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金氏寻死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章金氏寻死

    半夏静静的看着金氏的反应,她就不相信金氏还装的下去。

    果然,金氏怒了指着半夏骂道:“你这克母的东西,一回来就挑拨我跟你父亲的关系,你说你居心何在。”

    半夏瞬间眼泪流出,扑通一声跪下:“半夏只是觉得母亲极好,所以才说母亲好话,并没有挑拨母亲跟父亲的关系。”

    “你还敢顶嘴,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撕了你。”

    金氏已经被气的顾不得形象,当着药侯的面也没能忍住。

    半夏不敢再顶嘴,不停的抽噎着,那模样真是让人觉得委屈极了。

    药侯气极怒吼道:“够了,金氏这孩子从头到尾都在说你的好,哪里道过你半句是非。”

    金氏瞬间被药侯爷给吼醒,她这是被半夏给装进去了,中了她的套。

    药侯心疼的看向半夏道:“半夏,你先回去记住父亲跟你说的话。”

    半夏委屈巴巴的离开,一出门完全没了委屈的模样。

    她知道到底是十几年的夫妻,想要拆开不容易,不过至少现在让他们两人之间有了隔阂。

    金氏忍住心中的脾气道:“老爷,我也是怕你生气所以误解了半夏。”

    药侯坐下,接过金氏递过来的茶水,将茶杯狠狠放在桌子上。

    “砰”的一声响,吓得金氏浑身打了个冷颤。

    药侯爷面色黑沉:“你可知半夏的穿着已然成为整个都京的笑话,你说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金氏一副委屈的模样:“老爷,我给半夏准备的衣物都是极好,她自己不懂得搭配又怎能怨我。”

    药侯爷心里依旧不顺:“你场年纵容玉蓉生下的三个孩子,现在将他们宠成废物,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私心?”

    金氏立刻一副受了天大冤枉的模样:“老爷,这玉蓉姐姐走的早,我也是心疼那三个孩子,所以每次他们犯错误都不忍心苛责。”

    药侯冷哼,看向金氏满是怀疑:“难道你就没有替你儿子浮石打算过,将我这侯爵之位将来传给他?”

    金氏一听,赶紧道:“这浮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什么轮也轮不到他啊!”

    “所以你就宠坏那三个,将来浮石名正言顺的袭爵。”

    “老爷。”金氏瞬间大哭:“你怎么能这样想我,这孩子就算不袭爵将来也有三个哥哥照应,我又何必去费那个心神。”

    药侯爷现在无凭无据,全靠自己的猜测。

    金氏见药侯爷完全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立刻发誓道:“老爷,老爷如果不相信妾身愿以死来立誓,妾身也可以让浮石写下永不袭爵的文书,老爷妾身是冤枉的呀!”

    说着,金氏就将头往墙上撞,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

    药侯爷立刻前去阻拦,可金氏为了让药侯相信,做的十分逼真。

    这边动静之大,瞬间惊动了院子里的很多人。

    一时间,下人们通通来劝,过了好大会才算消停。

    金氏要死,还要浮石写下永不袭爵之文书,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任谁听了,都觉得金氏被冤枉大了。

    药侯最后无奈道:“好了,我相信你就是。”

    听到这句话,金氏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还假惺惺道:“我这就让人将浮石从书院里接回来,让他写下不袭爵的文书。”

    “写什么写,还不够丢人的。”药侯甩袖离开。

    金氏这才将心里的这块大石头落下,同时松了一口气。

    “娘,你真的不让弟弟袭爵。”沉不住气的青黛第一时间来找金氏。

    金氏因为折腾一番挺累的,半躺着道:“傻丫头,不让你弟弟袭爵,那为娘做的这一切不都白费了。”

    “可是娘,你为何还要说那些话,怪吓人的。”

    金氏冷然:“还不是半夏那个贱丫头,当着钱老夫人的面挑开了娘捧杀玉蓉那贱人生的几个孩子。

    钱老夫人出去又将这些个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通,为了洗脱冤屈也只有这一招了。”

    青黛听完,十分不满意道:“娘,你这样做了可有想过弟弟以后再袭侯爵岂不是打脸。”

    金氏丝毫不担心:“真是傻丫头,这不让弟弟袭爵是娘说的跟你弟弟没有关系,再说等玉蓉生的那几个货色全死了,这侯爵你弟弟不袭爵谁来袭爵?”

    青黛一听,大吃一惊:“娘,你让他们都死。”

    金氏眼眸中瞬间闪现狠冽:“玉蓉那贱人的孩子就不该活在世上,死都是轻的。”

    青黛一听瞬间兴奋起来,想起半夏面皮后面的那张峥嵘,她就嫉妒的不行。

    “娘说的对,他们都该死,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

    “……”

    “砰……”的一声,半夏院子的小门直接被人踹开。

    半夏还没来的及坐热,就看到两个公子哥气冲冲的来兴师问罪了。

    “你为何要挑拨父母亲的关?”苍术一进来,就吼道。

    因为屁股还没好,所以他只能站着不能坐着。

    半夏的个字只达到苍术的脖子,所以看他需要抬头。

    她眼眸微冷:“哥哥这是来兴师问罪的?”

    凉姜态度要好一些:“母亲刚才都要自杀了,而且还说让四弟写下永不袭爵的文书。”

    半夏听到这里,明白了,这两兄弟,又被刚才的那一场闹剧给洗脑。

    她淡淡看向这兄弟俩,反问:“所以呢?”

    “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做出一些让父亲母亲互相误会的事情。”

    面对苍术的斥责半夏丝毫不惧,反问:“是我让父母亲相互误会了?三哥哥我做什么了?”

    一句话问的两兄弟哑口无言,仔细想想半夏确实没有做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

    见两兄弟词穷半夏继续问道:“我可说母亲一个不字了?”

    两兄弟神同步的摇头,的确没有。

    “我可跟父亲说母亲不好了?”

    两兄弟再次神同步的摇头,没有。

    “我当众夸赞母亲善良慈悲,难道还是我的错喽?”

    两兄弟最后一次神同步的摇头,妹妹好像真的没什么错。

    “那我就不知道了,两位哥哥此来兴师问罪是何意,难道妹妹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们信任?”

    说出这句话时半夏明显十分生气,这两个哥哥的脑袋里装的都是草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