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金氏克扣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章金氏克扣

    半夏微眯着双眸,看着这母子情深的画面,其实内心十分难受。

    前世他们兄妹四人,如果不是被这金氏的假象所蒙骗又怎能落得如此之地步。

    金氏看着冷眼的半夏,明知道是半夏提出非要严惩苍术,所以故意挑拨这兄妹的关系。

    于是故意道:“半夏,你快求求爹爹,让爹爹放了你三哥哥吧!”

    “母亲,犯错该惩父亲没错,三哥哥也该受到教训。”

    果然,半夏如此说可把苍术给气坏了,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半夏就吼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妹妹,怎么一回来就想着害我。”

    半夏冷冷的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哥哥,心里无奈,到底是害他还是爱他,以后他必定能够清楚。

    药侯气极,指着苍术吼道:“你,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动西,来人给老子打,狠狠的打。”

    接着,几名家丁上前,将苍术按压住然后就听到板子的敲打声。

    “哎呦,哎呦……”院子,苍术的哀嚎声瞬间响彻整个院子。

    “……”

    下午,半夏抬眸看了一眼外面的窗台。

    没等多大会,芍药就回来道:“小姐,他们太过分了,明明没有给月银偏偏说给了。”

    见芍药那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半夏只是轻轻闭上眼睛。

    这一世因为自己的改变,很多事情也在改变。

    比如,前世那金氏为了让自己变得骄纵,所以一切给的都是最好的银子从来都没有少给过。

    可是现在,已经开始克扣自己的月银,想用钱财来束缚自己。

    “小姐,这可怎么办啊,要不我们去找老爷告状吧!”

    半夏睁开眼睛摇头道:“既然她敢克扣月例银子不给,自然是做好了十全的准备,我们现在过去一定会中了她的圈套。”

    “那没有银子,我们该怎么过活?”

    芍药挠挠头不懂,看着半夏有点迷茫。

    “小姐,我去厨房领我们这个月的粮食蔬菜肉累,可是厨房那边说已经给了。”

    香竹气呼呼的,手里还拿着一张纸条。

    半夏接过那纸条一看,上面都是自己的签名无疑。

    她眉头微微皱起,这些府里的记录纸张都有特殊标记。

    她记得,在乡下时金氏哄骗她写了整整一摞自己的名字,看来做了两手准备,就是防着自己不听话。

    看到这里,她再次痛恨自己的白痴。

    “小姐,我们去找祖母帮忙,要不找老爷说说。”芍药都快急哭了。

    “不许去,这个亏现在只能咽下。”

    “……”

    “娘,你说半夏这个可恶的丫头会上当么?”青黛一边给金氏捏肩一边撒娇问。

    金氏拍拍她的手道:“放心,她要么去老夫人老爷那里闹,要么就生生饿死。”

    “娘,难道您不用娇宠这个办法了?”

    听到这个,金氏就气的将杯子往地上一摔:“那个不知好歹的狗东西,软硬不吃,既然如此就让她尝尝苦头。”

    “秦妈妈,都准备妥当了么?”

    秦妈妈赶紧应道:“夫人放心,只要那半夏小姐去老夫人跟老爷告状,那偷盗府里钱财物品送人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金氏满意的点点头:“这女子只要沾染上偷盗这个罪名,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哈哈哈……”

    “……”

    “小姐,这是夫人留给您的唯一遗物,您确定要典当?”

    芍药一脸的不舍,手里捧着那包裹就是不肯松手。

    天字一号当铺门前,半夏一身淡紫色的裙子,虽然不华贵也至少上中。

    她伸手,面无表情十分冷淡:“拿来。”

    “小姐,不可以。”芍药都要哭出来了,看着半夏拼命的摇头。

    半夏加重音量:“拿来,不然就离开我。”

    芍药一听要离开小姐,立刻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这才不舍的将包裹递给半夏,眼泪都已经流出来了。

    半夏拿着小小的包裹,眼眸通红,心里何尝不难过。

    跨进当铺大门,店小二赶紧迎上来客气道:“这位小姐,是典当东西还是赎回旧物?”

    “典当。”清冷的声音,如玉珠落地一般干脆好听。

    店小二立刻高唱:“紫衣小姐典当,接货喽。”

    柜台里面的掌柜的,露出一张老脸:“姑娘东西拿来一观。”

    半夏将小小的包裹递进去,掌柜的打开包裹,上面静静的躺着一本没有字的书。

    掌柜的脸色瞬间难看:“你这丫头,典当这是什么东西?白纸书?”

    半夏抬眸:“书不值钱,可书上有值钱的。”

    掌柜的这才仔细盯着来回检查,原来这无字书中夹着一块薄如纸张的白玉。

    他刚要将白玉拿出来,就听半夏道:“先生,白玉不可出书。”

    那掌柜的皱眉:“不出书,这……”

    见掌柜为难,半夏接着道:“掌柜的,这书活当三月,到期半夏亲自来取,银两掌柜随意。”

    那掌柜一听这话,也就放心了,只要是活当银两随意那也不亏。

    “既然如此,这白玉看起来质地不错,那给你一百两白银,为期三月利息十两可能接受?”

    掌柜开口,芍药顿时炸了:“什么,三个月利息就要十两你怎么不去抢。”

    掌柜黑脸合书:“既然不愿,两位请回。”

    半夏将掌柜推出来的书又推了回去:“十两便十两,掌柜开票。”

    掌柜的这才满意的点头,直接拿出典当凭条跟一百两银子一起交给半夏。

    芍药跟着半夏离开,都忍不住回头狠狠瞪了一眼那掌柜的。

    半夏他们刚刚离开,一个青年男子就走了进来。

    那掌柜的一见,立刻毕恭毕敬的从后台出来,点头哈腰的赔笑脸。

    “疾雨金卫,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

    疾雨抬眸看着柜台上还没有来得及放回典当柜的盒子,开口道:“拿来。”

    那掌柜的一愣:“这前天不是才交过账目,这才月初开头还没有……”

    “紫衣姑娘典当的物品,拿来。”没等掌柜的说完,疾雨就打断解释。

    掌柜有些为难:“疾雨金卫,这可是活当,那姑娘说三月来赎回。”

    疾雨脸色一黑:“主子要。”

    掌柜的一听,立刻毕恭毕敬将那放进盒子里的无字书拿了出来。

    “疾雨金卫,这里面装的就是一本无字的书,除了那玉不值钱。”

    疾雨一句话也没有说,心里鄙视,真是不识货的这可是无价之宝。

    当然,他绝对不会说是主子告诉自己这是无价之宝自己才知道的,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半夏他们先去一家布庄,已经入秋,天快凉了需要置办布匹衣物天冷时用。