仇恨的眸子让他蹙眉。

    收回视线,面容越发的冰冷,因为心中不悦而散发的温怒气压明显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本来喝彩满满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安静如落叶。

    站在他身后的元至公公,明显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吓得赶紧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心里苦楚的呐喊道:“太子爷,皇上让奴才送礼您突然要跟过来,来就来吧还摆脸子,哎!”

    一舞结束,感觉到气氛不对的青黛,有些失落的下台。

    梅太傅低声问道:“殿下,是不是场面热闹你不习惯?”

    月北翼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半夏直接开口道:“听说药侯爷从乡下归来一女要跟丁御史的小姐比试?”

    被太子点名,半夏还没有什么,这药侯爷跟丁御史两人都已经吓的跪了出来。

    “太子殿下,小孩子之间的玩闹不必当真。”丁御史一边说,一边擦拭额头上吓出的冷汗。

    药侯爷说话之时声音都带着颤抖:“小女刚从乡下回来,什么都不懂还请太子殿下莫要怪罪。”

    “怪罪什么?”月北翼疑惑的看向药侯爷。

    药侯爷支支吾吾半天,也想不出什么。

    突然,太子殿下眼眸再次看向半夏道:“怎么夏夏,你还要装作与本殿不认识么?”

    一句话,瞬间让众人心里惊起波涛骇浪,这个村姑竟然跟太子殿下认识。

    半夏差点吐血,前世的月北翼温柔内敛,现在怎么就这么脸皮后还霸道了。

    “太子殿下,您身份尊贵小女子初来乍到,您一定是认错人了。”

    半夏走出来,微微屈膝行礼,反正就是不管你怎么说,她就是不认到底。

    月北翼的眸子眯起危险的光芒,这个小女人,好真好,竟然当众说不认识他。

    药侯也赶紧道:“太子殿下,小女刚刚从乡下回来模样普通大众,殿下应该是认错了吧!”

    月北翼根本就没有去看跪在下面的两个大臣,而是眼眸直视半夏。

    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你再说一遍?”

    半夏依旧面无波澜,疏远道:“太子殿下与我从不相识,并不认识。”

    “啪……”的一声。

    半夏的话刚落,月北翼手中的茶杯就被他捏碎了。

    所有人瞬间都提心吊胆起来,这太子殿下冷酷无情,向来弑杀,这半夏的小命恐怕要交代了。

    半夏眉头紧紧皱着,现在的她没有能力对抗,只能听凭月北翼的发落。

    “你就不怕本殿杀了你?”

    月北翼的话,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这半夏究竟是怎么得罪太子了?

    半夏抬眸,眼光直视月北翼,倔犟的让人心疼。

    “如果太子殿下,因为半夏与你素不相识而杀了小女能服众,小女无话可说。”

    清冷疏离的声音,萦绕在月北翼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还如刀割一般让他难受。

    梅子初着急了,赶紧站出来道:“你这个小村姑,真是不识好歹,一个时辰前太子殿下还救了你,这会你就不认账了?”

    梅子初的话让众人哗然,原来一个时辰前太子殿下救了药家五小姐。

    怪不得太子认识她原来如此,这女人不识好歹太子救了她还装不认识,就是该死。

    “半夏,梅小郡爷所说可是真的?”药侯爷都要急坏了。

    “是真。”半夏倔强的回答,眼眸都红了。

    看着半夏微红的眼眸,月北翼的心都疼了,让她跟自己相认就那么委屈她么?

    “太子殿下,小女从乡下刚回来疏于管理得罪太子殿下臣难辞其咎,还请太子殿下责罚微臣不要与年幼小女计较。”

    “药侯可愿为你女儿冲撞本殿之罪而替她去死?”月北翼这才看向药侯。

    半夏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看向父亲。

    药侯的身子都在颤抖,很显然此刻很害怕。

    可即使如此,他都义无反顾,压低身子:“微臣愿意。”

    半夏的眼眸彻底红了,眼泪忍不住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