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郡主失踪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章郡主失踪

    “你看你爹,看到那丫头双眼都放光,我看呀估计是有心想让那丫头给你当媳妇。”

    君寒悄悄在梅子初的耳边耳语一句,那戏谑的眸子十分明显。

    “什么?她?不可能。”梅子初第一时间就跳出来否定。

    君寒只是嘴角勾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可此刻梅子初的心里有了微微变化,那种感觉他说不上讨厌排斥,就自己就是不允许。

    “喂!村姑如果你现在来讨好小爷我,小爷就对你之前的无理既往不咎。”

    梅子初看到半夏身边的人都走光了,就凑过来道。

    “既往不咎?小郡爷这话你不觉得小女子我说比较合适么?”

    梅子初顿时哭笑不得:“哼,就知道你在那些老家伙面前会伪装,看看他们一走你就开始张牙舞爪起来。”

    半夏不解:“梅小郡爷,半夏不知张牙舞爪为何意,请赐教。”

    梅子初被半夏的态度给气到了:“你在我父亲他们面前表现的不是挺乖巧的,怎么就不继续装了?”

    半夏毫不掩饰的给了他一个白眼道:“在长辈面前乖巧有礼那叫尊敬,你与我不过平辈想要得到我的尊重首先要先尊重我。”

    梅子初差点被气吐血,指着半夏吼道:“你这女人,好歹我也是小郡爷,我的身份就不值得你尊重?”

    半夏丝毫不示弱:“身份是出生时就定下的改不了,尊重是自己努力挣来的不能相提并论。”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信不信今天我让你哭爹喊娘?”

    半夏连个眼角都没有给他:“你随意。”

    “嗨……你……”

    看着懒得搭理自己的半夏,直接无视离开,顿时差点气吐血。

    君寒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有意思,这女人够味。”

    梅子初顿时把气撒在君寒身上:“你吃臭豆腐呢还够味,这个女人死定了。”

    君寒只是笑笑不说话,眼睛早就随着半夏而飘远。

    梅子初气的拽着君寒就往前厅走,气呼呼的模样就像个孩子一样。

    看到一个送糕点的婢女,梅子初不顾形象上前就直接将人拽住。

    那婢女先是吓了一跳,可当看到拽她的人是小郡爷梅子初时,顿时脸色爬上一抹红晕。

    尤其是看到那么好看的男人,离自己的距离那么的近,婢女的心跳都在砰砰砰的加速。

    梅子初十分粗鲁的吼着问道:“难道爷我不帅不好看了么?”

    那婢女一听,赶紧摇头认真的回答:“不不,郡爷乃人中龙凤,模样更是万中无一英俊无挑的。”

    听到婢女的回答,还有婢女那春心荡漾的眼神,梅子初这才放下心来。

    哼,那个死丫头是个眼瞎的,竟然看到他没有反应。

    “哎,小村姑你站住一下。”

    女子清脆的声音在半夏的身后响起,半夏眉头微蹙转身。

    子晴郡主一副高傲的模样,走过来道:“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让本郡主跟你多亲近。”

    半夏一双不解的眸子看向子晴:“郡主若不愿意,大可离半夏远些便是不必强求。”

    子晴没有想到半夏竟然是这样的态度,心里十分不痛快。

    “本郡主能够跟你玩,你不觉得该感恩戴德么?”

    半夏无语,真不明白,梅太傅那样学富五车的人,怎么会教出这样不可一世的儿女。

    半夏眼眸微冷:“不觉得。”

    半夏说完,就继续往青黛所去的方向走。

    子晴郡主气的直跺脚,冲着半夏就吼一声:“你给我站住,你听到没有给我站住。”

    半夏根本就不搭理,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子晴郡主不依不饶,小跑追着不识抬举的半夏。

    为了摆脱这个无理取闹的郡主,半夏无奈,只能走一些偏僻的路。

    “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你太气人了。”

    子晴一边跟着半夏身后,一边大喊。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啊!的一声响起半夏猛然回头,就不见子晴郡主的声音。

    她心道不好:“子晴郡主你在哪?子晴郡主。”

    半夏往回走,这里蜿蜿蜒蜒有好多的假山,假山上还有很多的山洞,若找起来还真是不容易。

    “你在找什么?”钱少堂的声音在半夏的对面响起。

    半夏抬眸就看到钱少堂,立刻道:“子晴郡主她不见了。”

    钱少堂不以为意:“府里就这么大,就算迷路也能找回去。”

    “不是的,我听到子晴郡主一声惊叫,然后她就消失了,不是走丢了。”

    钱少堂一听这话,心道不好:“难道被匪徒抓了。”

    “什么匪徒?”半夏惊讶。

    漠北国,漠北王身边的侍卫追刺杀漠北王的刺客,追到外面的半城湖,就找不到人了。

    半夏立刻联想起钱府花园里,连着外面半城湖的池塘。

    顿时惊诧道:“难道匪徒顺着半城湖游进来了。”

    钱少堂看向半夏,试探问道:“如果真是这样,该当如何?”

    半夏想了片刻,然后说道:“无论无何都要阻止那漠北国的侍卫搜查到这钱府,只要被搜查了无论查到查不到都会让人疑心。”

    “大家都知道这钱府的花园池塘,与外面的半城湖相连,又怎有借口让人不查。”

    半夏想了想,说道:“命人,秘密将后花园池塘跟半城湖想通之处连上,别人来查直接用池塘跟半城湖不通来堵住他们的嘴。”

    听半夏说完,钱少堂眼中的赞赏之色更甚。

    “我已经命人,悄悄去堵填池塘与半城湖相通之口,那些漠北侍卫下半城湖追查,也查不到这里来。”

    “既然钱公子都已经妥当处理,为何还要来问半夏?”

    看着半夏疑惑不解的眸子,钱少堂只是暗暗发笑不予回答。

    半夏也不追问,现在面临另一个问题。

    “如果匪徒在这钱府之中,很有可能将子晴郡主给抓去。”

    “那半夏妹妹,可有好的注意?”

    半夏想了想,严肃道:“今日日子特殊,宾客自然繁多若是公然寻找定会让人知道,传出去那之前做的就白费了。”

    “你的意思是不找?子晴郡主时间久不出现,照样会被发现,到时候梅太傅跟小郡爷两人也会将这钱府翻个底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